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近一年中概股的退市、科创板的开板、注册制的推行,越来越多的海外红筹架构的企业开始回归境内A股上市。不少传统投资于境外架构并从境外实现退出的美元私募基金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不少希望直接投资于境内目标公司,通过A股上市实现退出。此时,其在境外投资时常用的私募条款在中国法项下的效力问题格外需要重点关注
Continue Reading “九民纪要”下私募投资条款的新变化

脱胎于罗马法上的信托行为理论,在学说及判例中渐渐发展成熟的让与担保制度,曾一度被冠以“一种卑劣的担保手段”、“私法上的泥沼植物”等头衔,但由于具备融资灵活、交易成本较低、第三人阻碍债权实现的可能性小等优势,其发展的势头并未因此而被遏制,反而成为了当代社会商业交易中一种相当常见的担保方式。
Continue Reading 股权及债权让与担保的理解与适用——从《九民纪要》的新视角解读

托管人和管理人是否为《信托法》项下的“共同受托人”并因此承担连带责任?资管产品到期未能清算的,托管人是否有义务督促甚至组织清算?
Continue Reading 《九民纪要》语境下谈资管业务之四:托管法律地图与托管人权责边界解析(上)

事务管理信托即被动管理型信托,常被称为“通道业务”,即管理人仅承担事务性工作,不承担主动管理职责,进而与主动管理型信托进行区分的信托业务,其实质为管理人将部分管理责任向委托人让渡的信托业务。
Continue Reading 《九民纪要》语境下谈资管业务之三:论通道业务的前世今生—以合同效力、管理人义务及举证责任为重心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下称“《九民纪要》”)近日落地,其中涉及大资管业务特别是有关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和营业性信托纠纷的审理备受大资管领域广大同仁的关注。
Continue Reading 《九民纪要》语境下谈资管: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之卖方机构适当性义务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