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aul Starr, Dorothy Murray, James McKenzie and Kendal McCarthy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 年6月14日,香港立法会通过了《2016年仲裁及调解法例(第三者资助)(修订)条例草案》(“第三者资助草案”),对《仲裁条例》(香港法例第609章)(“仲裁条例”)作出修订,允许在香港仲裁程序中的第三者资助。由于香港准备实施改革(预期将在2017年年底生效),我们评估第三者资助草案的若干主要特征以及草案的通过对香港仲裁使用者的影响。我们同时与英格兰及威尔士的仲裁第三者资助进行比较,以确定从该司法管辖区的改革过程中可以学习到什么样的实际借鉴经验。 Continue Reading 欢迎第三者资助草案:新仲裁资助选择方法及对香港的借鉴经验
作者:滕海迪 郁青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藤海迪“一带一路”倡议很可能大幅推动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对这些企业及其“一带一路”投资中的交易相对方来说,如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将成为尤为重要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在中国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现实与预期

作者:刘郁武 李欣宇 刁维俣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liu_yuwu (1)近年来,我国政府积极鼓励社会资本通过PPP模式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对于特许经营事宜,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经常通过签署“特许经营协议”的方式进行合作,例如,常见的高速公路BOT项目特许经营协议。

2014年11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1](“《行政诉讼法》”)将“政府特许经营协议”纳入“行政协议”的范畴。其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或者违法变更、解除政府特许经营协议的,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行政诉讼的范围[2]。 2015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对“行政协议”的概念和范围进行了规定,明确“政府特许经营协议”属于行政协议,是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3] Continue Reading “特许经营协议”纠纷是否可以仲裁?

作者:保罗仕达、麦健思和 Nicholas Lee  金杜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

starr_p在最近发布的《第三方资助仲裁》报告书(“报告书”)中,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建议修订《仲裁条例》(第609章),以准许第三方资助《仲裁条例》下的仲裁、调解和诉讼程序。

虽然此项改革尚待香港立法会通过,但一旦通过,它可能引发资助领域的一连串行动,而过去18个月,在等待改革出炉期间,已有数名出资者在香港设立办事处。

该项改革将对建筑业带来深远影响,因为业内将继续以《仲裁条例》下的仲裁、调解和诉讼程序作为解决争议的主要方式。以下我们将探讨报告书的背景和结论,以及我们从中领略到的给香港建筑业的一些重要启示。 Continue Reading 代价是否恰当?香港第三方资助情况以及对建筑业的潜在影响

作者:保罗仕达 金杜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

starr_p概述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带来投资机遇的同时也要求企业更谨慎地开展风险管理。在开展任何投资前,协议各方应考虑选择何种方式解决争议,并确保在合同中写入相关条款。

仲裁与诉讼相比有许多优势,尤其是有时投资者可能对最接近投资地的法院所处国家的法律体系较不熟悉。本案例分析将重点分析选择香港作为仲裁地有哪些好处。香港仲裁法中的保密性保护规定和香港仲裁裁决能在全球大多数法院强制执行对协议方来说都是关键优势。

协议各方选择香港作为仲裁地看重的还有其作为综合性的平台能够满足一带一路的需要。香港定位为基础设施枢纽,因此包括基建融资促进办公室(IFFO)在内的各大机构一直在探索如何为投资者开展一带一路投资提供支持。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叶渌 刘郁武 李丽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ye_arielliu_yuwu根据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国际仲裁学院发布的《2015年国际仲裁调查报告:国际仲裁的改进与创新》,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以下简称“新仲”)是全球最受欢迎和最广泛使用的五大国际仲裁机构之一。

新仲成立于1991年,迄今已二十五年。自成立以来,新仲受到来自世界多地,特别是众多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用户的欢迎。近年来,新仲无论在受案数量、金额和在国际仲裁界的影响力方面,也都节节攀升。新仲2012-2015年每年新收案件、争议总额以及前三位境外当事人的统计数据如下: Continue Reading 最新版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仲裁规则亮点介绍

作者:Max Bonnell 金杜律师事务所悉尼办公室

Pbonnell_mhilip Morris向澳大利亚简易包装立法发起的数十亿澳元挑战宣告失败,国际投资条约仲裁法庭驳回了其仲裁请求。

Philip Morris的诉讼是针对澳大利亚一项禁止品牌烟草产品销售的法律。该等法律要求澳大利亚的所有烟草厂商(包括Philip Morris)在销售其产品(如香烟)时不得标志其任何商标。取而代之的是,要求所有烟草产品以简易包装出售并配以危及健康的警示。Philip Morris声称该等法律剥夺其知识产权,并由此损害了其在澳大利亚投资的价值。

Philip Morris案件的基本问题,即澳大利亚基于公众健康的利益所采取的监管行为,是否导致澳大利亚政府被要求对该等行为作出补偿,是全球政府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主权国家希望通过提供投资保护鼓励外国投资,但也希望维护其对公共利益(如有关健康、环境等)的监管权,并使得该等监管措施不会导致国家不得不补偿外国投资者,如同其无需就此补偿国内企业。

作者:Tim Taylor QC 金杜律师事务所迪拜办公室

taylor_t布扎比建立了新的普通法自由区——ADGM,制定了新的仲裁法规。本文将对ADGM法规与迪拜已经成熟的自由区DIFC和DIFC-LCIA规则作对比。

ADGM是一个金融自由区,根据2004年联邦法律第8号、2013年联邦法令第15号、2013年内阁决议第4号和2013年阿布扎比法第4号建立。ADGM位于阿布扎比酋长国Al Maryah岛,占地1,680,323平方米,是一个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联酋)独立出的单独管辖区域。ADGM不受阿联酋的民商法管辖,而是以普通法原则为原型,为满足该地区具体需求而量身定制的。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Tim Taylor QC 金杜律师事务所迪拜办公室

2taylor_t015年3月,印度政府公布了印度双边投资协定(BIT)范本草案(BIT草案),征询公众意见。经过一系列修订,2015年12月28日,公布了经修改的最终版BIT范本(BIT范本)[1]。此举旨在为国内的外国投资者和国外的印度投资者提供更大的保护,同时保持投资者权利和政府义务之间的平衡。同时印度政府宣布BIT范本将用于现有BIT的重新谈判,未来BIT的谈判,以及综合经济合作协议、综合经济合伙协议和自由贸易协议(FTA)中投资篇章的谈判。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Tim Taylor QC Chiz Nwokonkor 金杜律师事务所

taylor_t阿比让到突尼斯,非洲的仲裁中心数量正在增加。这种增长势头反映了许多非洲经济体的增长和逐渐多样化发展。此种增长可以被看作由行业驱动,绝大多数向仲裁机构提交的争议都来自于电信、基础设施和能源部门。在该领域明显领先的是基加利国际仲裁中心和毛里求斯国际仲裁中心,前者仅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审理了约30起案件,其中数起为国际争议,后者很英明地与伦敦国际仲裁院相关联并获得支持和可信度,使其可以成为整个非洲大陆的仲裁平台。这里我们重点关注尼日利亚和吉布提最近的两个项目,它们是下一代非洲仲裁中心的代表。

拉各斯项目的仲裁是拉各斯仲裁院(LCA)和拉各斯商务部国际仲裁中心(LACIAC)的联合项目。LCA和LACIAC根据一份谅解备忘录的约定,共同鼓励在尼日利亚拉各斯进行国际和国内仲裁。较晚设立的LACIAC致力于将拉各斯推广成为人们解决与非洲有关的仲裁的首选。来自非洲其他地区的竞争也非常激烈,这两家仲裁中心面临着突出自身优势和吸引会员的一系列挑战。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