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Tai Hong (Tina), Guo Yu, Qiu Mingdong, Zhu Shud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troduction

Recently, the China 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Administration and the China National Healthcare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the “two departments”) jointly issued the “Opinions on Strengthening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the Field of Centralized Pharmaceutical Procurement”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the “Opinions”)[1]. The “Opinions” mainly includes three parts: establishing a coordination mechanism, strengthening work cooperation, and strengthening the safeguard on work.

If the patent linkage system pursuant to Article 76 of the newly effective Patent Law has linked the pharmaceutical market approval examination to relevant patent dispute resolution procedures, the current Opinions has linked the centralized procurement to the IP protection (primary on prevention of patent infringement), which to a certain extent fill in the blank regarding the pharmaceutical patent dispute resolution during centralized procurement for pharmaceuticals. By systems of self undertaking by enterprises, request from centralized pharmaceutical procurement organs to IP offices for consultation opinions on patent infringement objection on relevant products during centralized procurement, and efficient resolution by IP offices of patent infringement dispute related to products involved in centralized procurement, the Opinions has further enhance the IP protection in the field of centralized pharmaceutical procurement.

We are cautiously optimistic that the promulgation of the “Opinions” may have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practice of patent protection in centralized pharmaceutical procurement, and achieve a new balance between stimulating pharmaceutical innovation and improving drug accessibility. The present interpretation will be on the key points of the “Opinions” in order to bring certain benefits to relevant practices.

Continue Reading Linkage between Patent and Centralized Procurement: Interpretation on Key Points of “Opinions on Strengthening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the Field of Centralized Pharmaceutical Procurement”

金杜律师事务所:邰红 郭煜 邱明东 朱书丹

序言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国家医疗保障局(以下简称“两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医药集中采购领域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1]。《意见》主要包括建立协调机制、加强业务协作、加强工作保障三个部分内容。《意见》通过建立企业自主承诺制度、医药集采机构请知识产权局就集采阶段相关产品专利侵权异议给出咨询意见、知识产权局依法高效处理涉集采挂网产品专利侵权纠纷等制度,进一步强化医药集中采购领域知识产权保护。

如果说新施行《专利法》第七十六条专利链接制度将药品上市审批与相关专利争端解决程序相“链接”;那么本《意见》则将药品集采挂网与知识产权保护(主要指避免专利侵权)相“衔接”,进一步填补了我国药品申报集采挂网阶段专利纠纷解决的空白。

我们谨慎乐观认为,《意见》的出台可能对医药集中采购领域专利保护实践产生较大影响,在激励医药创新与提高药品可及性之间达到新平衡。本文将对《意见》的内容进行要点解读,抛转引玉,以期对相关实务有所裨益。

Continue Reading 专利与集采链接:《关于加强医药集中采购领域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要点解读

作者:刘成 李雨濛 洪露申 朱群飞 许世巍 王梦真 杨静茹 叶弘韬 任宇颖

2022年是中国反垄断法从法律到规则重新整备的一年。2022年3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提出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要求加快推动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修改,加强全链条竞争监管执法,保障公平竞争。尽管疫情不断反复,中国反垄断法仍加速完成了法律修改,反垄断执法和司法在规则制定和实践等角度也都进行了升级准备。

阅读更多

作者:叶永青 余悦 兰孟 谭天

对赌作为投融资实践中极其常见的一种商业安排,从民商法的角度,理论界与实务界就对赌协议的性质、效力与履行等问题已经有了很多深入的探讨;但从税法的角度,诸如对赌协议的非典型合同安排应该如何进行税务处理却迟迟难有明确。本文将以一个典型的对赌案例作为切入点展开讨论,管中窥豹、抛砖引玉。

阅读更多

作者:段桃 刘响 张丹 王晨璐

“税务风险”一词近年来在税务热点话题中经常处于“霸榜”状态,而其他的热点如“税务合规”、“税务争议”、“税收违法”等,又或多或少和税务风险相关,已经存在税务风险的企业关注如何降低税务风险的不利影响,尚未出现税务风险的企业关注如何规避可能或潜在的税务风险。本文便从不同角度探讨一下企业常见税务风险防范及应对,以期对不同纳税人带来相应的启示。

阅读更多

作者:齐元 李耕

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明确指出“积极稳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在此宏观战略及新能源发展目标之下,海上风电产业经历了繁荣与喧嚣,且仍具有广阔可为的发展前景;但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关注到逐渐浮现的争议点:一方面,在前期政策红利驱动下的大规模投产后,海上风电项目在项目开发及后续运行过程中可能出现工程及设备质量争议、价款争议等相应问题;另一方面,作为政策敏感度较高的新兴行业,随着国家、行业主管部门对海上风电行业的要求趋于技术化、效率化、精细化,海上风电项目难以避免地将面临合规监管“先宽后严”的局面。

阅读更多

作者:叶永青 肖颖 白汝佳

个人合伙人在合伙企业清算或者退伙时应当如何缴纳个税,一直是颇具争议的税务问题,在实践中主要存在以下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个人合伙人合伙企业清算或者退伙时应按照“经营所得”项目适用5%-35%的累进税率缴纳个税;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个人合伙人应按照“财产转让所得”项目适用20%的税率缴纳个税。当然也有折衷观点认为个人合伙人在合伙企业清算和退伙时应分别适用不同的税率。

阅读更多

作者:马俊豪 黄天岸 曹文静

2018年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联交所”)进行上市改革并在当年4月完成主板上市规则修订,新增18A章生物科技公司(“18A”)。此举引发了中国内地的医疗保健及资讯科技行业的公司一波赴港上市潮,据联交所统计,2018年医疗保健及资讯科技行业占总市值的14.3%,而到了2021年,其已占据联交所市场上最大的份额,合计占总市值的36.1%。

基于香港投资者对科技创新型企业强烈的投资意愿和该类型企业极高的增长潜力,2022年10月19日,联交所刊发了《有关特专科技公司上市新规的咨询文件》(“《咨询文件》”),拟在上市规则中增设18C章特专科技公司(“18C”),此举旨在降低特专科技公司赴港上市门槛,以吸引具备发展潜力但尚未满足联交所主板上市规则的特专科技公司赴港上市。

阅读更多

作者:陈兵 李昊原

价格行为广泛存在于社会经济活动中,与企业的日常经营息息相关。除受政府价格监管的领域外,多数价格行为均为企业的自主行为,受市场的天然调节。随着近年来内外部环境剧烈变化,平台经济兴起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不同场景下的企业的不当价格行为愈发常见,所引发的合规风险愈发突出。上篇中,我们主要梳理了政府定价、价格监测与干预等方面的价格相关规范,并分析了此类规范对于企业的意义和影响。本篇将侧重经销和企业间交易的场景,从市场主体竞争影响的角度,对企业价格行为合规要点进行梳理、分析并给出相应的合规提示。

阅读提示:本篇主要从市场竞争关系的角度,聚焦和关注各类企业在经销价格管理、自身定价管理和价格竞争合规等方面应注意的共性问题,并分享我们对相关法律法规的解读和合规建议。

阅读更多

作者:赵新华 王哲峰 单文钰

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背景下,5G、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科技的发展为与数字经济相伴相生的游戏产业提供了全新平台和发展机会。随着多种技术的融合创新,游戏产业与其他相关产业实现了终端、平台、场景、应用等多个层面的跨界合作,云游戏、元宇宙游戏等新势力应运而生。

数据对游戏而言是关键要素。在个人信息保护的强监管时代,游戏公司除了不断提升游戏内容与相关技术,也亟需重视个人信息保护合规风险的预防与应对。本文将基于云游戏和元宇宙游戏两大新势力中较为典型的业务场景,并结合我国对游戏防沉迷的特殊要求,简要提示游戏行业的数据合规风险。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