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澳大利亚的医疗系统由各级政府组织、管理并提供资金,私人医疗保险体系则对其提供补充。

联邦

在联邦层面,联邦政府负责指导并协调医疗政策、资金和监管。联邦政府还负责管理澳大利亚的国民医疗保险计Medicare,包括提供免费或补贴药品及为公立医院的公立病人提供免费入院治疗。

州及领地

澳大利亚的八大州和领地政府负责提供公立医院等公共医疗服务,并监管私人医疗保险服务和设施。

保险

澳大利亚居民可以选择向注册保险公司购买私人医疗保险服务。私人医保可报销的费用包括作为私立病人在私立医院治接收疗、“附加”保险(如理疗、验光配镜和牙医等)及救护车。联邦政府通过以税收体系退税等方式鼓励民众购买私人医疗保险。

医疗科技

随着网络和智能电话用户的剧增,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初创企业开始进入国际医疗科技市场。这类初创企业与活跃的医疗投资基金合作开发了一系列创新技术,包括可穿戴医疗器械、医疗应用程序、在线医疗信息服务和病人直接护理工具等。

医疗科技将成为澳大利亚医疗系统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工具,新的医疗科技和不断发展的数字经济也为企业提供了投资机遇。

医疗器械

澳大利亚的医疗器械行业是一个多元化的行业,既有具备世界知名技术的生产商和供应商到,也有较小规模的初创投资公司(包括从高等院校分离出来的初创企业)。医疗器械行业受到政府严格监管,但也能获得政府通过MTPConnect和研发税激励机制等措施给予的大力支持。医疗器械受澳大利亚医疗药品法律的监管。

医药和生物科技

澳大利亚医药和生物科技行业竞争激烈,相关企业近几年经历了诸多挑战。政府不仅对医药福利补贴计划进行改革(包括强制价格披露),还修改了监管要求和专利年限,使该行业的各大企业都面临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尽管如此,由于老龄化人口增加、人均处方药支出较高、联邦政府提供大量财政支持,澳大利亚市场对于医药和生物科技行业来说可谓充满机遇。

澳大利亚药品和生物制剂的制造、进出口、供应和广告宣传受医疗药品法律的监管。这些法律由药品管理局监管,为新型和已有医药制品和生物技术提供了一个全面的监管机制。

国际投资

在全球医疗行业并购不断的大环境下,并购正在重塑澳大利亚的医疗健康行业。随着具备大量资本储备和灵活低息资金的国际投资者(尤其是中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医院集团及老年护理机构进行收购或投资,并计划在本国实现这些机构的扩张,预计企业整合仍将持续。

私募股权对医疗健康、医药和生物科技行业的投资近年来蓬勃发展,并将随着私募股权公司在成熟的澳洲企业及不断变化的监管体系中寻找机会而持续发展。

我们认为医疗健康、医药和生物科技行业的方方面面均有不断合作和投资的机会。随着个人化医疗的推进和技术应用的升级为病人带来更好的治疗效果,医疗健康领域的革新必将带来越来越多的投资和合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