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3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重点提及25个在过去五年中具有全国代表性并深具行业参考意义的大案要案,金杜代理的 “重庆钢铁破产重整案”、“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案”和“华为诉美国交互数字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 入选报告重点典型案件。

“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案:东北特钢重整之后两个月实现扭亏为盈,开启了民营控股的混合所有制运营新模式,为辽宁的国企改革提供了新路径。”

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案是近年来破产重整领域内出现的债务总额最高的案件之一,受到社会各方的高度关注。重整计划综合运用留债、一次性现金清偿、债转股等手段,妥善处理了逾七百亿元的债务问题。重整期间尊重当事方的意愿,运用市场的机制和手段,通过公开、公平、公正的程序遴选了重整投资人,得到了债权人的普遍认可。该案具有诸多创新之举,在重整投资人引进、关联公司整体重整、债权清偿方案设计、债转股等方面都进行了创新,为破产重整实践、立法完善和理论研究提供了成功的案例。

金杜作为唯一的中介机构全程参与管理人工作,承担了破产管理人的全部职责。金杜团队的工作得到了辽宁省政府、重整企业、新投资人、金融机构、职工等相关各方的高度认可和赞许。金杜负责该项目的合伙人为北京办公室刘延岭和杨立,破产重组团队的其他合伙人、律师业积极参与。

本案与金杜代理的“北京理工中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均入选了最高院近期发布的全国法院十大破产典型案例,并被中宣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联合主办的“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收录,进行了专题报道。

近年来,金杜破产重组团队承办了多宗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案件,其中多个案件入选最高人民法院的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重庆钢铁破产重整案:该案是人民法院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化解企业债务危机,从根本上实现企业提质增效的典型案例。”

重庆钢铁破产重整案因其是目前全国涉及资产及债务规模最大、债权人人数及股东人数最多的上市公司破产重整,同时也是首例股票同时在上交所和联交所挂牌交易的“A+H”股上市公司破产重整,首家钢铁行业上市公司破产重整,而被认为属于“特别重大无先例”破产重整案件。该案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化解企业债务危机,从根本上改善重庆钢铁盈利能力,重塑其产业竞争力,使其实现凤凰涅槃,堪称内涵改善型重整方案的典型案例。

金杜团队作为参与该案的中介机构,协助管理人在法院的指导下,经深入论证后结合重庆钢铁的资源条件、自身和市场特点以及钢铁行业竞争态势,制定了以“满产、满销、低成本”作为核心战略目标,对产品结构、产线配置、工艺流程等进行优化,纠正与优势市场的错配,弥补竞争力的差距,并引入四源合基金等资金方,依托主营业务引入产业投资人从根本上改善上市公司盈利能力。

重庆钢铁是国内上交所首例资本公积金转增后调整除权参考价格计算公式的上市公司,为后续上市公司重整案件带来巨大的借鉴意义。金杜负责该项目的合伙人为刘延岭和王乐,破产重组团队多名律师提供支持。

“华为诉美国交互数字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这场知识产权纷争横跨太平洋从美国一直打到中国,世界知识产权领域最前沿的法律问题人民法院也能审理。”

华为诉美国交互数字技术公司(简称IDC)垄断民事侵权纠纷案是我国法院受理的首例由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引发的垄断民事侵权纠纷案件,案件涉及世界知识产权领域诸多前沿和疑难法律问题,因此广受国内外关注。

该案的重要影响和可借鉴意义体现在三方面:首先,开辟了以司法手段扼制通讯领域专利许可费过高定价和设置不合理的交易条件等垄断民事侵权行为的先河;开中国公司以民事救济手段打击专利权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扼制本土公司正当参与国际竞争的先例。其次,以确定手机净售价的数值比例为诉讼请求,在全世界范围内率先启发中国法院的审判智慧,中国法院首次以判决主文的形式,判决确定具体数值专利使用许可费的费率标准。中国法院的此种判决方式后来陆续得到美国法院、英国法院的效仿,进而成为国际上影响深远的既判例而广被依循。再次,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反垄断法的司法实践。最高人民法院将此案列为 “2013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之一。

金杜知识产权团队负责该案的合伙人是李中圣、徐静。金杜反垄断领域合伙人宁宣凤及律师团队也提供了支持。

金杜破产重组团队负责合伙人刘延岭律师表示,“金杜代理的三个案件能够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被提及让我们感到非常荣幸。金杜有幸在中国发展的新时代参与其中,得以为客户,尤其是国企和民企在重大案件中提供支持,在为客户提供有效解决方案的同时,也积累了宝贵经验,并得到了客户、政府领导等各方的肯定。伴随中央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一步要求以及企业转型过程中的重整需要,我们将继续投身其中,运用我们的专业服务和能力为我国的经济发展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