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graphic for print

China Law Insight

Tag Archives: 争议解决

中国企业海外维权新武器:条约保护与投资仲裁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肖瑾 苏畅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企业加快转型升级、提高国际化经营化水平创造了历史性的机遇。然而,有不少中国企业的投资最终流向了非商业风险较高的国家和地区,有的甚至因投资东道国国内的政治博弈而遭受损失。但是,与大多数秉承“息讼”传统的中国投资者不同,北京城建集团在其价值约1.1亿美金… More…/更多

摊牌?小议第三方资助披露

Posted in Global Network

作者:Dorothy Murray和Edmund Northcott  金杜律师事物所伦敦办公室

随着越来越多的司法管辖区允许第三方资助国际仲裁,人们越来越多地提出是否必须披露资助细节这个问题。

迄今为止,关注的焦点在于冲突(确保资助人的身份不会对仲裁庭的独立性和公正性构成挑战)和被申请人申请仲裁费用担保的能力。在Muhammet Çap诉土库曼斯坦[1]案中,仲裁庭就是因为这些关切而要求申请人披… More…/更多

与大咖对话“一带一路”

Posted in Global Network

作者:Paul Starr和James McKenzie 金杜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

Paul Starr,金杜香港争议解决和基础设施团队领导人,James McKenzie,金杜香港资深律师,与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香港(CIETAC HK)秘书长王文英博士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秘书长Sarah Grimmer谈话。 … More…/更多

“一带一路”机遇下的风险管理

Posted in Global Network

作者:Max Bonnell、Ruimin Gao和Erin Eckhoff 金杜律师事务所悉尼办公室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高瞻远瞩的政策计划,旨在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五大线路,连接亚洲、欧洲和非洲的60多个国家。“一带一路”倡议覆盖近44亿人口,约占全球总人口的63%,经济总量逾20万亿美元,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30%。这一宏大的倡议预计将带动大量基础设施等项目建… More…/更多

我心目中的德发案判决——花字1号虚拟判决

Posted in Antitrust & Competition, Competition Law
作者:叶永青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忙忙碌碌地过去了两个多月,没有来得及更新,感谢最高院的德发案,逼着自己在这个时候熬夜写文章。其实,判决结果在我而言,颇有点预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所谓预料之外,是因为判决本身的诸多推论都未做探讨,所谓情理之中,是大概纠结很久也就是这个结果。结合之前的期待和考量,试着做一篇判决,题为我心目中的德发… More…/更多

“限制股东行使表决权”是否属于民事案件审理范围?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高峰 宋思宇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年来,上市公司收购日趋活跃,“举牌方”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围绕着“收购与反收购”产生的“控制权之争”日益增多。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股东针对“举牌方”提起民事诉讼逐渐成为“反收购”的重要手段,援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简称“《证券法》”)第二百一十三条、《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简称“《收… More…/更多

解密“一带一路”下国际工程争议解决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2017年4月25日,为时一天的“一带一路”中国企业国际工程争议解决论坛在北京金杜艺术中心成功举办。现场大咖云集,气氛热烈,小编在此整理了演讲嘉宾的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一带一路”为中国企业在境外基础设施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带来重大机遇,但同时也带来诸多挑战。北京“一带一路”峰会即将召开,中国企业对国际工程争议解决法律服务的需求更加迫切。金杜全… More…/更多

与外方谈和解,你需要知道些什么?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胡梅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在中国,争议当事人往往在提起诉讼或仲裁并提交了相应的证据和法律文书之后,才会启动和解谈判。那时,法官或仲裁员可能会给予当事人一个协商和解的机会。有时,和解谈判的启动是当事人向仲裁委秘书或法官建议的产物,当事人会建议和解对案件更为有利。而在绝大多数案件中,中方当事人似乎不愿意过早和解,以免显得其对案… More…/更多

破解执行难题,“执转破”新规提供新思路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黄滔 戴月 刘润泽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Legal High? Outcome High?

当一场耗时费力的诉讼迎来了胜诉的终审判决,可能还来不及过多庆祝,就不得不面临下一个头疼的课题:如何通过执行程序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债权回收?面对被执行人花样百出的逃债手段,在过往的实践中,往往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被执行人的财产上,并以此为核心针对具体情况制定整体策略,展开“后诉讼时… More…/更多

如何应对《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的变革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雷继平 李时凯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诉讼时效是权利人在法定期间内不行使权利,权利不受司法强制保护的法律制度。在现行《民法通则》框架下,普通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但近日颁布的《民法总则》第188条规定,将诉讼时效期间由两年延长为三年,并将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调整为“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 More…/更多

知识产权法院成立后民事案件级别管辖问题述评

Posted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作者:孙明飞 尹吉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知识产权法院成立后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调整

1.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相关管辖规定

2014年8月3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该《决定》第二条规定… More…/更多

经典案例丨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被处罚并不必然赔偿股民损失——金杜代理新疆某上市公司一审胜诉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张保生 何春艳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新疆某上市公司(下称“公司”)因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引发众多股民对公司提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下称“本案”),金杜代理公司应诉。近期,新疆某中级法院就本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股民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系典型的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该类案件因涉及股民众多、索赔金额高… More…/更多

“特许经营协议”纠纷是否可以仲裁?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刘郁武 李欣宇 刁维俣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年来,我国政府积极鼓励社会资本通过PPP模式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对于特许经营事宜,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经常通过签署“特许经营协议”的方式进行合作,例如,常见的高速公路BOT项目特许经营协议。

2014年11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1](“《行政诉讼法》”)将“政府特许经营协议”纳入“行政协… More…/更多

海关稽查中收集的言词证据能作为刑事诉讼证据使用吗?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海关与贸易合股团队

在我国海关稽查业务中,海关会依法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对进出口相关企业、单位的会计账册、会计凭证、报关单证和其他资料以及相关货物进行核查,以监督其进出口活动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对于被稽查人涉嫌构成走私犯罪的,案件会被移送至海关缉私部门,追究企业以及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海关在稽查过程中收集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时,总有… More…/更多

既然伤害不能幸免,让我们帮你面对 ——产品质量侵权案件中的人身损害赔偿

Posted in compliance

作者:云治 戴月 王悦(合伙人) 赵天沅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年来金杜团队代理和协助客户处理了诸多因为产品质量侵权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对于此类案件,跨国公司和越来越多的国内客户都非常重视。背后的理念或是,一旦涉及到人身健康安全,看起来再小的事儿对于公司整体而言也是大事儿,这与赔偿金额无关。

生产者和销售者均可能面临承担人身损害赔偿… More…/更多

我们来看一个并购纠纷案例——纠纷解决的全局性问题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Tax

作者:彭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这是一个当事人因为忽视并购交易的全局性而搞砸了的并购纠纷案件,我们拎出来看看。了解大家并不关心案件的所有细节,因此我们直奔本篇想聊的、有意思的地方。

极简化后的案情

某能源公司要收购某煤业公司持有的目标公司51%股权(以下称“标的股权”),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价款为人民币1020万元。随后,能源公司支… More…/更多

我又没过错,为什么查扣我的财产?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 徐学义 胡嘉卿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追赃是刑事诉讼中的重要步骤,它能确保犯罪人不因犯罪而获利,同时最大程度减少被害人的损失。但交易安全也是法律所维护的基本价值之一,因此,在刑事诉讼中涉案财物的追缴及处置上,司法机关面临着是维护“被害人利益”还是“交易安全”的抉择。这一点,在善意第三人财产处置上体现得十分明显。

案例:A公司大股东… More…/更多

海运跨境破产发生,破产法与海商法的冲突如何协调?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马艳晖 蔡滢炜 程全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作为2016年整个航运界最震憾的事件,世界第七大集装箱航运商韩国韩进海运的破产案件最进又有了新进展。据外媒报道,在经历了近半年的重整努力后,2017年2月17日,韩国首尔中区法院正式裁定韩进海运破产。至此,这起航运史上最大的破产案件终于尘埃落定。据悉,韩进海运大部分的资产已经被拍卖用于偿债。

韩进海运在… More…/更多

涉及药品标准的专利保护——以四环制药与齐鲁制药之间的专利纠纷为视角

Posted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作者:李中圣 宋新月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2017年1月,北京四环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四环制药”)在金杜知识产权诉讼团队的协助下获得一起专利侵权纠纷的一审胜诉判决。本案中,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呼市中院”)认定被告齐鲁制药有限公司(下称“齐鲁制药”)侵犯了四环制药的两件涉案发明专利权,判令齐鲁制药停止侵权行为。本案涉及药品领… More…/更多

从最高院公报案例看特定资产收益权确定性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尤杨 赵之涵 李瑞轩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在营业信托实践中,特定资产收益权能否作为适格的信托财产,能否满足《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下称“《信托法》”)有关“信托财产确定性”的要求,始终存在较大争议。近期,我们注意到2016年第12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载的一例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院”)判决对这一问题作出了回应,具有较强的参考意… More…/更多

PPP项目中的投资方如何应对与政府之间的争议?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张守志、程晓燕、武卓韵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年来,中国在国内积极鼓励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通过PPP模式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在国际上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并牵头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鼓励和引导中国企业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除此之外,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也将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施政重点。种种迹象表明,在全… More…/更多

驰名商标保护不只限于“跨类”

Posted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作者:党喆 贺诗佳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2016年12月30日,迪尔公司(Deere & Company, 美国)及其在华子公司约翰迪尔(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迪尔中国公司)在金杜知识产权诉讼团队的协助下获得一起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的一审胜诉判决。本案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迪尔公司第7和12类上的“JOHN DEERE”、第7类上的“约翰.迪尔”三件商标构成驰名商标,判令三被告停… More…/更多

2016年FCPA涉中国案件回顾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刘海涛 刘倩 李嵘辉 夏莹 余琳达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编者按:相较于沉寂的2015年,在2016年我们又再一次见识了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英文缩写“FCPA”)的威力。案件执法数量直逼历史记录。按罚款金额排位的前十大案件也被接连刷新。涉及中国的案件在2016年也显得尤其瞩目。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案件以及其中蕴含的新变化吧。

一、 2016年涉及中国的FCPA执法案… More…/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