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 Elements for Chinese Companies trading with UK counterparts Part 1: Gold

In our work with international companies supplying goods to the UK, we see a number of common issues arising regularly.  In this series of five articles based on the five elements of the Wu Xing, we flag these key risks of doing business with UK customers and how a supplier can best protect itself, ensuring harmony in its commercial activity and business relationships.  First is Gold, and ensuring you get paid for goods supplied, avoiding or minimising dangers, difficulties and dead ends. Continue Reading Five Elements for Chinese Companies trading with UK counterparts

中英企业交易中的“五行”元素——第一部分:金

在与向英国供货的国际公司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常见问题。本系列五篇文章围绕“五行”的各个元素展开探讨,指出了供应商在和英国客户做生意过程中面临的关键风险,以及供应商如何才能最好地保护自己,从而确保其商务活动和商业关系的和谐。第一个元素“”确保供应商得到应得的货款,避免或尽量减少风险、困难和难以解决的困境。 Continue Reading 中英企业交易中的“五行”元素(I)

作者:王鹏  陈光为  金杜律师事务所

商业银行普遍存在股东人数超过200人的情况,股权管理是商业银行内部治理和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监管的重点。此前商业银行主要在定向增发、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或者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的情况下才会进行股权确权及股权托管,2019年7月12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商业银行股权托管办法》(以下简称“《托管办法》”)及《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做好<商业银行股权托管办法>实施相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实施通知》”),对商业银行股权托管提出了新的要求。 Continue Reading 商业银行股权确权及股权托管工作简析

作者: 田文静   杨成飞   金杜律师事务所

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投资者和承包商响应倡议积极向海外发展,众多项目已经完成了从落地到完工的全过程。但不容忽视的是,随着这些项目的陆续完工,也出现了不少工程争议。金杜近期代表不同当事方参与了多个“一带一路”争议案件,这些案件的主要争议焦点均涉及固定总价合同的成本超支,且案涉工程多为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工程,即我国俗称的“三边工程” Continue Reading “一带一路”工程争议:固定总价合同的“坑”有多大

作者:胡喆  王囝囝  陈府申  李盛    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金融资管领域,增信措施是投资人权利维护的核心保障之一。尤其是近年来,随着2018年8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2019年7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刘贵祥法官在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就公司担保等问题进行讲话(以下简称“刘贵祥法官讲话”),以及2019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向社会公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九民纪要意见稿》”),增信措施的相关司法实践逐渐趋于规范,很多传统担保的司法裁判导向均发生了很大变化。本文旨在对常见的增信措施,包括应收账款质押、公司对外担保、金钱质押在设立及管理过程中常见的法律问题进行解析,帮助投资人及金融从业人员有效地识别、防范和化解风险。  Continue Reading 咬文嚼字说金融:信信信信——金融资管领域典型增信措施及多发争议一览

作者: 苏萌   贾之航    赵哲楠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9年,美国《工程新闻纪录(ENR)》“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榜单再次发布,共有75家中资会员企业上榜,创历史新高,上榜企业数量继续蝉联各国榜首。上榜的中国企业业务量以1189.67亿美元继续保持全球第一位,占比达到24.4%。中国的对外工程承包商企业再次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在除美洲以外的大陆都取得明显的增长,这不仅得益于中国政府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推动,承包商企业自身的全方位提升也功不可没。 Continue Reading 承包商延付融资的风控思路

作者:董刚 刘响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9年5月,财政部下发《财政部关于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的通知》(财监〔2019〕18号,以下简称“检查通知”),决定组织14个监管局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财政厅(局)于2019年6月至7月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按照“双随机、一公开”的要求选取77户医药企业作为检查对象,重点关注费用、成本、收入的真实性等事项。此次检查力度空前,财政部在检查通知中要求,“为核实医药企业销售费用的真实性、合规性,各监管局、财政厅(局)应对医药销售环节开展‘穿透式’监管,延伸检查关联方企业和相关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可延伸检查医疗机构”。 “穿透式”检查的目标明确、有的放矢,医药产品在生产营销链条的成本、费用、利润细节将完全透明,税务合规风险亦将加倍放大,无所遁形。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医药板块法律主题月 | “穿透”之患,何以“免疫”–浅谈医药企业“两票制”下的税务合规

作者: 罗艾   郭娴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世纪初,瑞士某公司为了医生能在临床治疗中有效运用公司研发上市的新药,故派出一批专业人员对医生进行药理药效方面的指导,而这批专业人员即是最初的“医药代表(medical representative)”。在1990年左右,“医药代表”的概念才被外资企业引入中国,在当时是由医生、药剂师、医学教师等一些具有较高相关专业知识背景的人员组成。但随着中国医药产业的迅速发展,从业人员剧增,大批非专业人员涌入医药代表市场,医药代表逐渐发展为医药销售的代名词,主要承担的是药品销售任务。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医药板块法律主题月 | 一叶落知天下秋 – 医改进程中的医药代表现状、未来及应对

作者: 张若寒  杜楠  金杜律师事务所

达拉匹林(活性成分乙胺嘧啶pyrimethamine)是用于治疗艾滋病和免疫系统缺陷的药物,对此类患者而言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患者需要常年服用,多的一个月要吃100片左右。2015年9月,作为该种药物唯一销售者的美国图灵制药,一夜之间将达拉匹林的价格暴涨55倍,从每粒13.5美元飙升到750美元。一时间患者怨声载道,舆论群起攻击,甚至希拉里和特朗普都罕见地达成一致,强烈谴责这种挣黑心钱的行为。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医药板块法律主题月 |《反垄断法》利剑出鞘:患者苦天价药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