Header graphic for print

China Law Insight

China Depth, International Expertise

商业谈判三十六计:进攻防守篇

Posted in FDI

作者:曾坚 罗翔 金杜律师事务所外商投资

编者按:

在我们参与的大小项目中,有很大部分涉及商业谈判,无论是面对面的还是仅通过书面沟通的方式。商业谈判是一种针锋相对表达各方态度、意见,从而协商和拟定商业条件、交易文件条款的形式。古今中外,正如开庭审讯对于法庭审理诉讼案件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商业谈判对于非诉讼类型的交易项目,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可以确保双方的意见得到充分交换、准确理解,并帮助双方寻求相对平衡和可接受的合作或解决问题模式。本文仅结合我们曾经历的一些谈判实战,归纳商业谈判中值得注意的共性问题和策略。 Continue Reading

Recent Proposed Amendments to China’s Patent Law: Will it help to improve the enforceability of patents in China?

Posted in IP

By Alex Zhang and Xuelin Ma   King & Wood Mallesons’ IP Group

I. INTRODUCTION

By 2015,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lans to double the number of patent applications filed with the Stat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 (“SIPO”), such that applications will increase from 1 million in 2010 to 2 million per year.[i]  According to SIPO’s “National Patent Development Strategy (2011-2020)” (the “Patent Strategy”), “China will rank among the top two in the world in terms of the annual number of patents for inventions.”[ii]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lso expects that “the number of overseas patent applications filed by Chinese entities and individuals will double.”[iii]  However, this ambitious plan cannot relieve concerns about the quality of Chinese innovation.  The basis for these concerns is that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se applications are for utility model patents that merely undergo a preliminary examination for formalities rather than substance—a concept that does not exist in the US.”[iv]  According to a Shanghai-based patent attorney quoted by the Economist: “Patents are easy to file but gems are hard to find in a mountain of junk.”[v] Continue Reading

浅谈43号文对信政合作业务的影响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尤杨 赵之涵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2014年9月21日,国务院下发 [2014]43号《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下称“43号文”)。43号文在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发放政府债券举债的同时,明确要求划清政府与企业界限,禁止政府通过企事业单位等举债。本文通过解读43号文的主要内容,对其可能对信政合作业务产生的影响进行初步分析。

存量信政合作业务的基本情况

信政合作业务主要是指由信托公司将信托计划项下的信托资金通过信托贷款或收益权转让回购方式发放给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园区(开发园区)建设和土地储备整治等项目使用的信托业务。 Continue Reading

最高院关于“走单、走票、不走货”贸易合同效力问题的最新案例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黄滔 雷继平 彭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近年来,司法实践中多见“走单、走票、不走货”贸易合同引起的纠纷。“走单、走票、不走货”是指各方签订贸易合同,但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只出具确认收货的单据及开具增值税发票,却并没有实际货物交付的情形。从司法实践的案例来看,这种情形的出现多为各方当事人以贸易合同之名、行资金拆借之实,即“名为买卖,实为借贷”。该类贸易的模式不尽相同,但共同的特点是出资方向中间方购买货物、中间方向融资方购买货物,融资方再向出资方购买货物,使得货款的流转形成一个闭合的链条,以达到出资方向融资方支付借款并最终借助价差收回借款并获得利息的目的;与此同时,整个贸易中并没有真实的货物流转。

在这个闭合的循环中,一旦任何一方出现资金链断裂等问题,纠纷随即产生。例如,中间方以该贸易没有货物交付、名为买卖实为借贷为由主张买卖合同无效,要求融资方返还货款,而融资方则凭借收货凭证主张已经履行交货义务而不应返还货款。在该等案件的审理中,各方争议的首要问题,也是法院审理的焦点问题,就是买卖合同是否有效。

一直以来,我国法院对于该类案件中买卖合同是否有效认定不一,例如: Continue Reading

迎接PPP的春天

Posted in Real Estate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房地产基础设施业务组

2014年10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水电、核电、基础电信、铁路、城市基础设施、公共交通等领域进一步为社会有效投资拓展更大空间,积极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使社会投资和政府投资相辅相成。

结合APEC财长会颁布《APEC区域开发成功的基础设施PPP项目实施路线图》、财政部9月底发布《关于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决定》、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加强地方债管理的“43号文”以及部分省市出台PPP试点项目清单等政策面的频繁动作,可以预见,自去年年底由财政部主导的PPP推广将继续保持热度,成为地方政府债务危机日益凸显、城投债模式难以为继情况下,推动基础设施投资和民生建设的引擎。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强化对跨国企业合规监管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跨境争议解决团队

近年来,几家大型的国际制药企业因被认为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尤其是因商业贿赂问题在中国受到处罚的事件,标志着中国在反商业贿赂领域日益加强执法力度的政策趋势。该等趋势在医疗市场尤为明显。

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及其领导下的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是反商业贿赂的主要执法主体,最主要的执法依据是《反不正当竞争法》和《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暂行规定》”)。根据《暂行规定》第2条的规定,工商局判定商业贿赂时采用的基本定义是“指经营者为销售或者购买商品而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贿赂对方单位或者个人的行为”。此处的财物的定义,包括现金和实物,经营者为销售或者购买商品,假借促销费、宣传费、赞助费、科研费、劳务费、咨询费、佣金等名义,或者以报销各种费用等方式,给付对方单位或者个人的财物。其他手段,是指提供国内外各种名义的旅游、考察等给付财物以外的其他利益的手段。另外,《暂行规定》明确规定“帐外暗中给予对方单位或者个人的回扣”同样属于商业贿赂。所谓“帐外暗中”,是指未在依法设立的反映其生产经营活动或者行政事业经费收支的财务帐上按照财务会计制度规定明确如实记载,包括不记入财务帐、转入其他财务帐或者做假帐等。 Continue Reading

New Regulatory Framework on Auto Distribution and Aftermarket to Take Shape

Posted in M&A

By Xu Ping  Yao Lijuan  King&Wood Mallesons’ Mergers & Acquisitions Group

In the wake of recent heightened anti-monopoly investigations and enforcement in the PRC auto industry, there have been a number of new regulations being passed by the legislators particularly in the auto distribution and aftermarket sector. It is envisaged that a new regulatory framework over auto distribution and aftermarket may take shape in the near future.

1. New Legislative Developments

(1) Abolishment of the SAIC Record-filing of Auto Brand Authorized Dealers Continue Reading

A股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主要法律问题解析

Posted in Securities

作者:王立新 姜慧 金杜律师事务所证券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模式正发生着本质的变化,即从单纯的资本重组向产业价值并购转变。分析近年以来的重组案例可知,上市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正在担当起促进产业整合、国有经济布局调整的重任,也是消化过剩产能、推动企业做大做强的一条主渠道。在此,我们拟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需关注的主要法律问题作一分析,并结合近年来中国证监会在借壳上市审核标准、配套融资等方面出台的新规做综合阐述。

借壳上市的认定及标准

考虑到IPO的审核时间及排队发行情况,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借壳重组的方式实现资产上市。从借壳上市的定义来看,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重组办法》”)十二条,控制权发生变更之日起,上市公司向收购人购买的资产总额,占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前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会计报告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达到100%以上的,除符合本办法第十条、第四十二条规定的要求外,上市公司购买的资产对应的经营实体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最近两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2000万元。上市公司购买的资产属于金融、创业投资等特定行业的,由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另行规定。同时,《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与配套融资相关规定的决定》的问题与解答指出有关“控制权发生变更”的规定,是指上市公司自首次公开发行之日起发生的控制权变更。 Continue Reading

股权众筹的生存现状与监管动向分析

Posted in Securities, Uncategorized

作者:王鹏 陈少珠 金杜律师事务所证券

股权众筹在现行法律框架下的生存空间

与P2P网贷相类似,股权众筹也属于众筹的一种具体类型。股权众筹是集资人以一定比例的股权为回报向公众募集资金,投资者希望未来能获得股权增值的回报型众筹。众筹即向公众募集资金,自然要受到有关集资的法律法规,如《证券法》、《刑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关于审理或办理非法集资案件的解释、意见等(以下统称“集资法规”)的调整。但是,因为股权众筹还涉及公司股权的转让,因此还要受《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以下统称“公司法规”)的规制。 Continue Reading

最高院法官对互联网金融案件审理原则的阐述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彭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目前,我国互联网金融正处于急速发展的阶段。对此,包括央行、银监会等各监管机构也都在准备和起草有关管理性规范,以期我国的互联网金融能够良性发展。与此同时,虽然目前关于互联网金融尚未形成案例,但最高人民法院也对互联网金融投以了足够的关注。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法官在“中国互联网金融法治高峰论坛”上,就互联网金融案件的审理等主题进行了演讲。杜法官的演讲,提到了对于互联网金融案件审理的以下原则,我们从争议解决的角度简要归纳、摘录如下:

原则一:金融法体系适用原则,即规制传统金融的法治规范同样适用于互联网金融。杜法官认为,互联网金融本质上是通过互联网开展金融业务,是对传统金融在交易技术、交易渠道、交易方式和服务主体等方面进行创新,互联网金融的功能是资金融通、发现价格、支付清算、风险管理等,并未超出传统金融的功能范围,因此规制传统金融的法治规范同样适用于互联网金融。与此同时,对于互联网金融所涉及的新问题如点击合同、电子合同的效力及证明、对消费者的特殊保护等问题,则需要对现行法律、行政法规进行解释和完善来加以规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