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楼仙英 李辉 丁宪杰 张逸瑞  金杜律师事务所

前言:科创板开闸放水,注册制平易近人,然而真正的IPO之路必定依然是雄关漫道真如铁。对于昂首阔步的科技创新企业而言,知识产权(IP)的核心地位毋庸置疑,如何确保手握核心IP?如何凭借核心IP“硬”出底气、“硬”出科创板之路?科创板之“硬核”IP炼造术系列为你分步详解。 Continue Reading 科创板之“硬核”IP炼造术 第一章:创新能力六个“是否”拆解(一)

作者:叶渌 陈仪婷 孙亚翔  金杜律师事务所

导读: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起ICC国际仲裁案件发生在1986-1987年期间,涉及某中东企业与中国南方的一家外贸企业在1985年签署的一份数量巨大、单品价格低廉的轻工产品的供货合同,但由于订单巨大,导致来不及生产加工,使得该中国的外贸企业没有能在合同规定的时间期限内交货而违约。该中东企业随后在ICC提起仲裁向中方的外贸企业索求巨额赔偿。 Continue Reading 《IBA国际仲裁取证规则》介绍

作者:刘海涛 赖粤明 李栋 夏莹  金杜律师事务所

食药安全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是国计民生的大事。食药问题无小事,一旦爆发都会造成较大的社会影响,涉案企业和个人往往会成为媒体舆论关注的焦点以及口诛笔伐的对象,甚至可能使有关责任人员遭受囹圄之灾。针对食药犯罪,国家一直保持着严惩重处的高压态势。本文重点分析食品药品领域的主要刑事法律风险,并提出相应的风险防范建议,以此帮助经营者和企业家充分重视并有效规避食药刑事风险。 Continue Reading 食药安全监管大环境下的刑事风险与防范

作者: 陈鑫 冯慧  金杜律师事务所

涉外夫妻财产协议,是指夫妻之间达成的具有涉外因素的财产分割协议。所谓涉外因素,包括夫妻一方或双方是外国公民或经常居住地位于中国境外,或协议所涉财产位于中国境外。    Continue Reading 财富管理之婚姻家事篇丨涉外夫妻财产协议的法律适用与司法实践

作者: 周杰 钟鑫 虞磊珉 杨晓荃 高醇恺  金杜律师事务所

从近期网上流出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试点方案》“)全文内容来看,监管部门此次就网贷备案试点机构提出了较为严苛的门槛要求。而相关备案前置条件的设置和合规要求的提出,也给备案后网贷机构维持持续运营模式带来了巨大挑战。 Continue Reading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还是那个P2P吗?

作者:陈鑫 冯慧 郭腓力  金杜律师事务所

一、婚内财产协议能否撤销

《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Continue Reading 夫妻财产协议撤销问题

作者:胡喆 王囝囝 陈府申 李盛  金杜律师事务所

一、函函函函

在金融资管业务领域,信用增级是最重要的机制之一。一般而言,信用增级可以分为内部信用增级和外部信用增级,后者的主要作用在于,在基础资产和产品内部机制以外,寻求外部机构的信用介入,以提高产品的信用等级。外部信用增级在交易文件角度的主要体现方式,就是各种各样的”函”,而这些“函”种类繁多,法律关系复杂,这也是金融资管的从业人员在实际业务操作中,最容易产生混淆或疑问的地方之一。 Continue Reading 咬文嚼字说金融:函函函函含什么——各类增信函效力最全分析

2019,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与翰德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翰德集团”)在中国境外完成合资公司项目交割,择机引入第三方投资人共同对中国境内现有及潜在特殊机会房地产项目进行投资。合资公司拟投资总额为10亿美元,并预期资产管理规模在3年内达到50亿美元,成为中国领先的房地产类不良资产持有及处置公司。合资公司可与华平投资组合中从事长租公寓、办公场地、园区、零售地产等业务的诸多企业进行战略合作,形成“1+1>2”的协同效应。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助力华平投资与翰德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2019年4月11日,海尔集团地产板块第一支资产支持证券化产品“鑫沅资产-海尔物业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顺利发行。“鑫沅资产-海尔物业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以青岛海尔产城创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海尔产城创”)作为原始权益人,底层资产为海尔产城创下属物业服务公司分布于全国8个省市的57处物业收费权,产品发行规模为4.5亿元人民币,优先级资产支持证券获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给予的AAA评级。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助力海尔集团地产板块第一支资产支持证券化产品顺利发行

作者:李晓琤 高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9年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取消了原判对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认定,并将顾雏军挪用资金罪的量刑降至有期徒刑五年。[1]该再审案件的改判,是对当前保护民营企业政策精神的再一次重申和强调。 Continue Reading 权利如何从纸面走到地面 ——刑事法律服务为民营企业发展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