邰红倪振华、郭煜、王军、黄其杰 知识产权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我国现行《专利法》于1985年实施,并分别于1992年、2000年、2008年进行过三次修改。为适应时代发展,根据国务院2012年立法工作计划,国家知识产权局研究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修改草案(征求意见稿)》并于2012年8月10日向社会公布并征求意见,此后专利法修改草案数易其稿。2020年10月1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的决定》,修改后《专利法》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第四次《专利法》修改历时8年之久。 Continue Reading 第四次《专利法》修改简评

2020年10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以下简称“《生物安全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将自2021年4月15日(我国第5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起正式实施。《生物安全法》的出台,标志着我国在法律层面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国家将统筹生物技术的健康发展和生物安全风险的防范,与时俱进,全方位保护我国生物安全。
Continue Reading 六个月倒计时!《生物安全法》中的数据合规赛道

刘成 毕芸 徐天然 公司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前言

在上市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交易时,经常会选择通过分步骤方式完成交易,即在完成借壳或重大资产重组前,事先进行少数股权收购。实践中,不少企业可能会忽视重大资产重组的前序交易步骤是否需进行反垄断申报的问题,面临被执法机关认定为“抢跑”的风险。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反垄断局”)对某地方国有控股公司收购一家上市公司29.83%股权的交易未依法申报案作出了行政处罚[1]。而被处罚的这一交易,正是该国有控股公司借壳上市的前序交易。 Continue Reading 步步为营 |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分步骤交易的反垄断申报合规风险

张逸瑞 周文杰 知识产权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随着双十一的日益临近,“锦鲤”抽奖的活动力度也越来越大。那么问题来了,“锦鲤”抽奖是否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的有奖销售?如果属于,是否应当受限于“抽奖式有奖销售最高奖金额不得超过五万元”的规定呢? Continue Reading 新电商双十一关键词(四):“锦鲤”抽奖,有奖销售?

史留芳 朱琪玮 争议解决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引言

新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或“新规”)因新增关于“职业放贷”所涉借贷合同无效的规定,使“职业放贷”成为近期社会热点。本系列文章第一篇《民间借贷新规解读(一):“职业放贷”认定标准探析》对依据哪些因素可以认定相关资金融通行为构成“职业放贷”进行了探讨,本文作为系列文章的第二篇,将进一步对“职业放贷”的法律责任进行剖析。 Continue Reading 民间借贷新规解读(二):“职业放贷”之法律责任

Tom Shoesmith, Silicon Valley Office King & Wood Mallesons 

CFIUS is stepping up its investigations into deals that were closed without a CFIUS filing. Chinese investors should self-assess their existing investments and make a judgment as to the risk of a post-closing CFIUS investigation. Continue Reading No deal is safe: CFIUS ramps up investigations of “non-notified” transactions

Tom Shoesmith、施忆尘 硅谷办公室 金杜律师事务所

CFIUS正在加强审查那些未经申报就完成交割的交易。中国投资者应当自行审查现有投资,并就交割后仍受CFIUS审查的风险做出判断。 Continue Reading CFIUS 60秒速读 | 任何交易都不安全:CFIUS加强对“未申报”交易的调查

叶永青 赵文祥 合规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一、问题的提出

实践中出于各种原因,例如监管规定对于股东类型的要求,隔离风险与控制权要求,或是缺乏税务因素的考量等,时常会出现公司类型的持股平台(以下简称“持股公司”)。这类持股公司往往具备这些特征:(1)不从事实质生产经营或再投资,仅仅持有公司股权;(2)持股公司的股东大多为自然人;(3)持股公司的目的是未来就投资收益向股东进行直接分配。 Continue Reading 如何优化投资基金税制(二) ——公司型持股平台的现实困境与变革路径

陈天华 马啸驰 徐康 东京办公室 金杜律师事务所

日本对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常规武器相关的材料、机械、一般物品和相关技术的出口进行管制[1]。经济产业省(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缩写:METI。以下称“经产省”)是日本负责出口管制的主要监管机关。 Continue Reading 日本出口管理制度简介

景云峰、李佳、韩晖、王珲 公司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引言

2020年10月1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以下简称“《生物安全法》”),将自2021年4月15日起正式实施。本法共十章八十八条,明确了生物安全的重要地位和原则,规定生物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善了11项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基本制度,全链条创建了生物安全风险防控的“四梁八柱”。本文将对《生物安全法》的制度亮点进行全面解读,并为与本法存在紧密关系的生物技术、医药、农业、畜牧业等生物领域中外企业,提出生物安全合规管理及风险防范建议。 Continue Reading 新国家安全视野下的《生物安全法》亮点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