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经济环境影响和行业政策的变化,房地产项目方资金紧张,导致债务无法按期偿还、项目陷入困境,从债权人角度看,债务人无法完成项目建设销售回收资金,无法按期按量偿还债务,债权便成为不良资产,但房地产开发项目本身仍然具有较高的投资价值和开发价值,我们将此类房地产开发项目界定为“债务困境式”特殊机会房地产项目。
Continue Reading

房地产开发企业从获得土地到顺利完成项目开发建设均需要大量资金,而随着政府连续出台严厉的调控政策,房地产行业原有的银行、信托等融资渠道逐渐收紧,而私募基金则在近年来大规模发展,为此房地产和私募基金顺势结合。我们理解,地产私募基金是通过为房地产开发企业提供项目资金融通、风险管理等增值服务,通过被投资项目销售、转让、租赁和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回收资金、获取收益的私募基金。与一般私募基金相比,地产私募基金在法律适用、监管合规、投资方向、管理运营等方面均具有自身的特点。
Continue Reading

We share our industry experts’ knowledge and insight into a number of sectors, including Food and Agribusiness, Energy and Resources, and Blockchain and DLT. We hope that we can add value to your business in Australia and would be delighted to discuss opportunities with you further.
Continue Reading

本文从对工程项目部法律地位的分析出发,具体讨论施工企业工程项目部所从事的民事行为法律后果应由谁来承担,以及项目经理等工程项目部负责人员所从事民事行为的法律后果又应由谁来承担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建设工程项目一般周期长、专业性强,需要发包方和承包方相互配合的内容较多,故经常发生纠纷。在我们办理案件过程中,经常遇到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发包方即业主方单方要求解除合同的情形。此种情况下,往往形成双方较为激烈的争议和冲突,甚至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影响社会稳定。
Continue Reading

我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区域也从“黄金地块”变成“白金地块”,房地产开发商也越来越多地将目光投向这些核心区域的烂尾楼项目,希望“点石成金”。但收购这类烂尾楼,对投资者而言也风险多多。例如房地产烂尾项目的债务构成通常错综复杂,尤其是根据法律规定,施工企业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消费者享有购房款优先权,而该等优先权属于收购中的“硬性成本”,直接影响投资者的投资决策和收购风险。
Continue Reading

我国《合同法》在法律层面确立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制度,其后最高院又通过司法解释等方式做出了进一步规定,但相关条文对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规定仍显模糊,判例观点亦多不同。在司法实践中,发包人与承包人往往从施工合同效力与受偿客体等角度出发,就承包人是否有权向发包人主张优先权,演绎出一轮轮现实版的攻守道。甚至,双方的博弈早在建设施工合同签署之初即开始展开,如合同约定承包人放弃该项法定优先权,但该等约定是否有效?这又在双方产生诉讼后成为新的争议焦点。
Continue Reading

2018年6月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报价系统”)发布了《基础设施类资产支持证券挂牌条件确认指南》(以下简称“《挂牌条件指南》”)及《基础设施类资产支持证券信息披露指南》(以下简称“《信息披露指南》”,与《挂牌条件指南》合称为“《指南》”),就基础设施类资产证券化业务领域的业务规范、风险管理等方面内容制定了明确、统一的监管标准。
Continue Reading

一直以来中国税务机关都缺乏获取中国居民海外资产信息的途径。除了纳税人的自主申报外,主要依赖于举报、牵连案件的查处、以及上市公司公告等。随着CRS信息交换制度在各国的相继落地执行,中国有望系统和全面地获取中国税收居民在海外的资产信息(金融账户信息)。尽管CRS交换的信息并不包括房产信息,但是用于购房和处置购房的资金是完全在监管范围内的。也正是因为CRS信息交换可能造成纳税人的海外资产暴露在中国税务机关之下,该制度被市场各方广泛关注。各类中介机构都在以自己的立场和方式围绕CRS为纳税人提供服务。在中介机构的推波助澜下,纳税人利用现行CRS规则漏洞规避信息交换的情形愈演愈烈,致使CRS交换在实践中被异化。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