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熊进 罗海 孙一力 胡海盼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2017年4月10日,乐视以受到 “监管阻碍”为原因,正式宣布放弃以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视厂商Vizio。据近期媒体公开报道[1],在乐视宣布交易终止的3个月后,Vizio向加利福尼亚州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乐视支付1亿美元的反向分手费,并称其在对Vizio的收购涉嫌欺诈和违约。在此之前,已在海外进行了约2450亿人民币收购的万达集团也在新一轮的监管政策下遇到了挫折。在其以约10亿美元收购美国Dick Clark Productions. Inc.100%股权的交易中,同样遭遇了卖方在交易终止后要求其支付反向分手费的要求。对此,双方虽未正式回应放弃此次交易的具体原因,万达集团方面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曾表示中美两国的政策变化导致了该交易的终止。 Continue Reading 从境内外监管环境的变化看反向分手费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3月20日,金杜合伙人徐萍律师以在并购领域杰出的执业表现和广泛的客户赞誉跻身《亚洲法律杂志》(ALB)最新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十佳并购律师”。ALB通过综合调研过去一年市场重大交易、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客户以及获得重大奖项和领先排名等荣誉的执业律师,最终选定表现卓越的十位并购律师。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徐萍律师当选《亚洲法律杂志》2017年“中国十佳并购律师”

作者:彭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peng_ya这是一个当事人因为忽视并购交易的全局性而搞砸了的并购纠纷案件,我们拎出来看看。了解大家并不关心案件的所有细节,因此我们直奔本篇想聊的、有意思的地方。

极简化后的案情

某能源公司要收购某煤业公司持有的目标公司51%股权(以下称“标的股权”),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价款为人民币1020万元。随后,能源公司支付了价款,双方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能源公司接管了项目公司的运营管理,并对项目公司进行了大量投资,投资回报预期很乐观。

一年多后,煤业公司以能源公司为被告起诉到法院,主张:《股权转让协议》的签订只是整个并购交易中的一部分,是为了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方便,股权价款还包括双方签订的《债务重组协议》所约定的3亿元债务承担义务,即作为股权对价的一部分,能源公司还应替煤业公司关联企业偿还3亿元债务;由于能源公司并未承担该等债务,构成严重违约,因此,煤业公司请求法院判令:(1)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债务重组协议》;(2)能源公司向煤业公司返还标的股权;(3)能源公司承担违约赔偿责任。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彭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彭亚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里,并购纠纷的发生更显频繁,交易各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其中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浆坏了,也许是因为船体漏水,但要救落水之人,不是修浆也不是修船体,而是要扎到水里——扎到并购交易背景中,才能替当事人找到解决问题、维护权益的“抓手”。

并购纠纷的表现形式非常繁杂,很容易让当事人只看到纠纷的局部,做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错误决策。经整理自行处理的并购纠纷以及法院已公开的此类案例,我们初略梳理了并购交易不同阶段可能出现的纠纷情形,其纷繁程度已可见一般。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徐萍 姚平 Thomas Harrison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xu_ping2016年,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势头更加迅猛,仅2016上半年中国境外并购的交易金额已达到1116亿美元,约占全球并购交易总规模的21% 。中国企业俨然已经成为全球并购市场的最大买家。然而,中国买家的高歌猛进也引发了很多国家的担忧,近期在德国、美国、澳大利亚等中国投资的热点国家接连出现关于中国投资的负面决定,显示各国在“不约而同”地收紧外国投资审批,在对中国投资的态度也互相影响。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熊进 罗海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xiong_jin在对美国资产的收购中,中国投资者愿意就不能获得CFIUS的批准导致交易无法完成而向卖方支付赔偿,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交易趋势,而且会对其他市场上的类似交易产生影响,值得中国企业充分关注。

2015年,中国企业的境外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1180亿美元(商务部数据),同比增长14.7%。进入2016年,中国境外投资不断持续升温,若干引起全球并购市场广泛关注的大型交易被公布。这些大型跨境交易中包含了许多纷繁复杂的商业安排以及保护或平衡买卖双方利益的法律机制。跨境交易活跃度的提升也引发了新的交易机制安排,“反向分手费”即是其一。

反向分手费是指,如果拟议交易因为特定原因无法完成时,买方向目标公司所支付的约定金额,它向目标公司提供了额外的交易确定性保证。跨境并购交易非常复杂,设置反向分手费是一种有利于应对不可预知结果的机制。目前,中国企业参与的跨境并购交易谈判中,引入反向分手费的情况不断增加。对此,“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要未雨绸缪,提前研究。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Wachtell, Lipton, Rosen & Katz和金杜律师事务所

全球并购交易总额在2015年史无前例地突破了5万亿美元,这种激增不可避免地引来了对其能否持续的质疑,并且这种势头可以持续多久也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是截至本文撰写之日,并购交易并没有减缓的迹象。

去年的并购交易总额超过2014年1.4万亿美元,并打破了2007年的纪录。跨境交易额占2015年交易总额的三分之一,其中,40%的跨境交易(6,370亿美元)涉及美国公司。向美国进行投资的交易额亦史无前例地达到了4,330亿美元。来自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和英国的投资方进行的并购约占对美投资交易额的二分之一,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投资方进行的并购约占对美投资交易额的5%。涉及美国公司的跨境交易中有不少打破记录的交易,包括:辉瑞宣布将出资1,600亿美元合并艾尔建(Allergan)、安达(ACE)以285亿美元收购丘博(Chubb)、Visa以240亿美元收购Visa欧洲、Air Liquide以134亿美元收购Airgas。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Cheng Lim  James Walsh  金杜律师事务所

lim_cwalsh_j彭博社称,2015年并购交易量创历史新高,有望较2014年增长11%。事实上,并购交易中最炙手可热的一个领域正是网络安全公司,2015年的相关并购交易包括AVG Technologies对Privax的收购以及Blue Coat Systems对Perspecsys的收购。

网络安全已被各大企业列为五大业务风险之一,尤其是在零售、健康和技术行业。人们每天都能从新闻中获知世界上不同地区的数据泄露事件。

在这种大环境下,人们会认为收购方理应开展详尽的网络尽职调查。但事实并非如此。富而德在2014年针对网络安全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78%的受访者认为,在他们参与的并购交易中并未对网络安全进行详尽分析,尽管这一批受访者本已意识到网络安全缺陷会扰乱并购交易或对标的额产生负面影响。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徐萍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徐萍从境外破产或濒临破产的企业手中收购困境资产(distressed assets)已成为近几年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热点。尤其是自2007年全球经济危机以及之后爆发的欧债危机以来,欧美大量企业面临业绩大幅下滑、财务陷入危机甚至濒临破产。这为中国企业提供了跨境并购的良好契机,以低廉的价格收购财务困境资产或企业。

一般而言,在债务人不能偿付到期债务,或者债务人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各国法律允许债权人申请债务人破产,或由债务人主动申请破产,通过对债务人实施破产重组计划,使破产企业继续经营,或者清算债务人的资产以偿还债务并解散破产企业。通过破产程序收购的资产不仅价格低廉,而且经过破产程序通常可以有效隔断目标企业的历史债务以及或有风险。

取决于相关国家的破产法规定,并购破产或濒临破产的企业,通常有以下特点。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赵曰耀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赵曰耀在并购交易中,由于交易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并购方需要通过尽职调查来了解目标公司的真实状况,明确交易中存在的任何风险和问题,为交易结构的设计、定价以及交易文件的条款和条件提供参考。对目标医药企业开展法律尽职调查,通常涵盖以下内容:行业许可、产品本身的许可、营销模式、知识产权、不动产、重大合同和债务、商业贿赂以及诉讼与仲裁等。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