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毛琎、吴超(知识产权部)

 

 

 

案情简介

四川金象赛瑞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烨晶科技有限公司是案涉三聚氰胺生产系统和工艺专利的权利人。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作为专利权人代理人,于2016年12月13日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华鲁恒升公司、宁波远东公司、宁波设计院公司和尹明大侵犯其专利权,诉请四被告停止侵权并连带赔偿原告1.2亿元以及合理维权费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6月10日一审判令四被告停止侵权、华鲁恒升公司向原告赔偿8000万元,宁波远东公司和宁波设计院公司对其中4000万元负连带赔偿责任。

本案主要焦点问题

1、据以确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证据的认定

本案中,原告向法院申请调取了被告华鲁恒升公司在当地安监部门备案的《安评报告》和《设计专篇》。鉴于被告华鲁恒升公司多次明确拒绝法院现场勘验,原告主张根据上述备案材料确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华鲁恒升公司辩称其实际实施的技术方案与备案材料不同,但未提供相关证据。法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华鲁恒升公司实际实施的技术方案理应与上述备案材料的记载相同。上述备案材料能够相互印证,可信度高、证明力强。鉴于华鲁恒升公司曾拒绝证据保全并且未按法院书证提交命令提交反映其技术方案的证据,并且被诉侵权项目是大型化工项目,现场勘验有客观困难,因此法院支持了原告的主张。

2、多方主体参与的被诉侵权项目中侵权责任的认定

案涉专利包括涉及三聚氰胺技术的产品专利和方法专利。法院认为,对于案涉产品专利,被诉侵权项目是由多方主体参与的大型生产系统,华鲁恒升公司、宁波远东公司和宁波设计院公司三方签署了涉及被诉侵权项目的技术转让和工程设计合同,华鲁恒升公司为此支付对价,宁波远东公司和宁波设计院公司从中获利,法院因此认定三被告分工协作制造了被诉侵权项目中的生产系统,共同实施了制造行为。宁波远东公司和宁波设计院公司对被诉生产系统的使用行为本身无生产经营性质,该行为依附于制造行为,因此法院认定华鲁恒升公司实施了使用侵权产品的行为。对于案涉方法专利,宁波远东公司和宁波设计院公司不能影响或控制华鲁恒升公司对被诉侵权生产工艺的使用以及销售所得产品,也未从中获利,因此法院认定华鲁恒升公司实施了使用被诉侵权生产工艺、销售依照被诉侵权生产工艺直接获得的产品的行为。

3、确定赔偿数额的依据以及所考虑的因素

原告主张根据侵权人获利计算赔偿数额,并提交了被告的年度报告等初步证据。法院依法责令华鲁恒升公司提交与专利侵权相关的账簿、资料,但华鲁恒升公司拒不提交。法院认为,为了进一步查清有关侵权获利情况的事实,任何企业和个人在诉讼中都应按照法院证据提交命令要求提供真实、完整的证据,一方面是履行诚信诉讼的法律义务,另一方面也可及时行使针对权利人主张的赔偿数额及计算方法进行反驳的权利。侵权人对其侵权实际获利最清楚,如果权利人提供的证据不真实或主张的赔偿数额不合理,那么侵权人完全有能力也有必要提供反证予以反驳。涉商业秘密不是拒不提交证据的合法理由,也不能成为阻碍诉讼的挡箭牌。因此,法院依法根据原告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认定华鲁恒升公司的获利。

在具体计算赔偿数额时,法院考虑如下因素后,判令到目前为止专利侵权案件中最高赔偿额——8000万元:

1、案涉专利是改进专利,使用案涉方法专利获得的直接产品不是新产品,所以华鲁恒升公司销售直接产品的利润不是全部由专利带来,专利价值在于其技术改进部分。

2、案涉专利技术方案涉及被诉侵权项目的关键、核心技术,对华鲁恒升公司生产、销售产品获利有重要作用。

3、原告针对四被告提起了三起涉及被诉侵权项目的诉讼,原告在两关联案中主张的诉请赔偿额与华鲁恒升公司生产、销售产品获利有关。

4、原告的合理维权费用。

金杜团队贡献

在本案中,被告始终辩称其实际实施的技术方案与备案材料不同,同时又多次以保护自己的商业秘密为由明确拒绝现场勘验。为了使法官确信被告实施的技术方案与备案材料相同,金杜团队向法官详细阐述了备案材料的形成过程,使得法官确信备案材料的内容是真实可信的。其次,金杜团队引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和《国家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的相关条款,说明有关化工企业的备案材料必须真实反映其实施的技术方案,对所实施方案的改动必须向安监部门备案。否则,有关当事人可能面临刑事责任。基于此,金杜团队表示,在安监部门没有技术方案改动备案材料的情况下,应当认定所调取的备案材料真实、客观地反映了被告实际所实施的技术方案。为了进一步增强法官的心证,金杜团队又援引了两篇以备案材料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案例。在金杜团队的努力下,法官确信所调取的备案材料真实反映了被告实际实施的技术方案,支持了原告主张的根据上述备案材料确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

在确定赔偿数额时,金杜团队不仅收集了被告华鲁恒升公司自己公布的营业数据,还收集了同行业相当规模的企业公布的营业数据。在此基础上,金杜团队根据被告华鲁恒升公司公布的营业收入、营业利润率和三聚氰胺产品相关化学品的毛利率、以及同行业相当规模的企业公布的三聚氰胺产品毛利率,从三个维度计算被告华鲁恒升公司的侵权获利,使得法官确信被告华鲁恒升公司的侵权获利在2.57亿到4.36亿元之间,远远高于原告的诉讼请求。由此,促使法官判定8000万元这一目前专利侵权案中最高的赔偿额。

 

作者:郭欢,陈起超,王洪强,董梦,刘姝倩,刘学朋,王丹(公司业务部)

 

 

 

近年来部分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反复使用所谓“强迫劳动”等为借口对中国实体进行打压,并在2020年、2021年初呈现大幅增加的趋势,上篇我们对国际上,特别是美国的立法及执法情况、企业面临的政策风险进行了介绍,本篇我们将针对中国企业劳动用工的管理现状和可能引发关注或挑战的风险点,以国际上容易陷入相关合规风险的事项为切入点,为国内跨境贸易企业分析在目前的国际形势大背景下,如何面对部分国家关于“强迫劳动”的指控、调查或承诺要求等,结合近期的实务经验为大家提示风险及应对建议。

2021年11月18日,当升科技(300073.SZ)公告《北京当升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当升科技2021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股份募集资金已到位。当升科技本次发行全额募足464,500.00万元;发行价格为87.84元/股,为发行期首日前20个交易日均价的103.48%。

 

作者:郭欢、陈起超、王洪强、董梦、刘学朋、王丹(公司业务部)

 

 

 

随着全球化以及跨境投资与贸易活动的不断扩大,涉及跨境投资、贸易或者其他国际经济技术合作的企业内部劳动合规问题不仅仅受到其所在国关注,有时也受到相关外国甚至是国际市场的关注。这既反映了企业“走出去”融入国际市场的挑战,也是美国“长臂管辖”原则肆意扩张所带来的深刻影响。近年来部分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反复使用所谓“强迫劳动”等为借口对中国实体进行打压,并在2020年、2021年初呈现大幅增加的趋势,包括针对上述实体发布具体贸易限制措施,例如进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签证限制及民事罚款等,让更多的中国企业深刻认识到,中国企业劳动合规不仅仅是企业内部的管理问题,而且逐步演变为综合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的问题。因此,中国企业在劳动合规及社会责任方面需要进一步顺应国际市场对劳动用工关系,劳动者权益保护等提出的更高要求。

作者:夏东霞 杨婷 王琦(争议解决部)

 

 

 

2021年11月12日,广州中院对投资者诉康美药业等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该案是我国首例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案件;一审判决结果公布后,立即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和“震动”效应。作为长期深耕证券合规及证券诉讼领域的专业律师团队,我们对新《证券法》项下证券代表人诉讼制度的落地实施以及该案的进展情况均保持了密切关注。在上篇文章中,我们已对该案涉及的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实施程序以及上市公司责任的认定问题详述了我们的分析观点。本篇文章中,我们将继续阐述我们对本案所涉其他问题的分析,供业界同仁分析讨论。

2021年11月18日,盛美半导体设备(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盛美上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股票简称:盛美上海,股票代码:688082)。盛美上海本次公开发行新股4,335.5753万股,发行价格为每股人民币85.00元,募集资金总额为3,685,239,005元。

作者:宁宣凤柴志峰、王叶、贾梦琳(合规业务部)

 

 

 

引言:

自2020年底以来,我国反垄断执法对于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密切关注可谓有目共睹,处罚公布高潮迭起,后续还会有多轮罚单公布。执法如火如荼,立法也在高歌猛进,随着《反垄断法》修法进程加快,应报未报即将面临大幅提升的违法后果。监管重锤落下之前,企业对于经营者集中申报应有哪些基本了解,我们希望通过本文帮助梳理一二。

作者:宋旭东(知识产权部)

摘要:商业秘密是一种诉讼主导型的知识产权,其权利保护范围的确定主要是在个案诉讼过程中实现的,这与专利、商标等需要主管部门审查授权的知识产权类型存在很大不同。这种诉讼主导型的特点,导致业界对商业秘密诉讼问题关注较多,而对于如何做好商业秘密管理,却甚少关注和讨论。或者即便有所讨论,也往往流于宏观,缺乏操作性。实际上,从企业的安全长远发展角度,事前的防范和管理,可能比发生侵权后进行诉讼维权更为重要。但鉴于商业秘密的独特性,不具备诉讼经验者可能很难提出真正有价值的意见和建议。笔者结合多年的商业秘密案件审判经验和案件代理经验,从九个方面总结出做好商业秘密管理的具体指引,希望能对企业商业秘密管理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有所帮助。

作者:刘新宇冯素芳郭欢,董梦,郑博文(公司业务部)

 

 

 

. 最新政策解析  海关

1.《关于发布<出口食品生产企业申请境外注册管理办法>的公告》,202211日起实施

海关总署于2021年10月29日公布了《关于发布<出口食品生产企业申请境外注册管理办法>的公告》(海关总署公告2021年第87号,以下简称“87号公告”),将自2022年1月1日起实施。87号公告实施后,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02年12月19日发布的《出口食品生产企业申请国外卫生注册管理办法》同时废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