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采访者:刘海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7月25日,刘海涛律师接受安拓咨询(Everpro)邀请,以新《网安法》及其配套法规对跨国公司合规和内部调查影响为题,与150多家企业举行电话会议,期间针对客户提出的各种问题进行了建议分享。 Continue Reading 新《网安法》及其配套法规对跨国公司合规和内部调查的影响

By Lei Jiping, Li Shikai  King &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A Statute of Limitation defines the maximum time after an event in which proceedings may be initiated. Under the General Principles of the Civil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Principles”), this period is usually two years. However, Article 188 of the new General Provisions of the Civil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Provisions”) extends the limit to three years, starting from “the date when the right holder knows or should know of the infringement of rights and the obligor”. Continue Reading How to Respond to the Change of Statute of Limitations in the General Provisions of the Civil Law

作者:刘海涛 李嵘辉 夏莹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2月26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草案一审稿”)(见前文《以人民的名义将反腐进行到底》[1])。时隔半年,经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再次审议,《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二次审议稿)》(“草案二审稿”)于2017年9月5日问世,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其中就商业贿赂条款的变化是较为显著的: Continue Reading 从反不正当竞争法最新草案看反商业贿赂立法

作者:雷继平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当前,融资租赁实务中出现了各种创新模式,也隐藏了不少的法律风险。试列举几类,供实务中参考。

变通的不动产融资租赁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

针对不动产融资租赁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在实践中间出现了由不动产向动产转化的模式,也就是把附和于不动产之上的一些设备和设施作为融资租赁的标的物的方式。这里所说的设备和设施通常就是电梯设备、供电设备、供水设备、消防设施等实际上已经与不动产不可分离的标的物。将此类物作为融资租赁合同的标的物,在过去司法实践当中法院如何判断当事人所订立的融资租赁合同是否具有融资租赁的属性?会不会将这样的融资租赁合同认定为表面上是融资租赁关系实际上是借贷关系?这是实务中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融资租赁:当前创新热点中的法律风险

作者:陈胜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前言:新形势下深化中俄经贸合作势在必行,也正逢其时。这既是中俄两国实现与维护自身利益的客观需要,亦是其分别以亚、欧大国形象完成区域历史使命的现实选择,对提升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和感召力有着重要的意义。此外,还应看到,在迎来合作发展的历史性机遇同时,中俄双方亦需加紧风险防范,审慎应对合作中的潜在不利因素。对于中俄经贸合作深化过程中遇到的新情况与新变化,呈现出来的新问题与新困境,应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给予高度关注,并做出正确研判与科学决策。 Continue Reading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俄经贸合作研究

​作者:雷继平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共同租赁是近年来业界创新发展出的一种融资租赁模式,其外观特点是多名承租人共同作为融资租赁合同的一方,与出租人约定租赁出租人的物件。其在形式上联合租赁似乎恰恰相反,后者是多名出租人与一名承租人建立融资租赁法律关系。当然,如果多名承租人的确是出于共同租用租赁物的目的,那么这种模式和普通租赁相比,除了承租人数量有差别,可能产生法律上的共同责任或者说连带责任外,其他的倒并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探讨的。事实上,实践中大量存在的共同租赁,往往“醉翁之意不在酒”,共同者并不真正出于共同使用租赁物之目的,反而一种“担保”机制。对其中的法律问题,分析如下: Continue Reading 融资租赁:共同租赁实务

​作者:彭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诉讼时效是商事诉讼中的生命线之一。《民法总则》将普通诉讼时效从二年延长至三年,这是大家都颇为瞩目的一个变化。除此之外,《民法总则》关于诉讼时效的变化中,还有以下方面值得商事律师关注。 Continue Reading 《民法总则》:关于诉讼时效的六大变化要点

By Chang Junfeng, Gan Yulai and Deng Zhe King &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Is insider trading still under severe crackdown? 

Insider trading had always been the closely focused subject of the 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the “CSRC”) in the recent years. In 2017, it became the top priority of the CSRC. According to the Bulletin of the 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Regarding Cases Handled in H1 2017, in the first half of 2017, the CSRC launched a total of 302 preliminary/formal investigations, 140 of which were new insider trading cases, making up 46% of the total number of investigations. Among these new insider trading cases, the CSRC initiated preliminary investigations into 104 of them and filed formal investigations into 36. In addition, on 7 July 2017, the CSRC issued the third batch of cases under investigation, with a heavy focus placed on insider trading. Continue Reading Punishment and Conviction in Recent Insider Trading Cases

作者:张保生 刘凌云 李阿敏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在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司法实践中,随着人民法院审理该类纠纷数量的增多和审判经验的不断积累,人民法院对该类纠纷核心法律问题的认定和审判思路也在不断进步与完善。

近期,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一中院”)对投资者诉上海A上市公司(下称“A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下称“本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投资者投资损失的30%系“市场风险”所致,与A公司的虚假陈述行为没有因果关系。本案系上海地区法院在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中首次判决认定系统风险,突破了上海法院以往对被告关于系统风险的主张不予支持的审判思路。鉴于上海法院在金融证券审判领域的前沿地位和影响,上海一中院在本案中体现出的对区域性裁判观点的突破,无疑将对各地人民法院在审理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时对系统风险的理解与认定产生积极的影响。 Continue Reading 上海法院首次判决认定证券虚假陈述案件中的系统风险

作者:戴月 李天任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申请人刘利与被申请人陶莉、童武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民事判决案》民事裁定书(2015鄂武汉中民商外初字第00026号)中,首次认定中美两国存在互惠关系,并据此承认与执行美国法院民事判决。

该案件系申请人刘利与被申请人陶莉、童武间的股权转让协议纠纷。在申请人依约支付12.5万美元的股权转让价款后,被申请人携款潜逃。申请人在当地报警未果后依法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该院于2015年7月24日作出判决,判令被申请人返还申请人12.5万美元及利息、审判成本等,总共147,492美元。后被申请人未按判决履行,申请人向被申请人财产所在地及经常居住地法院——武汉中院提出承认与执行申请。 Continue Reading 进步与挑战并行——我国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