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在医保基金收支平衡压力加大的情况下,控费成为当前医药行业面临的变局之一。国务院机构改革国家医保局挂牌成立后,首先把目光放在药品领域,全权负责药品的市场流通及最终销售价格,掌握着药械产品的定价、招标采购和支付等关键环节。以《我不是药神》为契机,抗癌药零关税,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持续推进,“4+7”[i]带量采购进场导致药价断崖式下降,“二次议价”成为历史,国内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进入新一轮调整期,医药产业链上的价格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