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晔 罗漪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刚过去不久的7月30日,一个阳光明媚的盛夏周日,没有一点点防备,商务部就发布了《关于修改<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的决定》(以下简称“《修改决定》”),以及2017年第37号《关于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有关事项的公告》(以下简称“《37号公告》”)。从5月27日商务部公布《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到《修改决定》的正式出台,仅仅2个月的时间,伴随着不涉及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和关联并购的外资并购纳入备案管理范畴,中国外商投资步入全面“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时代。

凭着十多年来对外商投资领域的真爱,紧跟外资监管由逐案审批到备案制变革的步伐,我们曾于去年9月和10月先后在金杜说法发表了《别了,外商投逐案审批时代》《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负面清单》两篇文章(以下简称“《别》文”和“《没》文”),对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事项备案制改革的内容、影响和改革趋势进行了评析。如今随着负面清单和关联并购以外的外资并购也实施备案制,中国吸引外资来华投资无疑迎来了全新的局面与机遇。  Continue Reading 备案制下,外商来华投资怎么玩?

作者:Christian Cornett(合伙人),Sandra Link(合伙人),Tilmann-Becker(顾问) 金杜律师事务所法兰克福办公室

“自2017年起,全球开始出现各种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手段,一些已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对外投资活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已采取改变措施,欧盟外国投资委员会也正在考虑就外国投资具有战略意义的欧洲目标公司实行新的审查制度。同时,中国投资者收购一些德国目标公司(如,美的收购库卡)引发了德国媒体的激烈讨论,几个月后德国将举行总统选举,德国经济部长也决定开始行动,首先就要收紧关于外国投资控制的行政审查程序。本文即讨论了审查程序改变所带来的挑战。” Continue Reading 解读德国外商投资监管新政

作者:黄建雯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huang_jianwen2017年6月28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正式对外发布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2017版目录”),并将于2017年7月28日起在全国实施。2015年3月10日发布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2015版目录”)同时废止。 Continue Reading 开启“负面清单”新时代——《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新旧版对比

作者:熊进 金怡 胡海盼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xiong_jin背景: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印度至今仍然是煤炭生产(全球第三)及消费(进口量全球第一)大国,煤炭消耗在本国能源的近60%,在能源结构及供需平衡上,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自1970起,印度逐渐意识到可再生能源的重要性,并通过MNRE(即Ministry of New and Renewable Energy,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大力推进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发展。根据印度国家自定贡献目标(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印度将大力推动清洁能源的长期发展,并致力于在2030年前,将该国非化石燃料资源在发电组合中的比例提高至40%。 Continue Reading 一带一路:印度光伏产业投资的新契机

作者:吴晔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吴晔从2016年9月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三资企业法和商务部公布《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起算,经历了34天的等待,商务部于10月8日正式颁布并实施《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暂行办法》”)。同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商务部发布2016年第22号公告(“22号公告”),明确凡不涉及2015年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禁止类、限制类和鼓励类中有股权、高管要求的规定等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一律由审批改为备案(即传说中的“负面清单”)。再加上国庆假期前的9月30日,国家工商总局发布了《关于做好外商投资企业实行备案管理后有关登记注册工作的通知》。至此,国内外广泛关注的中国外商投资“备案制+负面清单”监管体系正式落地。

纵观正式颁布的《暂行办法》,正如我们在9月7日撰写的《别了,外商投资逐案审批时代》一文所预测的那样,外商投资备案管理的适用范围、备案方式、备案流程、要求和时限等主要方面并未与《征求意见稿》发生太多实质性变化,反倒是“万众瞩目”的负面清单,国务院未像自贸区的既往实践那样出台全新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而是援引2015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相关产业类别替代负面清单,可谓是出乎了绝大多数人的预料。那么,《暂行办法》到底做出了哪些改变,外商投资备案究竟涉及哪些门道,负面清单又是何等模样,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 张运帷 姚金闯 占佳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张运帷伴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中国政府对医疗体制的改革以及对“e-health”的政策扶持,发轫于2014年的中国移动医疗市场在近期经历了快速增长。在此背景下,我们注意到目前有越来越多的药械生产、经营企业(“医药企业”)正在积极地谋求参与到中国的移动医疗市场当中来。这一趋势可能将深刻地影响医药企业与患者之间的关系,给药械产品现有销售、推广模式的变革带来空间和可能性。但是当医药企业的投资热情遇到中国法律在在线医疗服务、网络医院、数据保护等方面的制度的坚冰,医药企业该如何应对这些挑战,从而登上移动医疗“维斯特洛大陆”的“铁王座”,值得关注。 Continue Reading 移动医疗领域的“冰与火之歌”

作者:吴晔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wu_ye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等四部法律的决定》(“《决定》”),选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投资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外国投资法草案》”)出台一年半有余、授权4家自贸区试行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的期限即将陆续到期的2016年9月3日颁布,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是中国外商投资基本法律不得不改、又暂时不具备根本性大改条件的象征。 Continue Reading 别了,外商投资逐案审批时代

作者: Michael Lawson 和 Ben Bradstreet. 金杜律师事务所

lawson_m在过去的9个月中,国际社会对伊朗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外商投资改革的兴趣日益增加,这也是2015年11月伊朗首次公布相关改革原则时希望实现的效果。此次改革公布的细节很有限,但全面披露将指日可待——预计改革后第一批项目将于2016年年底前得到批准。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重点探讨新伊朗石油合同中已知的条款,分析其与目前的“第三代”回购合同有何区别以及对国际石油公司会产生哪些关键影响。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黄建雯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huang_jianwen《2015年重点医疗医药政策梳理——药品篇》中我们已经对药品定价、药品集中采购等药品政策作了具体分析,本文将着重从公立医院改革、社会办医、医疗保险定点机构行政审批取消、医疗与养老服务结合及外商投资医疗机构五个方面梳理2015年医疗方面的法规政策。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dina_yindouglass_j前,中国油气前景仍处于不断演进中。正如页岩气给美国的油气市场带来的重要影响一样,中国的页岩气储量也将给中国的油气领域带来巨大的潜在机会。

如果将页岩气看作未来中国油气市场增长的最大潜在机遇,也许推进这种增长的最大挑战将是能否克服中国湖向页岩气开采等的技术难题。对于页岩气从业者而言,不完善的基础设施、不健全的法律体系以及复杂的地形也将成为与页岩气开发和生产息息相关的重大挑战。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