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graphic for print

China Law Insight

China Depth, International Expertise

Most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Patent Litigation in China

Posted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By Ni Zhenhua King & Wood Mallesons’ IP group

The Chinese patent litigation market is currently booming, with one key driver behind this boom being that many foreign entities and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are now pursuing enforcement of their patents in China because of a perception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created an increasingly attractive environment for patent enforcement, as symbolized by, among others steps taken, the recent establishment of specialized IP Courts in Beijing, Shanghai and Guangzhou.  These entities/companies, though increasingly enthusiastic and optimistic about patent enforcement in China, are generally not familiar with the Chinese legal system and may have concerns about local protectionism and uneven application of the law.  In this article I would like to share a list of those questions most frequently asked by our clients in relation to patent litigation in China, and provide some basic and preliminary answers thereto.

Continue Reading

从境内外监管环境的变化看反向分手费

Posted in Corporate

作者:熊进 罗海 孙一力 胡海盼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2017年4月10日,乐视以受到 “监管阻碍”为原因,正式宣布放弃以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视厂商Vizio。据近期媒体公开报道[1],在乐视宣布交易终止的3个月后,Vizio向加利福尼亚州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乐视支付1亿美元的反向分手费,并称其在对Vizio的收购涉嫌欺诈和违约。在此之前,已在海外进行了约2450亿人民币收购的万达集团也在新一轮的监管政策下遇到了挫折。在其以约10亿美元收购美国Dick Clark Productions. Inc.100%股权的交易中,同样遭遇了卖方在交易终止后要求其支付反向分手费的要求。对此,双方虽未正式回应放弃此次交易的具体原因,万达集团方面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曾表示中美两国的政策变化导致了该交易的终止。 Continue Reading

《芬克尔报告》对电力行业意味着什么?

Posted in Global Network

作者:Odette Adams,Christina Crossman 和 Lauren Murphy 金杜律师事务所悉尼办公室

6月9日,《澳大利亚国家电力市场未来安全性评估报告》,即《芬克尔报告》出炉。报告提出约50条政策建议,旨在解决“能源三难困境”问题,在全国范围内提供价格适中、可靠且低排放的电力。

我们按部门对建议进行了梳理,力图向您呈现一幅切实的“未来蓝图”。报告包含各项建议的详细内容,但我们建议您阅读每项建议前的概述,以完整了解建议内容。(建议链接见下文)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如果政府和监管者按照芬克尔博士这份雄心勃勃的时间表执行建议,将给电力行业带来巨大的压力。《芬克尔报告》并不是唯一的改革提案,除此之外,还有去年的Vertigan报告,澳大利亚能源市场委员会报告,和即将发布的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对零售价格的调查报告。有关澳大利亚新能源未来发展的更多信息,请见我们的《新能源市场过渡指南》。  Continue Reading

活跃在未来的机器人律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作者:莫里斯 & 莱荔  

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里,机器人律师的出现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和变革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影响。目前,世界上出现了哪些机器人律师方面的应用呢?这些恪守规律的人工智能机器又会在哪些服务环节发挥作用呢?理脉整理了目前国际上出现的法律机器人应用,带您了解法律服务行业人工智能技术的最新动态。 Continue Reading

An Analysis of China’s 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s

Posted in Tax

By Bill Ye and Zhao Wenxiang King & Wood Mallesons’ Commercial & Regulatory group

The ‘Measures on the Due Diligence of Non-resident Financial Account Information in Tax Matters’ (the “CRS ”) are now in place, six months after the release of the draft for comment (the “Draft”). In response to the upcoming individual income tax reform, we have summarized the key points of the CRS Regulations.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助力广东恒健成功发行首次境外美元债券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7月3日,广东恒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广东恒健”)在金杜律师事务所的协助下,以其全资境外子公司恒健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发行主体,在境外成功发行5亿美元3年期S条例高级无抵押固息债券。此次境外发债项目是广东恒健搭建境外融资平台的标杆性项目,也是广东恒健首次在境外发行债券,创下了广东省属及市属国有企业境外美元债及国际信用评级的多项记录。 Continue Reading

划重点丨排污企业如何DIY自行监测方案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Environment

作者:吴青 乐清月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编制自行监测方案,是排污企业做好自行监测的第一步,也是企业申领排污许可证的前提条件。环保部印发的《排污许可证管理暂行规定》(“暂行规定”)第十一条明确了自行监测方案是排污许可证的重要载明事项,第十九条进一步规定自行监测方案符合相关技术规范要求是核发排污许可证的基本要求。排污许可证申请表(试行)中也要求填写自行监测方案。那么,如何编制自行监测方案才能符合相关技术规范要求呢?

排污单位自行监测技术指南是企业编制自行监测方案的主要参照

2017年5月11日,环保部发布了《排污单位自行监测技术指南总则》(HJ 819-2017)(以下简称“总则”)、《排污单位自行监测技术指南 火力发电和锅炉》(HJ 820-2017)、《排污单位自行监测技术指南 造纸工业》(HJ 821-2017)三项环境保护标准。这三项标准为排污单位开展自行监测,规范自行监测行为提供了系统性技术指导,也是排污企业编制自行监测方案的主要参照。总则提出了排污单位自行监测方案制定的基本内容和要求,适用于无行业自行监测技术指南的排污单位。有行业自行监测技术指南的排污单位,应当参照行业指南中对自行监测方案制定的规定,行业指南未进行规定的内容则按照总则进行。

除已发布的两个行业指南外,环保部还将陆续发布其他行业的排污单位自行监测技术指南。例如,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水泥工业的自行监测技术指南正在编制当中,目前已完成征求意见工作。

自行监测方案的编制和更新应及时进行

根据总则,新建排污单位应当在投入生产或使用并产生实际排污行为之前完成自行监测方案的编制及相关准备工作。根据暂行规定,自行监测方案是排污许可证申请表中的重要内容。因此,已有排污单位也应当在申领排污许可证之前完成自行监测方案的编制工作。当排放污染物的情况发生变化时,排污单位还应当对自行监测方案进行相应的更新。这些变化主要包括:

  • 执行的排放标准发生变化;
  • 排放口位置、监测点位、监测指标、监测频次、监测技术任一项内容发生变化;
  • 污染源、生产工艺或处理设施发生变化。

编制自行监测方案应当遵循三个基本原则

第一,系统设计,全面考虑。自行监测方案设计,应从制定方案、设置和维护监测设施、开展监测、做好监测质量保证与质量控制、记录和保存监测数据等排污单位开展监测活动的全过程各环节进行梳理;应全面考虑排放的水污染物、气污染物、噪声情况、固废产生和处理情况等要素;应从风险防范的角度出发,在监测指标中覆盖潜在污染物和其他对公众健康或环境质量有影响的污染物,进行系统性设计。第二,体现差异,突出重点。监测方案设计时,应针对不同的对象、要素、污染物指标,体现差异性。对重点排放源对应的排污口,监测要求应高于其他排放源;对排放量较大、对环境质量影响较大、对人体健康又明显影响和感观上易引起公众关注的污染物指标,在监测要求上应高于其他污染物;根据监测的难易程度和必要性,突出水污染物、气污染物等主要要素。

第三,立足当前,适度前瞻。要求设计监测方案时,应立足于当前管理需求和监测现状,对国际上开展监测而我国尚未纳入实际管理过程中的内容可暂时弱化要求,对管理有需求但是技术经济尚未成熟的内容予以特殊考虑;同时应适度前瞻,对当前管理虽尚未明确但已引起关注的内容予以适当的考虑。

编制自行监测方案应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

编制自行监测方案,排污单位应当首先查清所有污染源(包括废气、废水和噪声污染等),确定主要污染源及主要监测指标。在此基础上,排污企业编制的自行监测方案,应当包括单位基本情况、监测点位及示意图、监测指标、执行标准及其限值、监测频次、采样和样品保存方法、监测分析方法和仪器、质量保证与质量控制等。从监测的对象上,自行监测方案的主要内容也可以分为四个方面:

  • 污染物排放监测。包括废气污染物(以有组织或无组织形式排入环境)、废水污染物(直接排入环境或排入公共污水处理系统)及噪声污染等。污染物排放监测是自行监测方案中最为基础、最为重要的内容。
  • 周边环境质量影响监测。污染物排放标准、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及其批复或其他环境管理有明确要求的,排污单位应按照要求对其周边相应的空气、地表水、地下水、土壤等环境质量开展监测;其他排污单位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开展周边环境质量影响监测。
  • 关键工艺参数监测。在某些情况下,可以通过对与污染物产生和排放密切相关的关键工艺参数进行测试以补充污染物排放监测。
  • 污染治理设施处理效果监测。若污染物排放标准等环境管理文件对污染治理设施有特别要求的,或排污单位认为有必要的,应对污染治理设施处理效果进行监测。

把握以上四点,排污企业就能把握住编制自行监测方案的基本要求,稳稳迈出自行监测的第一步。

想知道怎样一步步编制出“符合相关技术规范要求”的自行监测方案吗?敬请期待下期推送《划重点丨排污企业DIY自行监测方案的“八步法”》。

Continue Reading

10 things you need to know about digital pay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Patrick Gunning, Kate Jackson-Maynes, Nick Valentine and Charles Davies  King & Wood Mallesons’ Sydney office.

The payments mix is increasingly digital…

The use of cash and cheques is diminishing in modern economies. Traditional payment cards are being challenged by digital wallets.

Payments systems rely on network infrastructure…

To support many-to-many payments, there must be network infrastructure to which payment service providers have access. Competition amongst service providers should lead to greater choice for users of the payment system. Continue Reading

有关数字支付的十大要点

Posted in Global Network

作者: Patrick Gunning, Kate Jackson-Maynes, Nick Valentine and Charles Davies 金杜律师事务所悉尼办公室

支付方式趋于电子化

在现代经济中,现金和支票的使用正在减少,电子钱包对传统的支付卡构成了挑战。

支付系统依赖网络基础设施

为实现“多对多”的支付方式,需要建立供支付服务供应商使用的网络基础设施。服务供应商之间的竞争将使支付系统用户拥有更大的选择余地。 Continue Reading

海关对特许权使用费征税——举这两个栗子就够了

Posted in Tax

作者:叶永青 孙兴 余悦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海关对“特许权使用费”征税,本质上仍是对货物征税,其实是对纳税人在境外已经实现并凝固在货物价值中的服务和特许权使用费征税。

由于业务模式或交易安排的原因,境内企业可能以非贸的方式单独支付在境外已经实现在进口货物价值中的服务和特许权使用费。这样的支付从表面上看只有税务影响,不产生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然而实质上是逃避了海关对进口货物征收关税的监管。

简单来说

若服务或无形资产的价值实现在境外,对于其应包含在进口货物价值的部分海关需要征税。而相反,只有符合海关规定的与进口货物相关的特许权使用费属于海关的应税项目,其它特许权使用费则不属于海关监管。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