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楼仙英  孙浩洸  张逸瑞  金杜律师事务所 知识产权部

编者按:

在这里,看懂IP交易—霞飞路的小酒馆里,IP交易专家英律师一樽煮酒,拆解各类IP交易。连载系列,带你一同诗酒趁年华,仗剑IP天涯。

摘要: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看过来看过来!

番外:

那一年九月,龙门大学科研成果喜人,恰逢省级范围内全面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核心战略,学校决定趁热打铁成立科技成果转化办公室,在引领技术前沿、服务于社会等方面发挥更为积极作用。那么问题来了,科技成果转化,听上去简单,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谁来带头谁来干?最终,知识产权学院曲教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科研多数是理工学院的事儿,产业化之后是市场的事儿,这二者的连接点嘛当然就是这知识产权了,知识产权的教授不上谁上?再说这曲教授的专业本是商标法,专注的是品牌和商标研究,算是最为贴近市场懂运营了,谁都知道曲教授爱喝个小酒,和大家关系特别融洽,这回也算是众望所归了。

这众望是“归”了,曲教授却是犯愁了,这迫在眉睫的问题,科技成果转化办公室做什么呢?什么能做什么又不能做呢?能做的该怎么做呢?曲教授虽说有了些年纪,却着实是个直肠子,习惯了什么都写在脸上,这不,给学生上着课呢,想起这烦心事便是一阵惆怅,临近下课,对着一众学生道,“同学们,你们看我研究了一辈子学问,这商标法的细枝末节也算是搞透了,却偏生赶上了这产学研相结合的大潮,学以致用、学以致用,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真是不一般呐,所以各位一定不要走我的老路,要把这学问用到社会经济的大潮中去,停留在象牙塔里还真是走不出个GDP哦!”铃声响起,曲教授收拾了粉笔讲义,正欲离开,却见一女子自台下走来,齐耳卷发,步伐利落,只是看年岁应该是比周围的莘莘学子年长了不少。来者恭敬的递过名片,曲教授接过一瞧,原来这女子姓英,乃是一名专注于知识产权业务的律师。

这英律师倒是快人快语,还没等曲教授琢磨明白便自我介绍道,“曲教授,恕我冒昧,今日上午在贵校参加知识产权论坛,有幸在商标法环节领略了您的风范,琢磨着追忆一下象牙塔里的青春,所以便追星追到您的课堂上来了。我看上午的演讲者介绍,您还担任了贵校科技成果转化办公室主任一职,真是能者多劳。不过,看您刚才在课堂上的讲话,似乎有些波折?我们最近倒是有很多项目与此相关,说不定可以交流交流,所以您看我就冒昧了!”

曲教授一听和科技成果转化一事相关,顿时来了兴致,只是尚未接过这话题,便闻到了一阵茶香。这曲教授生平有两大嗜好,一茶一酒,最常念叨的心之向往便是饮一杯茶酒水,看几段春花月,这会儿闻着这茶香便入了神,细细辨别之后拉着英律师便问,“秋寿眉,花香清雅,汤水稠滑,外观英姿飒爽冲泡之后倒是汤甜水柔,好茶好茶!”

英律师一听,甚为惊喜,“曲教授竟也是好茶之人?不如到贵校芷园一叙?”

这芷园立于龙门大学校内拾光湖的南岸,乃一茶舍,自创校时便有,与北的酒肆兰亭遥相辉映,所谓龙门二景,岸芷汀兰。

秋日煮茶,黄昏看花。

“英律师,听您刚才的说法,似乎对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颇有经验?我也不和您绕弯子,这会儿啊,我这边是对这科技成果转化一筹莫展,那边倒好,科研团队不停的打报告,国内就不说了,国外的合作方都排着队伍等着和我们做技术许可相关的安排,着实火烧眉毛!”芷园内一坐定,曲教授倒是直奔主题。

英律师让师傅泡上随身带的白露茶,“曲教授,您啊,莫急。凡事总是要先梳理清楚了再一步一步看。咱们首先要确认的是能不能做,能做了才能看怎么做。在确认能不能做的时候,先要把这事儿定性到法律层面,对应的是什么概念,针对这个概念有哪些限制和要求。就说您方才提到的和国外团队的合作,《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项下明确,技术进出口,是指从境外向境内,或者从境内向境外,通过贸易、投资或者经济技术合作的方式转移技术的行为,包括专利权转让、专利申请权转让、专利实施许可、技术秘密转让、技术服务和其他方式的技术转移。因此,倘若咱们学校将研发团队的技术许可给国外合作方,那基本就属于技术出口所管理的范畴。根据现行法律法规,并非所有的技术都可以出口,因此首先需要将咱们的技术和相关清单进行比对,确认是属于禁止、限制还是自由类技术。一旦属于禁止类,那咱们就别谈了,如果不属于禁止类,那就要看法律法规项下,给咱们指明了一条怎样的路,例如,限制类技术需事先取得许可证,自由类需要进行合同登记,您看,这不就一步一步把路给走顺了么!”

曲教授听得出神,这再香的茶竟然都忘了喝,只顾着追问道,“有意思啊英律师,您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我们一直一筹莫展,说到底是因为我们心里没谱,不知道路径究竟是怎么样的,缺一个人给咱们画张图。英律师,我看您可以!”

英律师笑着喝了口茶,“曲教授,我啊,这口头也就能跟您说的事儿,真的走过一遭儿您就明白了。高校是科技成果的重镇,大家都盯着,所以那图不用我画,相关规定都给您写的清清楚楚。估值怎么估,协议定价怎么处理,明白着呢!”

曲教授喝了口茶,来了精神,“英律师,按您的说法,这科技成果转化的时候,价格还不能咱们自己说了算?估值、协议定价还有特定的要求不成?”

英律师把茶给曲教授满上,接话道,“那可不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说的可明白了,高校与其他组织或者个人合作进行科技成果转化活动,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科技成果的价值进行评估,确定价格的方式同样有着明确的要求:应当通过协议定价、在技术交易市场挂牌交易、拍卖等市场化方式确定价格,通过协议定价的,应当在本单位公示科技成果名称和拟交易价格。”

曲教授拿起茶杯,正要喝一口,忽然想起了什么,叫来师傅,张罗了一叠青梅,向英律师解释道,“英律师,我喝茶啊,就爱配俩青梅,要不您也跟着试试,滋味委实不错。”

英律师笑道,“青梅酒我倒是自家也酿,青梅洗净,放置大口瓶中,倒入白酒浸没青梅,加盖密封,一月之后即可饮用,准保让您口舌生津。这青梅配茶倒是第一遭,要试要试!”

曲教授一听更是有兴致,“英律师原来也是好酒之人!要不晚上咱们转战到对岸兰亭?我啊,想向您请教老师们最关心的问题,这奖励和报酬究竟该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