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逸瑞 吴之洲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近期,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修订草案)》(简称“《草案》”)进行了审议,并于8月29日面向全社会征求意见。

如我们在前序关于科技成果转化“科技成果转化丨高校和科研院所:‘技术投资人’的角色定位的文章中所述,科技成果转化的过程中还存在诸多的难点和堵点,例如相关政策需要进一步衔接和落实,专业化转移机构和人才仍需加强建设和培养,转化基地(平台)尚待系统性布局,科技成果质量和转化动力有待提高,科技评价机制改革需要深入推进,科技成果转化金融支持体系亟待完善等。那么,《草案》目前所体现的规定是否可以疏通这些堵点,助力打通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我们试图在本系列文章中做一些讨论。

 

Written by: Lv Yinghao, Richard Mazzochi, Dale Rayner, David Lam, John Shum, Anne-Marie Neagle, Minny.Siu, Du Rui, Andrew Fei KWM Hong Kong Office

Now is the time for lenders and borrowers to focus on LIBOR transition.  Based on KWM’s extensive experience in representing APLMA, major banks and corporates (including international and PRC-based) on their LIBOR transition projects, below are our answers to some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USD LIBOR and Secured Overnight Financing Rate (SOFR) loans.

作者:吕膺昊 马绍基 Dale Rayner 林永耀 John Shum Anne-Marie Neagle 萧乃莹 杜睿 费思 金杜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

 

现在是贷款人及借款人关注LIBOR转换方案的时候了。金杜律师事务所经常为亚太区贷款市场公会(APLMA)、中资及国际大型银行以及跨国企业提供LIBOR 转换方面的法律服务,特此为您准备以下关于美元LIBOR和有担保隔夜融资利率(SOFR)贷款的常见问题解答。

亚洲一流的国际律师事务所金杜律师事务所继续提升其全球和地区执业能力,今日正式宣布任命Nicola Yeomans为新加坡办公室合伙人。

Nicola 凭借在技术与商业方面的卓越表现在市场上享有领先的声誉,被顶级行业指南《钱伯斯》和《法律500强》评为“领先律师”。她的加盟印证了金杜在私募股权和私募资本领域的实力,是能够支持她在亚洲地区进一步发展业务的理想平台。

作者:胡静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证券部

改道港股,需要做出的第一个改变

近期,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提出“加强中概股监管,切实采取措施做好中概股公司风险及突发情况应对,推进相关监管制度体系建设”,由此引发了市场对境外上市的不同反应和预期,尤其是对VIE架构是否将被采取重点监管,各方都在密切观察,VIE再一次被推上热点话题。

此外,近期市场及政策环境的变化进一步驱动了越来越多已登陆美股或拟美股上市的中概股企业,转而寻求在中国香港上市。香港证券交易所作为内地企业赴境外上市最主要的资本市场之一,凭借其国际化地位、与内地的紧密联系以及港交所新政的陆续推出,近年来吸引了更多的内地企业在中国香港市场登陆。从美股到港股,中概股企业需根据港股和美股证券监管要求的不同,相应对股权结构、公司治理等差异进行调整,VIE架构则是其中最重要的调整内容之一。

作者:宁宣凤 吴涵 陈胜男 屈尘 张子谦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规业务部

 

 

继《数据安全法》及《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法规从一般规则层面概括性地对数据新技术的开发应用、自动化决策等的公平公正性进行总体性规范[1]后,国家网信办于2021年8月27日发布了针对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的专门管理规范——《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相比于此前法律法规层面对于算法监管的总体、概括性要求,《规定》以互联网信息服务为基础,从算法的公平公正及信息内容角度对算法推荐服务提出了各项具体细化的要求,反映了有关部门对于数字产业监管愈发深入,已从对于算法问题所凸显的法律价值层面的监管渗透到对于算法应用过程的技术性监管

 

Written by: Michael Zhang, Sam Li, Yingnan Hao and Mengmeng Jiang KWM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The PRC Ministry of Justice issued an exposure draft of the new Arbitration Law (the “Exposure Draft”) on July 30, 2021, for public comment. The Exposure Draft reflects significant improvements to the current Arbitration Law (enacted in 1994 with two amendments afterwards). The aim of these improvements are to harmonize Chines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law with well-established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practice.  In this article, we excerpt four of the most salient changes proposed by the Exposure Draft to Chinese arbitration law and discuss the impact this may have on Chinese arbitration law and practice going forward.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the Exposure Draft has not yet entered the review process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n official enactment procedure) and is therefore not yet law and could be subject to change; we will continue to follow and provide guidance on any future updates to the new Arbitration Law.

作者:叶渌 吴雪瑶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21年7月30日,司法部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修订)(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仲裁法草案》”),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

此次《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以下简称“《仲裁法》”)的修订是我国仲裁界多年来的愿望。《仲裁法草案》结合我国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形势的发展,融入了大量仲裁实践经验和成熟可行的司法解释规范,并在诸多方面参考了国际仲裁的经验和做法。笔者在此根据仲裁实务的经验和对仲裁实践的观察,对《仲裁法草案》提出一点浅见,与大家交流。

作者:王兴华 徐家兴 李瑞声 陈思乔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部

 

在上一回中,我们介绍了在控制权收购交易无法完成交割时卖方可获得的救济措施:即在并购协议终止前,卖方有权主张强制履行(Specific Performance),而在并购协议终止后,卖方可要求损害赔偿(Damages)或反向分手费(Reverse Break-up Fee)。在文章发表后,我们收到了若干询问,希望我们可以澄清以上救济措施与赔偿条款(Indemnification Provisions)的关系,本文尝试回答这个问题并据此进行拓展。

作者:武鹏、孙旭民、吴可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不久前,为持续规范校外培训,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政策”),要求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校外培训机构的外部制度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Continue Reading 也来谈谈双减背景下的教育机构退租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