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urities & Capital Markets

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下称“《刑法》修正案(十一)”),表明国家对证券市场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将采取零容忍的高压态势。2021年2月27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上着重强调了十二项专项罪名,其中就包括了《刑法》第四百零二条,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从立法和司法风向两个角度看,未来会有更多的证券市场违法行为将经过行政处罚程序后进入刑事司法程序。
Continue Reading 证券犯罪刑事风险防控的新思路——以内幕交易为例探寻“行政处罚”移送“刑事追诉”的证据标准

随着A股注册制改革的不断推行,企业发行上市的审核周期大大缩短,换而言之,企业从完成股改到申报的时间以及从申报到完成上市的时间,均大幅度缩减。据不完全统计,注册制下的平均审核周期约为200多天,而核准制下的平均审核周期则达到500多天。在提高发行审核效率、促进A股资本市场繁荣的同时,上市速度的加快也使另外一个问题变得更为突出,即上市前投资人的特殊权利应何时终止为宜。由于终止的时间和终止的方式关系到多方利益,因此该问题越来越受到各方的关注。
Continue Reading 论A股IPO发行人股东特殊权利的终止时点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来,随着市场活力的不断增加和经济形态的多样性绽放,我国第一代创富者已经完成了财富的快速积累,并且进入到了世代传承、家业交替的关键时期。高净值人士的关注点早已从单一的“创造财富”发展为了创造财富的同时对财富和家业从持续升值、合理分配、科学规划、安全传承等多维度的考量。相应地,家族财富管理及风险防控则逐渐成为了新的市场宠儿。金杜拥有极广业务跨度和极精业务深度的众多专家,可以从境内外个人信托、税务筹划、外汇政策、婚姻家事继承以及家族财富的静态风险管理等角度实现家族财富管理相关的全维度综合服务。
Continue Reading “预立之家,必有余庆”——多维度家族财富管理及风险防控要点解读

近期国家外汇管理局的相关业务领域负责人透露了券商跨境业务下一步变化的方向,内容包括继续推进证券公司结售汇业务试点工作,选择部分实力较强的证券公司开展跨境业务试点(“试点”),制定试点规则,合理确定跨境额度、业务种类、资金管理等,支持证券公司做大做强,发挥证券公司对外汇市场的积极作用。这一信息引发了资本市场的想象以及中概券商股大幅上涨。
Continue Reading 关于试点境内券商跨境业务新机遇的展望

2021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以下简称新《档案法》),为“档案信息化建设”单设了一个章节,首次明确规定电子档案与传统载体档案具有同等效力,可以以电子形式作为凭证使用,并鼓励和支持档案馆和机关、团体等推进传统载体档案数字化。
Continue Reading 律师证券业务工作底稿的电子化

2021年2月8日,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香港证监会”)刊发了一份咨询文件[1](“该咨询文件”)。该咨询文件中的建议如最终被采纳,势必对于中国香港*公开发售股权和债务证券的公开发售方式产生深远的影响。目前证监会正就该咨询文件征集意见,截止日期为2021年5月7日。在该咨询文件刊发的一周前(即2021年2月1日),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香港联交所”)就联交所涉及调高主板上市的盈利要求的咨询文件,征询期限刚好结束。[2] 这份较早刊发的联交所咨询文件引发了若干市场参与方的热烈讨论。我们预计,该咨询文件也将同样引发业内的广泛讨论。
Continue Reading 香港证监会关于股权资本市场及债务资本市场交易的簿记建档及配售活动的咨询文件

金融实务中,各种固定收益类金融产品常常在产品端及/或资产端搭载具有担保或类担保功能的信用增级机制,比如差额补足、远期回购、第三方受让、流动性支持等等。在过往,除了特定岗位外,金融从业者甚少关注这些增信措施的法律性质归属,因增信措施无疑是当事人之间的合同安排,其法律效力判断仅需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法定无效事由进行。
Continue Reading 金融产品增信工具法律性质三分法

On 8 February 2021, the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of Hong Kong* (the “SFC”) issued a consultation paper[1] (the “Consultation Paper”) which, if enacted as proposed, would have a far-reaching impact on the way in which public offerings of equity and debt securities are made in Hong Kong SAR. Comments to the Consultation Paper will be open through 7 May 2021. The Consultation Paper was issued exactly one week after the end of the consultation period (1 February 2021) for a consultation paper by The Stock Exchange of Hong Kong Limited (the “SEHK”) that dealt with increasing the profit requirement for the Main Board.[2] That earlier consultation paper by the SEHK generated much debate from certain market participants and we expect that the Consultation Paper will likewise invite significant discussion in the industry.
Continue Reading SFC’s Consultation: Bookbuilding and Placing in ECM & DCM

在企业日常经营过程中,股东或债权人将其对企业的股东借款或应收账款转为股权的情况并不鲜见。除前述场景外,“债转股”[1]也存在于企业投融资的过程,投资方出于降低风险、内部审批便利以及尽快满足标的企业对资金的需求等方面的考虑,有时会考虑先以贷款形式将资金支付予标的企业,之后根据约定再将贷款转为标的企业股权。本文将着重结合A股IPO案例及实操情况,讨论企业在拟上市过程中涉及“债转股”时的注意事项,尤其将就实施“债转股”是否需要履行相应的评估手续作出分析。
Continue Reading A股IPO观察:评or不评?——拟上市企业“债转股”评估事宜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