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海关与贸易合股团队

在我国海关稽查业务中,海关会依法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对进出口相关企业、单位的会计账册、会计凭证、报关单证和其他资料以及相关货物进行核查,以监督其进出口活动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对于被稽查人涉嫌构成走私犯罪的,案件会被移送至海关缉私部门,追究企业以及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海关在稽查过程中收集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时,总有当事人会出现因为各种原因而存在说偏、说少或说错的情况。比如,在海关稽查阶段,有些企业负责人考虑到为了今后继续做进出口业务,为了尽快完成海关稽查,在没有了解公司是否有无海关质疑的情况,草率确认存在问题,或是以为海关稽查只是处罚单位的钱了事,便采取尽量少说的态度处理,到了刑事诉讼阶段才恍然大悟很多信息的重要性、后悔当初的错误做法。

从法律角度上讲,海关缉私部门对于海关稽查部门在行政执法过程中收集的这些当事人陈述和申辩,能不能直接用于刑事诉讼,作为证据使用呢? Continue Reading 海关稽查中收集的言词证据能作为刑事诉讼证据使用吗?

作者: 徐学义 胡嘉卿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追赃是刑事诉讼中的重要步骤,它能确保犯罪人不因犯罪而获利,同时最大程度减少被害人的损失。但交易安全也是法律所维护的基本价值之一,因此,在刑事诉讼中涉案财物的追缴及处置上,司法机关面临着是维护“被害人利益”还是“交易安全”的抉择。这一点,在善意第三人财产处置上体现得十分明显。

案例:A公司大股东甲与B公司签订股权投资协议,B公司买入甲持有的A公司20%股权,股权款为1亿元人民币,分两次支付。第一笔股权款为3000万,合同签订之日交付,第二笔股权款为7000万,合同签订后半年内交付。如违约,则B公司须向甲支付3000万违约金。B公司支付第一笔股权款后,未在六个月内支付第二笔股权款。后B公司因非法集资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主要嫌疑人均已抓获。发现B公司交付的第一笔股权款3000万为非法集资所得,公安机关遂找甲退赃,甲即拒绝。公安机关冻结了A公司基本账户,后公安机关又冻结了A公司大股东甲所持A公司20%的股权……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徐学义 陈圣 张双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日,“萝卜章”引发资本市场的混乱暂时平息。从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萝卜章”事件中可以看出,这不是某一时期的特殊事例,而是企业运营过程中的高危事件,也是企业法律风险管控的关键点。本文重点谈谈,遭遇“萝卜章”后,被私刻印章企业该如何报案。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