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gers & Acquisitions

作者:孙亮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前言

企业并购的尽职调查中,环保核查是容易疏漏的要点。未对拟收购的目标企业及目标项目进行环保尽职调查,可能会在未来引发一系列问题,例如违反环保法律法规而导致的法律责任,会引发并购交易的各方去重新审视相关的责任切分安排,并进一步考虑追责机制是否存在漏洞、如何确保一方或多方利益不会因此受损等因素,从而扩大了交易风险和成本。 Continue Reading 开工建设阶段,企业并购中的环保核查重点有哪些?

作者:孙亮  郑璐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前言

企业并购的尽职调查中,环保核查是容易疏漏的要点。未对拟收购的目标企业及目标项目进行环保尽职调查,可能会在未来引发一系列问题,例如违反环保法律法规而导致的法律责任,会引发并购交易的各方去重新审视相关的责任切分安排,并进一步考虑追责机制是否存在漏洞、如何确保一方或多方利益不会因此受损等因素,从而扩大了交易风险和成本。 Continue Reading 立项及建设前阶段,企业并购中的环保核查重点有哪些?

作者:孙亮 郑璐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前言

企业并购的尽职调查中,环保核查是容易疏漏的要点。未对拟收购的目标企业及目标项目进行环保尽职调查,可能会在未来引发一系列问题,例如违反环保法律法规而导致的法律责任,会引发并购交易的各方去重新审视相关的责任切分安排,并进一步考虑追责机制是否存在漏洞、如何确保一方或多方利益不会因此受损等因素,从而扩大了交易风险和成本。 Continue Reading 项目投资论证阶段,企业并购中的环保核查重点有哪些?

作者:陈青东 张运帷 杨帆 王诗云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2017年10月1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调整进口药品注册管理有关事项的决定》,调整了在中国进行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申请条件,并取消了对提出进口药品临床试验申请、进口药品上市申请的化学药品新药和治疗用生物制品创新药应当获得境外制药厂商所在生产国家或地区上市许可的要求。可以预见,此番调整和优化药物临床试验注册申报要求和程序后,将对跨国药企就国际多中心药物临床试验在中国的布局产生积极影响,也将对中国国内的药物研发和临床试验市场带来机遇和挑战。 Continue Reading 药物临床试验严重不良事件中申办者的补偿义务

By Jinsong Zhang, Wei Kao, Zhengyi Pan King & Wood Mallesons‘ Finance & Capital Markets group

On September 13, 2017,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issued an executive order blocking a Chinese-backed private equity firm headquartered in Palo Alto, California, 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 Inc. (“Canyon Bridge”), from buying a Hillsboro, Oregon-based chipmaker, Lattice Semiconductor Corporation (“Lattice”), for $1.3 billion, sending a signal that the U.S. will oppose China-related takeover deals that particularly involve in the high-tech sector. Continue Reading Trump Blocks His First CFIUS Deal – What Can We Learn from it?

作者:张劲松 高玮 潘正怡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2017年9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禁止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 Inc. (“Canyon Bridge”) 以13亿美元收购Lattice 半导体公司的交易。Canyon Bridge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州帕罗奥多市,有中国背景的私募公司;Lattice半导体公司是一家位于俄勒冈州希尔斯伯勒市的芯片制造商。这件事向中国投资者传递了一个信号——美国政府对中国投资者收购美国高科技企业的部分交易持反对态度。 Continue Reading 从特朗普否决Lattice收购案看美国国家安全审查(CFIUS)的新趋势

作者:张运帷 李凌碧 黄中斌​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本文梳理了网络医院的主要业务模式,并简述了其可能面临的法律障碍。

近几年,“网络医院”(含“云医院”、“互联网医院”、“智慧医院”等类似概念,下同)实现了井喷式的发展。据公开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6年,有533家互联网医疗企业总计获得了33.21亿美元的投资,平均每家企业的融资额约为623万美元[1]。尤其在2015年下半年后,在《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政策导向的刺激下,“网络医院”在2016年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生长壮大。 Continue Reading 网络医院,我有病你能看吗?

作者:吴晔 罗漪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刚过去不久的7月30日,一个阳光明媚的盛夏周日,没有一点点防备,商务部就发布了《关于修改<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的决定》(以下简称“《修改决定》”),以及2017年第37号《关于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有关事项的公告》(以下简称“《37号公告》”)。从5月27日商务部公布《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到《修改决定》的正式出台,仅仅2个月的时间,伴随着不涉及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和关联并购的外资并购纳入备案管理范畴,中国外商投资步入全面“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时代。

凭着十多年来对外商投资领域的真爱,紧跟外资监管由逐案审批到备案制变革的步伐,我们曾于去年9月和10月先后在金杜说法发表了《别了,外商投逐案审批时代》《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负面清单》两篇文章(以下简称“《别》文”和“《没》文”),对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事项备案制改革的内容、影响和改革趋势进行了评析。如今随着负面清单和关联并购以外的外资并购也实施备案制,中国吸引外资来华投资无疑迎来了全新的局面与机遇。  Continue Reading 备案制下,外商来华投资怎么玩?

By Mark Schaub and Atticus Zhao  King & Wood Mallesons’ Corporate & Securities group

It was not so many years ago when it was common practice for international brands to sign away exclusivity for the Chinese market with little afterthought.

Back in the 1980s and 1990s it was not unusual for the Western brand to start a relationship in Hong Kong and then add China as an afterthought – it was considered a place far away, with few potential customers.  Continue Reading Grabbing Back Your Distribution Channel in China

作者:彭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彭亚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里,并购纠纷的发生更显频繁,交易各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其中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浆坏了,也许是因为船体漏水,但要救落水之人,不是修浆也不是修船体,而是要扎到水里——扎到并购交易背景中,才能替当事人找到解决问题、维护权益的“抓手”。

并购纠纷的表现形式非常繁杂,很容易让当事人只看到纠纷的局部,做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错误决策。经整理自行处理的并购纠纷以及法院已公开的此类案例,我们初略梳理了并购交易不同阶段可能出现的纠纷情形,其纷繁程度已可见一般。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