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graphic for print

China Law Insight

Category Archives: Dispute Resolution

Subscribe to Dispute Resolution RSS Feed

列入制裁黑名单,如何继续迈步“一带一路”?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吴巍 刘婷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对参与其资助项目的企业提出了很高的合规要求,并且有一套严格的审查及制裁程序。一旦被列入制裁黑名单,企业会遭受巨大的负面影响(参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严防海外合规风险》、《参与亚投行项目?不可不知的连带制裁与联合制裁》)但如果被制裁的企业积极应对,主动采取行动,仍… More…/更多

以人民的名义将反腐进行到底 ——从《反不正当竞争法》修改现状预测反商业贿赂执法走向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Corporate,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刘海涛 刘倩 李嵘辉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反不正当竞争法》现在仍适用的版本是1993年施行的。同时期的《产品质量法》、《公司法》都已经过了多次修改。从93年至今已经将近24年。而《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范的市场竞争行为在24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因此,修改是势在必行的。

修改历程

实际上在24年中,《反不正当竞争法》经历过多次修改尝试,但最终并… More…/更多

参与亚投行项目?不可不知的连带制裁与联合制裁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Finance

作者:吴巍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是专注于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国际金融机构。“一带一路”沿线的基础设施建设,离不开亚投行的推动。

亚投行自2015年12月25日创办以来,批准了9个融资项目,发放贷款总额约17亿美元。未来亚投行还将继续扩大运营规模,提高贷款额度。

为了确保资金能够真正用于指定用途,亚投行严厉打… More…/更多

Everything You Should Know before Sending a Cease & Desist Letter in China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By Mia Qu, Hannah Sun and Wendy Dong King &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To protect your IP rights, sending potential infringers a Cease & Desist Letter or Warning Letter (the “Letter”) is one of the most common tools. Is it a necessary step before starting any legal proceedings in China?What legal consequences does it entail? Are there any issues that must be attended to? How effective is the Letter? This article will try to project a bird’s eye view regarding everything you should know before sending the Letter to your potential infringers.

Purpose… More…/更多

网安法6月1日起实施 数据跨境传输受限

Posted in Corporate,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肖瑾 马晓雪 薛瀚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6年11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以下简称《网安法》),并将于今年6月1日起开始正式施行。

其中,《网安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因业务需要,确需向境外提供的,应当按照国家网信部… More…/更多

“限制股东行使表决权”是否属于民事案件审理范围?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高峰 宋思宇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年来,上市公司收购日趋活跃,“举牌方”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围绕着“收购与反收购”产生的“控制权之争”日益增多。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股东针对“举牌方”提起民事诉讼逐渐成为“反收购”的重要手段,援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简称“《证券法》”)第二百一十三条、《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简称“《收… More…/更多

别小看生活常见产品外观设计专利——一支小水笔缘何引发两大文具企业对簿公堂?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作者:何放 王波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一支小水笔,市价可能也就三五元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如此“熟视”,以至近乎于被“无睹”,谁又能想到小小水笔也能引发轩然大波?但现实从不缺乏意外:2017年4月12日,上海晨光文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晨光”)诉得力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得力集团”)和济南坤森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坤森”)… More…/更多

贴牌“银联”:如此隐蔽的侵权行为是怎么被绳之以法?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案件基本信息 原告名称: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名称:济南道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山东云泰铭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审理法院(审级):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一审)

案件性质(案由):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 More…/更多

与外方谈和解,你需要知道些什么?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胡梅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在中国,争议当事人往往在提起诉讼或仲裁并提交了相应的证据和法律文书之后,才会启动和解谈判。那时,法官或仲裁员可能会给予当事人一个协商和解的机会。有时,和解谈判的启动是当事人向仲裁委秘书或法官建议的产物,当事人会建议和解对案件更为有利。而在绝大多数案件中,中方当事人似乎不愿意过早和解,以免显得其对案… More…/更多

Negotiating a Settlement with a Foreign Party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By Meg Utterback King &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In China, settlement negotiations may not arise until the parties have filed their case in court or arbitration and each side has presented evidence and argument.  At that point, the judge or arbitrator may offer the parties an opportunity to discuss settlement.  Sometimes the introduction of settlement talks is the product of one party or the other suggesting to the arbitration institution secretary or the judge that settlement is a good option for the case.  In most cases, Chinese parties seem to be relucta… More…/更多

干货:发送律师函和警告函的避险指南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物所争议解决部

发送律师函、警告函是知识产权维权中最为常用的手段之一。在中国发送律师函,是否必须?有什么法律意义?是否有需要注意的问题?一般发送律师函的效果如何?本文为您全面介绍在中国发送律师函的注意事项。

发送律师函、警告信的目的和意义

在中国,发送律师函或警告函并非权利人提起法律行动的必要前置条件。一般来说,发送… More…/更多

破解执行难题,“执转破”新规提供新思路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黄滔 戴月 刘润泽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Legal High? Outcome High?

当一场耗时费力的诉讼迎来了胜诉的终审判决,可能还来不及过多庆祝,就不得不面临下一个头疼的课题:如何通过执行程序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债权回收?面对被执行人花样百出的逃债手段,在过往的实践中,往往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被执行人的财产上,并以此为核心针对具体情况制定整体策略,展开“后诉讼时… More…/更多

数据交易合同的法律问题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瞿淼 孙欢欢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随着数据产业的蓬勃发展,数据越来越被公认为是一种资产形式,而数据交易行为也日益活跃。与此相伴,也出现了各类为数据交易提供法律支持的数据交易合同。然而,在目前数据本身的财产属性并不清晰明确,数据所有权制度缺位的情形下,这些数据交易合同的有效性、法律属性、适用法律等问题等不可回避。在数据产业链… More…/更多

Data Transaction Contracts and Related Legal Issues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By Mia Qu   Hannah Sun  King &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With the boom of the data industry in China, data has been widely recognized as a form of asset, and data transactions are thriving nowadays. Correspondingly, various data transaction contracts emerge as legal support for such transactions. As the property attribute of data is not clearly defined and rules on data ownership are yet to be enacted, however, problems relating to the validity and legal nature of data transaction contracts and applicable laws are unavoidable. Dealings in data represent a seemi… More…/更多

专利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解读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作者:李中圣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最近金杜代表高通起诉魅族标准必要专利侵权后,迫于禁令救济的压力,魅族接受高通基于公平、合理、无歧视条件下的专利使用许可,至此双方迁延时日的专利使用费纠纷,得到和解解决。专利法司法解释二(《关于审理专利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的内容,是高通起诉魅族的标准必要… More…/更多

如何应对《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的变革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雷继平 李时凯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诉讼时效是权利人在法定期间内不行使权利,权利不受司法强制保护的法律制度。在现行《民法通则》框架下,普通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但近日颁布的《民法总则》第188条规定,将诉讼时效期间由两年延长为三年,并将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调整为“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 More…/更多

经典案例丨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被处罚并不必然赔偿股民损失——金杜代理新疆某上市公司一审胜诉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张保生 何春艳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新疆某上市公司(下称“公司”)因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引发众多股民对公司提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下称“本案”),金杜代理公司应诉。近期,新疆某中级法院就本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股民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系典型的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该类案件因涉及股民众多、索赔金额高… More…/更多

“特许经营协议”纠纷是否可以仲裁?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刘郁武 李欣宇 刁维俣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年来,我国政府积极鼓励社会资本通过PPP模式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对于特许经营事宜,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经常通过签署“特许经营协议”的方式进行合作,例如,常见的高速公路BOT项目特许经营协议。

2014年11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1](“《行政诉讼法》”)将“政府特许经营协议”纳入“行政协… More…/更多

海关稽查中收集的言词证据能作为刑事诉讼证据使用吗?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海关与贸易合股团队

在我国海关稽查业务中,海关会依法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对进出口相关企业、单位的会计账册、会计凭证、报关单证和其他资料以及相关货物进行核查,以监督其进出口活动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对于被稽查人涉嫌构成走私犯罪的,案件会被移送至海关缉私部门,追究企业以及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海关在稽查过程中收集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时,总有… More…/更多

我们来看一个并购纠纷案例——纠纷解决的全局性问题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Tax

作者:彭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这是一个当事人因为忽视并购交易的全局性而搞砸了的并购纠纷案件,我们拎出来看看。了解大家并不关心案件的所有细节,因此我们直奔本篇想聊的、有意思的地方。

极简化后的案情

某能源公司要收购某煤业公司持有的目标公司51%股权(以下称“标的股权”),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价款为人民币1020万元。随后,能源公司支… More…/更多

我又没过错,为什么查扣我的财产?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 徐学义 胡嘉卿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追赃是刑事诉讼中的重要步骤,它能确保犯罪人不因犯罪而获利,同时最大程度减少被害人的损失。但交易安全也是法律所维护的基本价值之一,因此,在刑事诉讼中涉案财物的追缴及处置上,司法机关面临着是维护“被害人利益”还是“交易安全”的抉择。这一点,在善意第三人财产处置上体现得十分明显。

案例:A公司大股东… More…/更多

Construction Contracts: Who is Liable for Payments?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By Zhao Xianlong, Lin Jia, Zhang Mo King &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A joint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project usually involves two legal relationships: (1) a joint development agreement between the party who contributes the land use right (the “land owner”) and the party who finances the development (the “financier”); (2) a construction contract between the developer (usually the financier) and the contractor. In practice, the land owner is usually not a party to the construction contract and is not involved with the construction. However, if the dev… More…/更多

海运跨境破产发生,破产法与海商法的冲突如何协调?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马艳晖 蔡滢炜 程全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作为2016年整个航运界最震憾的事件,世界第七大集装箱航运商韩国韩进海运的破产案件最进又有了新进展。据外媒报道,在经历了近半年的重整努力后,2017年2月17日,韩国首尔中区法院正式裁定韩进海运破产。至此,这起航运史上最大的破产案件终于尘埃落定。据悉,韩进海运大部分的资产已经被拍卖用于偿债。

韩进海运在… More…/更多

备案制后,医药代表该如何进行学术推广?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Healthcare

作者: 吴巍 蔡志远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2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17]13号)(以下称“《若干意见》”),对提高药品质量、改革药品流通秩序等方面提出了新的政策。其中,关于医药代表,《若干意见》专门提出了“人员备案”、“学术推广与销售分流”以及“违规推广与个人信… More…/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