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year has shown us that when it comes to commercial parties having a dispute regarding restrictive covenants, the Courts have shown a willingness to uphold the validity of the restriction on the basis that they are competent business people who should have known better or taken advice.
Continue Reading Restrictive covenants – watch out for restrictions of employee shareholders and those contained in commercial agreements

今年的审判实践表明,当商业协议的当事人对限制性条款存在争议时,法院倾向于维持限制性条款的效力,理由是当事人属于专业的商业人士,应已更充分地了解此类限制或听取相关意见。
Continue Reading 谨慎对待有关员工股东及商业协议中包含的限制性条款

作者:

2020年4月,英国法院审议了赔偿条款的起草工作,特别是关于赔偿条款是否适用于当事人签署买卖协议前发生的损害。最终,决定赔偿是否适用的关键在于赔偿条款中使用的动词时态、该条款在协议中的位置、对保证和索赔限制的具体和一般处理以及股份购买协议中的更多规定。
Continue Reading 阐释赔偿条款时态是关键

2019年和2020年,英国法院先后作出多项涉及英国法下默示善意义务的判决,判决结果似乎都传递了相同的信息:尽管根据公认的法律规定,商业合同中并不存在一般善意义务,但如果善意义务与当事人的推定意图及其合同关系一致,则可以默示存在。
Continue Reading 英国法面面观:英国法下默示善意义务的适用情形

英国法院在去年对于从合同(如信用函通知书)中解读出第三方权利并未采取回避的态度。Chudley诉克莱兹戴尔银行(Clydesdale Bank Plc)一案表明,即使第三方不属于合同当事方,其可能也能够主张合同项下的索赔。该案同时强调了理解以下两点的重要性:(1) 法院在何种情况下将如此判决;以及 (ii) 起草合同时有助于或阻碍第三方索赔的内容要件。
Continue Reading 即使对合同不知情,你也可以享有第三方权利

2019年7月,英国最高法院审理了劳动合同中限制性条款(本案中为竞业禁止条款)的可执行性。限制性条款是通常包含在劳动合同中的具有约束力的条件,目的是为了保护雇主的业务不受雇员行为的影响。鉴于香港法院最近采用了Beckett测试(详见下文),其在未来也极有可能援引本案。
Continue Reading 英国最高法院对限制性条款进行严格的“蓝铅笔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