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Li Zhenghao Zhou Jiaxin(Dispute Resolution)

 

 

 

 

Introduction

On February 25, 2022, China’s Supreme People’s Court (“SPC”) issued the Interpretation of Several Issues Concerning the Application of the General Provisions of the Civil Code (“Interpretation”).  The Interpretation consists of 39 articles in nine sections, covering general rules, capacity for civil rights and for civil conducts, juridical acts, agency, civil liability, statute of limitations, etc.  The Interpretation was drafted on the basis of extensive research on judicial practice, responding to a number of issues reflected in judicial practice, which will provide valuable guidance for future judicial practice.  This article will discuss relevant parts of the Interpretation that further clarify or interpret previous provisions or practice, based on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before its promulgation and our experience in relevant legal practice. Continue Reading Highlights of SPC’s New Interpretations on PRC Civil Code

作者:李政浩 周佳欣(争议解决部)

 

 

 

 

引言

2022年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总则编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解释》共九个部分39个条文,涉及一般规定、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民事法律行为、代理、民事责任、诉讼时效等内容。《解释》系在对司法实践大量调研的基础上起草制订,回应了法律实务中反映和关注的若干问题,将对司法实践发挥重要的指导作用。本文将结合《解释》出台之前的相关规定以及我们的法律实务经验,探析《解释》对此前规定和实践作出进一步明确和解释的部分内容,供读者参考。 Continue Reading 民法典总则编司法解释新亮点探析——对法律实务的回应和影响

作者:武鹏(争议解决部)

又到一年一度属于女性们的节日。也许,在每一位女性心中都会有一个念头,生活中充满美好与期待:家人闲坐、灯火可亲;面朝大海、幽远宁静;可以品茶看书、坐看云卷云舒、静听花开花落。大多数女性在遇到爱情、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也是全心付出,以为他会许你一个未来,就算是爱情不在之时也能好聚好散。但往往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在我们多年来处理的婚姻家事案件中,我们时常感受到,虽然大量的条文均提到照顾女方权益、女性与男性享有平等婚姻家庭权利等等,但妇女权益保护在实践中却显得道阻且长。比如,我们时常听到有女性在面临离婚时发问,离婚后男方有没有义务支付赡养费?显然,这是对法律赋予的权利还并不太清楚。在我国的婚姻制度中,其实并没有关于支付离异配偶赡养费的制度。

点击查看更多

作者:肖勇 范多凌(公司业务部)

近日来,随着俄乌局势持续发酵,以美国为首的主要西方国家或组织(简称“西方国家”)针对俄罗斯实施了一系列严厉的经济制裁措施。本文简要总结了截至目前美国发布的主要经济制裁措施,并结合此前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对俄实施的经济制裁措施,简要分析对于中国能源及自然资源企业未来合规工作以及交易项目的潜在影响及建议,供有关企业参考。

点击查看更多

作者:宋新月(知识产权部)

基于抗体/抗原特异性结合的性质,针对特定靶点的免疫疗法已成为生物医药领域的一片蓝海。由抗原刺激杂交瘤细胞产生单克隆抗体因具有纯度高、制备成本低等优点,有望在国内催生千亿级的商业化市场。为保护研发成果、抢占行业先机,抗体专利申请数量同样与日俱增。国家知识产权局2021年1月15日修改的新版《专利审查指南》已施行一年有余,其中就明确了抗体专利申请的审查标准。本文结合近年来抗体专利相关复审决定,探讨我国当前的抗体专利审查标准与实践。

点击查看更多

作者:钟鑫 孙昊天 杨晓荃 牟牧

随着港交所自今年初开始接受SPAC的上市申请,目前已有7家交表,后续还有众多的港版SPAC正在积极筹备中。

本文拟对港版SPAC的一些值得关注的要点进行梳理,并在文末对其进行一次模拟演示。

一、 香港SPAC的路径和流程

下图总结了港版SPAC流程上及制度上的一些主要要点,方便后续分析。

点击查看更多

作者:陈倩思(金融证券部)

引  言

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是我国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改革的重大举措。2019年和2020年,我国科创板及创业板相继迎来注册制时代。

2022年2月27日,《律师事务所从事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法律业务执业细则》(以下简称《执业细则》)正式生效,对资本市场“守门人”之一的律师提出了较过往更严格的业务要求。事实上,自注册制实施以来,保荐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其他中介机构的相关指引性规则均在逐渐完善,各中介机构绷紧审慎履职之弦,筑牢责任之堤,切实担起“守门人”重任已是题中应有之义。

本文试图对《执业细则》的要点进行分析和解读,并结合注册制下压实中介机构责任的整体趋势,为资本市场活动的各参与主体提供一些思考。

点击查看更多

作者:梁燕玲(合规业务部)

企业在招聘人员时及员工入职后往往需要了解员工的一些个人信息,如教育背景、工作经历、竞业限制情况、家庭状况等,其中员工是否受过刑事处罚、是否有犯罪记录一直是众多企业非常关注的问题。虽然根据刑法相关规定,依法受过刑事处罚的人在就业时应当如实向有关单位报告,但是不难看出该规定强调的是员工的如实披露义务,而非赋予企业了解员工犯罪记录的权利。因此,企业想了解员工是否受过刑事处罚,往往需要员工的配合。

点击查看更多

作者:宁宣凤 吴涵(合规业务部)

 

 

 

 

前言

自2021年9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以下简称“《数据安全法》”)正式生效施行。作为国家安全领域的重要立法,也作为数据安全领域的基础性法律,《数据安全法》为国家有关部门行使数据治理权力、开展数据安全监管,为企业合法处理数据、保障数据处理安全等,均提供了充分的上位法依据。可以说,《数据安全法》的正式生效,为我国数字经济和社会进步拉开了以“数据安全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序幕。

在此前的文章(《利刃出鞘:<数据安全法>下中国数据保护路径解读》)中,我们已经就该部法律的时代背景、规范基础、法律依据和制度重点等作出了相对详细的注解,本文中,我们将进一步提炼企业在进行《数据安全法》合规工作中,应当熟稔于心的若干法律合规要点、厘清关键概念与制度之间的关系,以期在服务企业合规实务工作的同时,和大家共同见证数据合规新时代的到来。 Continue Reading 新起点、新征程:《数据安全法》时代下的数据安全与发展

作者:夏东霞 杨婷(争议解决部)

就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院”)于2022年1月21日发布的《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下称“新《虚假陈述司法解释》”),我们已发布系列文章予以评析。但鉴于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的行为样态复杂多变,故该司法解释如何在不同场景下精准适用还有待进一步观察、研究。因此,我们也将持续关注新《虚假陈述司法解释》的理论解读与司法尝试,对相关争议问题开展更为深入的探讨。本篇文章中,我们将着重分析新《虚假陈述司法解释》对债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的相关影响,以供参考、讨论。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