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graphic for print

China Law Insight

Tag Archives: 证监会

穿透核查问题系列之pre-IPO投资项目研究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作者:莫里斯 & 麓伯

自2017年以来,证监会继续严把IPO审核质量关,强调落实信息披露事项,在证监会要求申报公司完全披露发行人及发行人股东的关联信息这点上显得尤为突出。对应到审核实践中会涉及实际控制人的认定,穿透计算后是否还满足政策要求的200人界定范围,以及是否已经穿透披露至最终出资人等多项具体情形,监管机构对于申报公司及其关联人信息的穿透核… More…/更多

2017年首发申请涉及私募基金投资证监会反馈意见分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作者:莫里斯 & 麓伯

鉴于证监会反馈意见中要求拟上市公司披露涉及私募基金投资的问题可以一定程度上反映出17年证监会对私募基金投资pre-IPO项目的监管态度,这对寻求pre-IPO项目投资的企业和需要出具相关项目法律意见书的律师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

理脉结合IPO招股说明书中对私募基金投资细节的披露,对涉及pre-IPO项目企业的首发反馈意见进行整理,分析监管… More…/更多

分解复杂红筹回归IPO项目 把脉证监会最新监管要求

Posted in Finance

作者:龚牧龙 蔺志军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科锐国际(300662) 作为A股人力资源行业第一股于2017年6月8日在创业板成功挂牌上市。科锐国际是较为复杂结构的红筹架构回归A股IPO的案例,金杜团队作为科锐国际的法律顾问,参与了红筹架构拆除、引入私募投资者、股份制改造、A股IPO申报、答复证监会反馈意见及完成上市的全过程。特别是在答复证监会反馈意见中,我们对证监会… More…/更多

2017年证监会并购重组反馈意见分析调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作者:莫里斯&麓伯

2017年证监会发布配套融资新政,资产市场结构全面调整

自2016年证监会明确募集配套资金不能用于补充上市公司和标的资产流动资金、偿还债务这一规则以来,这似乎就预示着配套融资市场结构亟待调整,其发行节奏也可能会受其影响而逐步变缓。而于2017年2月公开的配套融资新规,让几十家正处于申报阶段的上会公司在发布新规之后的几个月内彻底放弃… More…/更多

IPO被否企业反馈意见与原因调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作者:莫里斯&克里斯

证监会对IPO被否企业出具的反馈意见和被否原因,对于寻求上市的企业而言具有极强的借鉴意义。在首次申请IPO上市的企业中,有一部分企业根据反馈意见进行补充回复后没有通过上会,证监会会对这些企业出具被否原因,这些材料都具有极强的参考价值。

自2015年2月1日起,证监会公开对首发企业的反馈意见:证监会对首次公开发行申请企业审核状态为… More…/更多

IPO首发企业反馈意见分析情况调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作 者:莫里斯 & 克里斯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简称IPO)是企业实现融资、资本运作、实现规模扩张的一种重要途径,具体程序包括:制作申请文件——保荐人申报——证监会受理——发审委审核——证监会核准——上市。在申请IPO上会的程序中,最关键的环节是“发审委审核”,该审核的主要目标是为了保护投资者、确保公正和透明的市场秩序,以建立一个健康… More…/更多

浅析外资参股证券公司的设立条件及限制

Posted in Securities

作者:赵臻 韩林平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2015年11月2日,深圳市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金控”)宣布,已与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达成协议,拟在深圳前海组建港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该合资证券公司若取得监管部门批准,将在内地开展全牌照证券业务,且将成为国内外资控股证券公司开展全牌照证券业务的“首个突破”。

2015年12月7日,前海金控又与… More…/更多

操纵证券市场的认定、责任与法律救济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张保生 周伟 刘思远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近年来,操纵证券市场行为在我国证券市场上呈多发态势,也成为中国证监会监管和打击的重点之一。近期,在股灾背景下,中国证监会连续公布多起对操纵证券市场案的处罚和预处罚,在有些案件中处罚金额甚至高达数亿元,成为证券界和法律界的热点话题。

什么是操纵证券市场?如何认定操纵证券市场?操纵证券市场的… More…/更多

股市震荡下的证券法律风险必读之一:信托配资业务因强制平仓引发的损失应如何计算?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尤杨 蔺楷毅 张翔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信托配资业务概述

自2014年末至2015年上半年,中国证券投资市场行情一路高歌猛进,吸引了大量的投资者进场交易,证券投资资金规模迎来了一轮高速扩张。伴随着这股资本市场的“盛宴”,伞形证券投资信托计划(下称“伞形信托”)、非伞形的结构化信托计划也如雨后春笋,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大量银行理财资金、民… More…/更多

中港基金互认营造多赢格局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陈胜  沈迪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背景介绍

2015年 5月22日,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就开展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工作正式签署《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与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关于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安排的监管合作备忘录》,同时发布《香港互认基金管理暂行规定》,自2015年7月1日起施行,初始投资额度为资金进出各3000亿元。

基金互认安排本质上是为内地… More…/更多

《行政和解金管理暂行办法》新规解读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张保生 何春艳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继证监会发布《行政和解试点实施办法》后,近日,中国证监会会同财政部联合发布《行政和解金管理暂行办法》,将于2015年3月29日施行。上述两个办法先后发布、共同实施,标志着我国证券市场行政和解工作正式开启新纪元!

一、背景概念

(证券)行政和解,是指中国证监会在对行政相对人涉嫌违反证券期货法律、行政法规和… More…/更多

证券行政和解试点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张保生 周伟 何春艳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近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中国证监会行政和解试点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行政和解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行政和解办法》的出台是我国证券监管机构对证券争议解决制度探索与创新的重大举措,对于灵活行政监管方式、保护投资者利益、促进证券市场繁荣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行政和解办法》… More…/更多

证监会资产证券化新旧规定对比

Posted in Finance

作者:钟鑫 胡喆 陈府申 金杜律师事务所银行

2014年11月19日, 中国证监会颁布《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中国证监会[2014]49号公告, 以下简称“49号文”)以及与之配套的《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信息披露指引》(以下简称“信息披露指引”)和《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尽职调查工作指引》(“尽职调查… More…/更多

停止环保核查后,如何对上市公司进行环境表现评估?

Posted in Mergers & Acquisitions

作者:吴青 廖倬跃 金杜律师事务所并购

2014年10月23日环保部发布了《关于改革调整上市环保核查工作制度的通知》(环发[2014]149号)(以下简称“149号文”),指出““根据减少行政干预、市场主体负责原则,各级环保部门不应再对各类企业开展任何形式的环保核查,不得再为各类企业出具环保守法证明等任何形式的类似文件”。再进一步指出“保荐机构和投资人可以依据政… More…/更多

内幕交易系列之一

Post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作者:张保生 刘思远 金杜律师事务所国内诉讼

近年来,内幕交易行为在我国证券市场上呈多发态势,也成为证券市场监管和打击的重点。2008年至2012年,在中国证监会调查的证券违法案件中,内幕交易案件共计590件,占40%[1]。在2013年1月至10月中国证监会新增调查内幕交易案件158起,立案67起,占全部立案案件的42%[2]。近期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被证监会认定为内幕交易,… More…/更多

证监会出台新规,限制并购重组中的配套融资

Posted in Securities

作者:谢元勋 赵璐 金杜律师事务所证券

2011年8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作出《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与配套融资相关规定的决定》,对2008年5月开始实施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重组管理办法》”)进行修订,开始允许上市公司在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同时,募集部分配套资金。

根据证监会同期发布《证券期货… More…/更多

资管办法新修订 私募基金大一统

Posted in Securities

作者:张东成 金杜律师事务所资本市场与证券业务组 深圳办公室

2013年6月28日,证监会公布了新修订的《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下述简称《管理办法》)与《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业务实施细则》(下述简称《集合细则》),并通过新闻发布会予以解读。此次修订可谓情理之中,为与2013年6月1日起正式生效的《证券投资基金法》2012修订(下述简称,“新《基金… More…/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