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graphic for print

China Law Insight

Category Archives: Competition Law

Subscribe to Competition Law RSS Feed

列入制裁黑名单,如何继续迈步“一带一路”?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吴巍 刘婷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对参与其资助项目的企业提出了很高的合规要求,并且有一套严格的审查及制裁程序。一旦被列入制裁黑名单,企业会遭受巨大的负面影响(参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严防海外合规风险》、《参与亚投行项目?不可不知的连带制裁与联合制裁》)但如果被制裁的企业积极应对,主动采取行动,仍… More…/更多

为个人信息披上一件“隐形衣” ——从快递行业推行“隐形面单”说开去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作者:宁宣凤  杨楠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隐形面单”:个人信息保护的有益尝试

近日,一则顺丰快递在行业内首推“隐形面单”的新闻[1]引发关注。根据相关报道,顺丰快递此次推出的实际上是一个名为“端到端全流程信息安全解决方案”的用户个人信息综合保护技术方案,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举措:

对快递面单上的用户姓名、电话号码、地址等个人信息进行隐藏或编… More…/更多

Compliance Challenges for Businesses in the “New Normal”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By Susan Ning King & Wood Mallesons’ Commercial & Regulatory group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in China has been a process of establishing and improving a modern market system. As this process deepens, “building a unified, open, orderly and competitive market” has become the goal of the market economy reform. The year 2017 is the second year of China’s 13th Five-year Plan, in which “market” and “competition” are the key points that cannot be overlooked. According to the Plan, establishment of a modern market system requires accelerating the development of a un… More…/更多

十三五“新常态”下企业营商的合规挑战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作者:宁宣凤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是一个建立和健全现代市场体系的过程,随着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成为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2017年,中国迈入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第二年,“市场”和“竞争”是十三五规划中不可忽视的要点。十三五规划强调,健全现代市场体系,需要加快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 More…/更多

以人民的名义将反腐进行到底 ——从《反不正当竞争法》修改现状预测反商业贿赂执法走向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刘海涛 刘倩 李嵘辉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反不正当竞争法》现在仍适用的版本是1993年施行的。同时期的《产品质量法》、《公司法》都已经过了多次修改。从93年至今已经将近24年。而《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范的市场竞争行为在24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因此,修改是势在必行的。

修改历程

实际上在24年中,《反不正当竞争法》经历过多次修改尝试,但最终并… More…/更多

食药监进一步加强保健食品监管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作者:肖马克  陈兵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2017年4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食药监”)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保健食品监管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稿”)。

意见稿在很大程度上遵循了新食品安全法以及2016年2月26日颁布的《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管理办法”)所确立的原则,但也表明了当前监管部门对于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的思考… More…/更多

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严防海外合规风险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作者:吴巍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5月14日、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全球目光再次聚焦中国、聚焦北京。

作为发起国之一,中国已有80多家央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分支机构,47家央企参与了1676个建设项目。“一带一路”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中国企业既要抓住机遇做大做强,又要迎接挑战防控风险、依法合规运营。

“一带一路”沿… More…/更多

我心目中的德发案判决——花字1号虚拟判决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作者:叶永青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忙忙碌碌地过去了两个多月,没有来得及更新,感谢最高院的德发案,逼着自己在这个时候熬夜写文章。其实,判决结果在我而言,颇有点预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所谓预料之外,是因为判决本身的诸多推论都未做探讨,所谓情理之中,是大概纠结很久也就是这个结果。结合之前的期待和考量,试着做一篇判决,题为我心目中的德发… More…/更多

“防微杜渐”,避开信息交换的“雷区”

Posted in Antitrust & International Trade,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作者:宁宣凤  彭荷月  金晓甜  王诗笋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前言

近年来随着反垄断领域执法力度日益加大,竞争者之间直接达成横向垄断协议(卡特尔)的违法成本和风险愈来愈高,信息交换开始被更多企业用于促成垄断协议的达成。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反垄断法》”)并未就竞争者之间的信息交换做出明文规制,但根据执法机构发布的相关规定,具… More…/更多

“独家”安排的纵向规制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Antitrust & International Trade, Competition Law

作者:宁宣凤  彭荷月  李沅珊  高鼎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前言

由于我国《反垄断法》第十四条就纵向垄断协议只明确规定了RPM(即“维持转售价格”)一种违法形式,过去在第十四条项下的反垄断执法都只涉及RPM问题。随着反垄断法执法实践的不断深入,经营者之间的纵向安排越来越受到竞争执法机构的关注,针对RPM以外的纵向安排的执法逐渐提上日程。

在2016年3月23日… More…/更多

言有所戒——主要司法辖区信息交换的反垄断法律规制

Posted in Competition Law

作者:宁宣凤 尹冉冉 张若寒 卫凌波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2016年7月27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发布了三份处罚决定书,对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和常州四药达成垄断协议的行为予以处罚。作为执法机构认定“其他协同行为”的第一案,该案对我们在中国法下分析信息交换行为提供了重要指引。本文从信息交换反垄断规制的角度出发,针对主要司法辖区进行比… More…/更多

“默”守成规——协同行为反垄断处罚第一案

Posted in Competition Law

作者:  宁宣凤 尹冉冉 吴涵 赵泱地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2016年7月27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发布了三份处罚决定书,对三家药企违反《反垄断法》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行为进行处罚,合计罚款人民币260余万元。

涉案的三家药企分别为华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华中”)、山东信谊制药有限公司(“信谊”)及常州四药制药有限公司(“常四”),均为艾… More…/更多

香港的新竞争法:反托拉斯革命的大幕即将拉开

Posted i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作者:贺墨亭 黄紫玲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

2012年6月22日,香港首部跨部门的实体竞争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宪报中公布,随之设立了新的监管机构,该机构的设立将会推动亚洲商业经营行为的变革,而该机构本身也拥有广泛的强制执行权力,其中包括有权在相关修订生效后开展黎明突袭,并对违反竞争行为处以严重处罚。

《竞争条例》将禁止卡特尔行为、滥用市场权势和其他… More…/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