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ed by: Ma Junhao
China has been a powerhouse in AI development and deployment – since 2013, China has overtaken the US as the country with the most number of AI-related patents granted (within all jurisdictions). To continue fostering this surge of innovation, China has already taken significant steps in this direction with the release of its New Generati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evelopment Plan (2017), a comprehensive plan outlining goals for the development and implementation of AI by 2030. In addition to this strategic plan, China has also made crucial adjustments to its regulatory framework. The 2019 revision of the China National IP Administration (CNIPA) Guidelines for Examination included notes about the patentability of AI inventions, marking a significant step towards clarifying the legal landscape for AI-related patents.

The lawmakers in the People’s Congress are discussing a national AI Law.China is continuing to refine its regulatory landscape to balance innovation with ethical and societal considerations, and China’s increasing focus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nd innovation especially for AI inventions makes China an attractive hub for companies to protect their inventions.

Read More

作者:刘斌 查宇星 许皓然

作为法定的公司治理主体,股东会和董事会是公司控制权争夺的重要战场。本次《公司法》修订为控制权争夺战场提供了新的攻防术,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通过变更股东会和董事会的职权配置划定了战场上的权力格局;二是通过完善公司决议瑕疵制度强化了战场上的关键武器;三是通过新增股东责任和董事责任的相关规定锁定了战场上的主体责任。

阅读更多

作者:任战江 蔡海东 张丹 李丹

在先前的文章中,我们对股东除名与催缴失权这两种制度进行了价值对比和考量(新公司法催缴失权实务解读:先导篇——从股东除名到催缴失权的制度价值考量),以催缴失权的程序为起点,从核查出资、催缴出资、决议失权与失权通知、失权股权的处置四个环节将失权的实现路径进行解构并提出有益性实践探讨(新公司法催缴失权实务解读:实践路径篇——催缴失权程序的实践路径探析)。

阅读更多

作者:范玲莉 范启辉 李垚林

2021年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的决议,并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其中提到要“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贯彻新时代军事战略方针,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强军、人才强军、依法治军,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确保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近年来,随着军工企业不断发展以及军民融合不断深入,军工相关领域的企业得到了充分的发展机会,并且有越来越多的军工企业正在考虑登陆资本市场。

阅读更多

作者:史留芳 张录发

股权投资有风险。这种风险不仅仅来自于市场波动等不可控的外部因素,也可能来自公司内部,例如股东之间是否志同道合,投资理念与风险偏好是否相近等等。

所有股东在所有问题上观点一致,是不切实际的。事实上,公司经营必须允许一定程度的分歧存在,并可以通过资本多数决来解决公司意志的确定。然而,资本多数决本身无法消除分歧,有些分歧很可能会进一步发展为股东之间的矛盾、对立甚至压迫。

阅读更多

作者:梁燕玲 张皓帆

2024年4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联合发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解答(一)》(以下简称“《解答一》”),就劳动争议案件中的疑难问题作出解答。《解答一》整合了北京地区2001~2017年期间发布的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主要意见,其变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劳动争议裁审机构对于某些观点倾向性的调整。一叶知秋,见微知著,下文将在介绍《解答一》的基本结构和主要变化的基础上,就其中的重点条款进行解读。

阅读更多

作者:宋海燕 肖漪涟

随着人工智能科技的飞速发展,利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生成与某个特定自然人的声音极为相似的虚假语音变得越来越容易。这一技术被称为“声音克隆”(Voice Cloning),也称“深度伪造语音”(Deepfake Audio)。常见的声音克隆有两种形式:文本转语音(Text to Speech)及语音转换(Voice Conversion,也称Speech to Speech)。“文本转语音”指利用AI将用户输入的文本转化为与特定自然人声音高度相似的语音。“语音转换”指在说话内容不变的情况下,利用AI学习并模仿特定自然人A的声音(包括音色及韵律),从而将特定自然人B(原本的说话人)的声音替换为特定自然人A(转换后的说话人)的声音。

阅读更多

作者:宋思宇 朴程健

2022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数据二十条》”),提出“探索数据资产入表新模式”,社会各界对如何更好地识别、利用数据资产进行了持续、热烈的探讨。2023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数据要素X”三年行动计划(2024-2026年)(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推动将满足资产确认条件的数据资源,计入资产负债表无形资产或存货,推动数据资产化”。2024年1月1日,财政部颁布的《企业数据资源相关会计处理暂行规定》正式实施,各企业以及中介机构开始积极探索、实践数据资产入表,以期更好的发挥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价值。

阅读更多

作者:冯晓鹏 王溢美

这既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最“难”的时代。“难”在境外贸易政策措施的多变,“难”在同质化、快节奏竞争的内卷,“难”在消费热点、市场机遇的转瞬即逝。外部环境虽然“难”以改变,但日臻完善的内部合规管理却能助力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少踩坑”。中国新能源汽车出海势不可挡,纵使在国际政治经济局势不稳定的风浪中难以一帆平顺,但挑战就是最好的机遇,面对高标准、严要求,新能源汽车的前进方向将始终是坚持技术创新、着力合规保障、加强合作凝聚,提高应对风险的能力和勇气。我们相信:“千帆竞发,勇进者胜”。

阅读更多

作者:郭欢 陈起超 董梦 刘姝倩 王丹 陈琳

此前我们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在跨境监管下的风险与应对(上)》中对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与海外出口现状进行了介绍,并对新能源汽车进入欧盟市场面临的主要风险和挑战进行了分析,本篇我们将分别结合新能源汽车进入美国、俄罗斯、韩国、泰国等不同国别市场所面临的风险进行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供解决之道。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