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urities & Capital Markets

为进一步加强股东股权监管,完善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有效防范金融风险,2021年10月14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在2021年6月17日公布的《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的基础上,正式发布实施了《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银保监发〔2021〕43号,以下简称“《监管办法》”)。继控股股东、控制类股东、战略类股东、财务II类股东、财务I类股东、主要股东等股东的监管分类后,银保监会在《监管办法》中将控股股东和部分需要重点监管的关键少数主要股东一并界定为“大股东”,提出更加严格的监管标准,用以增强监管效率和精准性,应对中小机构股权普遍较为分散,控股股东很少,大量对银行保险机构有重大影响的股东只能按照主要股东(5%)的标准实施监管而造成的监管不足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从保险公司视角解析

在之前几篇文章中,我们全面介绍了绿色金融领域中的碳排放权及其衍生品的法律基础、交易模式和相关的金融市场展望。我们将在本篇中介绍另外一类绿色资产——绿证,它与碳排放权分属不同体系,却又息息相关。我们力求用最简洁的语言,来解答最常见的十个问题:
Continue Reading 绿色金融系列文章之(五)丨 关于“绿证”的十问十答

随着“碳中和”议题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升温,各国政府、投资机构、跨国企业自身以及延伸至供应链的环环相扣的“减碳”要求正在层层下沉,这将促使更多企业采取实质行动,加速实现节能减排目标。欧盟、美国、加拿大等政府已筹备建立“碳边境税”或“边境调节税”机制,旨在向其进口的商品征收碳关税;大型跨国企业也逐步将“减碳”承诺施加到其全球供应链体系,比如某跨国科技企业在其2021年更新的供应商清洁能源计划中要求供应商未来五年在生产该品牌产品时提高所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否则将面临被移除其供应链名单的风险。众多国际知名投资机构也纷纷开始行动,承诺为投资组合“减排”。
Continue Reading 碳金融系列文章(三) 绿色权益跨境交易之境外投资者直接参与境内交易篇

一、出台背景
今年9月3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银保监会”)对外发布《保险集团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是银保监会继2010年3月12日发布《保险集团公司管理办法(试行)》(下称“《试行办法》”)后发布的保险集团公司管理新规征求意见稿。与《试行办法》相比,《办法》对各章节均有不同程度的修改,新增“风险管理”章节并比照《保险公司所属非保险子公司管理暂行办法》(保监发〔2014〕78号,下称“《非保险子公司暂行办法》”)的体例增加“非保险子公司管理”章节,以加强保险集团公司治理监管、强化保险集团风险管理、完善非保险子公司监管并系统完善集团监管要求。如《办法》正式生效,《试行办法》将相应废止。

Continue Reading 《保险集团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评析

作为线下保险业务的直接实施机构和线上保险业务的落地服务机构,保险公司的分支机构是保险公司经营业务的重要支点。保险公司通过分支机构的设立扩张业务规模、调整经营管理结构,而保险公司分支机构的设立审批是保险监管中一项重要的行政许可项目,对保险公司的经营管理有着较大影响。今年9月2日,为进一步提高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准入管理科学化、规范化水平,引导保险公司持续完善公司治理机制、合理有序设置分支机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银保监会”)对外发布了《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市场准入管理办法》(银保监发〔2021〕37号,下称 “《办法》 ”)。《办法》在《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市场准入管理办法》(保监发〔2013〕20号,下称“20号文”)的基础上作出了修订,对原有的准入条件和程序进行了调整,并新增章节重点对分支机构的改建、变更营业场所、撤销等条件进行了规范。与此同时,20号文和《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加强人身保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保监发〔2016〕113号)同时废止。
Continue Reading 《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市场准入管理办法》主要修订简析

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中国人民银行和香港金融管理局发布联合公告,香港与内地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债券通”)正式诞生。债券通上线的初期,仅支持资金的北向流通,即境外投资者可以通过债券通“北向通”投资内地债券市场。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在答记者问中提供的信息 ,“北向通”开通以来,持续受到境外投资者的追捧:境外投资者持有境内债券金额从人民币8,500亿元迅猛增长至人民币38,000亿元,其中“北向通”持有量为人民币11,000亿元。全球前100大资产管理机构中,有78家参与“北向通”。根据彭博 ,海外投资者在中国内地债券市场的持有比例从“北向通”推出前的4%升至创纪录的11%。我们作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CFETS”)的法律顾问,在2017年有幸参与了“北向通”从筹备到上线的全过程,并持续为境外投资者提供“北向通”相关的法律服务。
Continue Reading 债券市场“南向通”正式实施,市场参与者需要了解什么?

新加坡交易所(新交所)日前发布了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主板上市规则,于2021年9月3日正式生效。

在这一新的框架下,新交所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必须具备以下主要特征:
Continue Reading 新交所成为亚洲首家提供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上市服务的大型交易所

控制权对核心创始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同时,核心创始人保持对公司具有强有力的控制权,也可以扼杀创始团队其他成员以及投资人对公司控制权的觊觎之心,有利于公司稳定发展,并让股东及团队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更具有信心。本文将分析创始人保持对公司控制权的方法,并分享相关的案例,以期给各位创始人一些启发。
Continue Reading TMT投资实践(九)——创始人如何保持控制权

作者:胡静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证券部

2021年修订版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实施条例”)即将于9月1日正式生效施行。本次实施条例的变动,伴随近期各部门一系列针对民办教育的意见通知,给民办教育行业内部自身以及外部资本环境带来了较大震动,多家民办教育机构积极回应政策要求,纷纷寻求转型,以期在监管压力下能够突破并落地一种协同发展新模式。在转型的过程中,如何把握监管要求,守住监管红线,有必要首先对当前民办教育的监管框架做一次整体梳理。
Continue Reading 新政下教育机构转型的合规考量 ——基本篇:从民办教育的监管框架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