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Dang Zhe, He Shijia King & Wood Mallesons’ IP group

Recently, the KWM IP litigation team, on behalf of Deere & Company, won the final trial of a lawsuit involving trademark infringement and unfair competition. The defendants were John Deere (Beijing) Agricultural Machinery Co., Ltd and other two. Continue Reading 1st Civil Case Recognizing Well-known Trademark on Similar Goods

作者:丁宪杰 钱恒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不久前,医疗整形互联网企业北京新氧科技有限公司(“新氧公司”)开发的新氧APP疑因新氧公司不拥有第9类商标(下文中如无特别说明,本文中所称“第9类商标”是指使用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第9类中“可下载的计算机应用软件”和“可下载的手机应用软件”等商品和类似商品上的商标)而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1],但新氧公司在不久之后做出回应,声明第9类商标并不涉及其核心业务[2],称“目前新氧作为一家医美社区和电子商务平台公司,其核心业务主要聚焦线上,为信息服务提供平台,并不涉及实体商品的生产”。目前用户仍然能够在苹果应用商店中检索并下载新氧APP,似乎新氧公司的移动端业务并未受到严重影响。然而,过去却不少有知名企业的APP在第9类商标问题上遭遇狙击,有些甚至付出了较大代价,例如: Continue Reading 移动终端APP名称是应用软件的商标吗?

作者:矫鸿彬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恶意诉讼,这一起源于英美侵权行为法的概念,通常被认为是一种侵权行为。在商标领域,恶意诉讼基本上与商标撤销或无效相伴相生。对恶意诉讼的定义、构成要件、判定标准等却迟迟未有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予以详细规定和明确。随着商标授权确权案件数量的增多,被撤销或宣告无效的商标数量的增加,恶意诉讼无疑也会放量增长。商标恶意诉讼的法律边界究竟该如何划定?如何正确划分恶意诉讼和正当维权的界限,达到保护权利与防止权利滥用的平衡?这一问题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讨。本文主要从商标恶意诉讼中主观“恶意”的判定角度抛砖引玉,与业内同仁分享一些初步思考。 Continue Reading 恶意诉讼的“恶意”该如何判定?——从商标视角的初步思考

作者:林久初 张家琦 徐慧雯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案情简介

2015年6月10日,罗尔品牌国际有限公司(下称“罗尔公司”)向中国商标局申请注册第17165854号商标“ ”,指定使用商品为第14类未加工或半加工贵重金属,首饰盒,衬衫袖口链扣、珠宝首饰、手表等。 Continue Reading 从VON DUTCH案件看含有外国国家名称的商标注册(二)

By Lin Jiuchu, Zhang Jiaqi and Xu Huiwen  King & Wood Mallesons’ IP group

Case profile

On 10 June 2015, ROYER BRANDS INTERNATIONAL S.A.R.L. (“Royer”) filed an application with the PRC Trademark Office (“CTMO”) to register trademark No. 17165854 “” for designated goods in Class 14. This class includes unprocessed and semi-processed precious metals, jewelry boxes, sleeve buttons, cufflinks, jewelry, watches and so on. Continue Reading A Case Study of VON DUTCH (Ⅱ)

作者:桂红霞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关于综艺节目模式能否受到著作权保护,这在国内外都是难题。就我国而言,从早期的ECM“go bingo”案、世熙传媒“面罩”案、《超级女声》涉嫌抄袭《Pop Idol》、“take me out”等纠纷到近些年的《极限挑战》涉嫌抄袭《无限挑战》、《非凡搭档》涉嫌抄袭《极速前进》、《中国有嘻哈》被指抄袭等纠纷,权利人均面临着无法通过著作权法维护权益的困境,只能放弃通过诉讼途径维权的做法或转而寻求《商标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对该模式中的部分元素予以保护。但是正如加拿大律师Leonard Glickman所言,给予节目模式商标保护确实是重要的,但与之相比,为该种节目模式能获得版权法的保护而战斗(即使其结果是不确定的)是更重要的。[1]我们对该观点深表赞同,本文将从困境产生的原因、给予综艺节目模式著作权法保护的现实意义等几方面入手,来探讨给予综艺节目模式著作权法保护的可行性。 Continue Reading 综艺节目模式的著作权法保护之道

作者:何放 张斯玮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刚刚过去的2017年度对于将要IPO的企业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因专利、商标、著作权等知识产权纠纷而导致企业IPO进程受阻的案例不在少数:

  • “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公司曾在路演前夕,被“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的权利人顾某起诉专利侵权,因而决定暂缓后续IPO工作;
  • 柠檬微趣公司在冲刺IPO期间,被爆招股书中未能如实披露“宾果消消消”未能成功注册商标、未如实披露其因使用“宾果消消消”而被第三方公司起诉侵权,可能影响到其IPO进程;
  • 康智乐思公司所持有的“大姨妈”商标被裁定无效,导致其公司能否成功上市前途未卜;
  • 阅文集团被中国移动通旗下公司以著作权合同违约为由起诉,并需赔偿经济损失6.05亿元;而此时,恰值阅文集团IPO进程的节骨眼……

Continue Reading IPO怎能忽视IP:拟上市企业的知识产权风险预防与应对

作者:党喆  贺诗佳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近日,金杜知识产权诉讼团队代理的迪尔公司(Deere & Company)诉约翰迪尔(北京)农业机械有限公司等三被告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迎来了终审胜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高院”)在本案二审判决中确认,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适用于注册商标与相同类似商品上在先注册的驰名商标发生冲突的情形。据我们所知,本案应属首例确认上述法律适用规则并据此认定和保护在先驰名商标的民事终审判决。 Continue Reading 首例在相同类似商品上认定驰名商标的民事案件终审审结

作者:孙明飞  刘军  张浩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网络游戏属于著作权法项下何种作品,游戏直播画面著作权归谁所有,直播平台是否会因玩家直播行为侵犯游戏本身的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金额如何科学计算?11月13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YY直播平台直播“梦幻西游2”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该案件涉及网络游戏直播中诸多错综复杂的法律问题,法院判决直播平台承担2000万元的赔偿责任,也是截止目前国内法院判决直播平台承担赔偿责任的最高数额,因此倍受关注。 Continue Reading 网络游戏直播的法律边界 ——《梦幻西游2》直播案一审判决评析

By Shi Bisheng King & Wood Mallesons’ IP group.

On 4 November 2017, the 30th Meeting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Twelf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assed an amendment to the Anti-Unfair Competition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ti-Unfair Competition Law”), which will come into effect on 1 January 2018. This is the first major amendment to the Anti-Unfair Competition Law since its implementation in 1993, and it will have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businesses in China.  Continue Reading Amendment to China’s Anti-Unfair Competition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