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杜大资管律师团队

(12) 信托计划中受托人对股权投资应当如何进行管理?

实践中,信托计划受托人取得股权主要基于两种情形,一是基于受托而取得股权,即委托人将自己合法持有的股权作为信托财产,转移至受托人管理和处分;二是基于投资而取得股权,即委托人先把自己合法持有的信托资金或其他财产转移至受托人,进而由受托人通过管理、运用该等受托财产,以增资、受让等方式投资取得股权并对该等股权进行管理和处分。 Continue Reading 金杜资管法律主题月丨大资管问答(三)

作者:瞿淼,杜承彦,张斯玮   金杜律师事务所 知识产权部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以下称“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Continue Reading 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作者:程世刚、张杜超、王帅

前言

我国《合同法》在法律层面确立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制度,其后最高院又通过司法解释等方式做出了进一步规定,但相关条文对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规定仍显模糊,判例观点亦多不同。在司法实践中,发包人与承包人往往从施工合同效力与受偿客体等角度出发,就承包人是否有权向发包人主张优先权,演绎出一轮轮现实版的攻守道。甚至,双方的博弈早在建设施工合同签署之初即开始展开,如合同约定承包人放弃该项法定优先权,但该等约定是否有效?这又在双方产生诉讼后成为新的争议焦点。 Continue Reading 房地产工程纠纷 | 功守道:建设施工合同效力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博弈

作者:温建利、丁楠、李权  金杜律师事务所 金融资本部

2018年6月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报价系统”)发布了《基础设施类资产支持证券挂牌条件确认指南》(以下简称“《挂牌条件指南》”)及《基础设施类资产支持证券信息披露指南》(以下简称“《信息披露指南》”,与《挂牌条件指南》合称为“《指南》”),就基础设施类资产证券化业务领域的业务规范、风险管理等方面内容制定了明确、统一的监管标准。 Continue Reading 基础设施类资产证券化挂牌指南要点解读

作者:雷继平 李时凯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目前,通道业务在资产管理行业总规模中占有一定比例。《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这进一步引发了关于通道业务中相关合同效力、管理人(受托人)义务与责任的讨论。 Continue Reading 资管新规:通道业务中管理人的责任风险和应对

作者:叶永青,赵文祥  金杜律师事务所  商务合规部

一、问题的提出

一直以来中国税务机关都缺乏获取中国居民海外资产信息的途径。除了纳税人的自主申报外,主要依赖于举报、牵连案件的查处、以及上市公司公告等。随着CRS信息交换制度在各国的相继落地执行,中国有望系统和全面地获取中国税收居民在海外的资产信息(金融账户信息)。尽管CRS交换的信息并不包括房产信息,但是用于购房和处置购房的资金是完全在监管范围内的。也正是因为CRS信息交换可能造成纳税人的海外资产暴露在中国税务机关之下,该制度被市场各方广泛关注。各类中介机构都在以自己的立场和方式围绕CRS为纳税人提供服务。在中介机构的推波助澜下,纳税人利用现行CRS规则漏洞规避信息交换的情形愈演愈烈,致使CRS交换在实践中被异化。

Continue Reading 回归本源地看待CRS的规避与反规避

作者:楼仙英  孙浩洸  张逸瑞  金杜律师事务所 知识产权部

编者按:

在这里,看懂IP交易—霞飞路的小酒馆里,IP交易专家英律师一樽煮酒,拆解各类IP交易。连载系列,带你一同诗酒趁年华,仗剑IP天涯。

摘要: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看过来看过来!

Continue Reading 英律师煮酒论IP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看过来

作者:程世刚、余学文、王帅

前言

工程委托代建是指项目业主自身不组织实施建设工作,而将建设项目委托给代建单位,由代建单位对项目进行相应管理,并组织实施建设的行为。工程代建制度在实务中广泛存在,尤其在政府投资的基础设施领域较为常见。在我国,关于工程代建的法律法规并不完善,实践中对于工程委托代建合同的法律性质,特别是与一般委托合同、工程总承包合同的区分,尚未形成统一的认识,由此也导致委托代建合同中委托人、代建单位需对施工主体承担的法律责任存在争议。 Continue Reading 房地产工程纠纷 | 如何认定工程委托代建合同项下委托人对第三人需承担的法律责任?

by Damien Richard and Annabel Gibson  King & Wood Mallesons

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于今日发布了一份咨询文件,建议修改适用于外国金融服务供应商的澳大利亚金融服务牌照(AFS牌照)制度。在一定的过渡期后,此前曾豁免AFS牌照的外国金融服务供应商将需要申请一种新的“外国AFS牌照”这类牌照与普通AFS牌照相比所需承担的义务较为有限。

咨询文件CP301及相关媒体报道请见此处

咨询文件征求意见时间截至2018年7月31日。 Continue Reading 外国金融服务供应商 – ASIC宣布拟议牌照变更

作者:雷继平 李昕倩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所谓“名股实债”,按基金业协会在《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备案管理规范第4号》中下的定义,是指“投资回报不与被投资企业的经营业绩挂钩,不是根据企业的投资收益或亏损进行分配,而是向投资者提供保本保收益承诺,根据约定定期向投资者支付固定收益,并在满足特定条件后由被投资企业赎回股权或者偿还本息的投资方式。”对这类名实不符的交易安排,司法裁判的立场为何? Continue Reading 资管新规:名股实债的裁判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