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回中,我们介绍了在控制权收购交易无法完成交割时卖方可获得的救济措施:即在并购协议终止前,卖方有权主张强制履行(Specific Performance),而在并购协议终止后,卖方可要求损害赔偿(Damages)或反向分手费(Reverse Break-up Fee)。在文章发表后,我们收到了若干询问,希望我们可以澄清以上救济措施与赔偿条款(Indemnification Provisions)的关系,本文尝试回答这个问题并据此进行拓展。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并购实战指引(四)赔偿条款(Indemnification)

作者:武鹏 乐宇歆 杨尚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合规业务部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家庭财富的增加,股权投资已经成为经济生活中一种常见的投资方式。关于股权在婚姻家事案件中的相关问题,我们财富管理团队之前已经写过不少。但在日常工作中还是有很多客户就一些相关问题提出咨询,例如在离婚时股权的分割处理原则、继承时股权的继承方式等。因有限责任公司存在人合性特征,这类股权在分割处理难度上高于可以在股票市场上公开交易的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故本文现以有限责任公司股权[1]为例,就几类常见问题略作分析以供参考。归纳起来,本文从三个方面展开论述:
Continue Reading 灵魂三问:你的、我的、我们的? ——家事法中的股权问题清单(上篇)

作者:刘婷 黄丹丹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规业务部

2021年6月1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对《安全生产法》进行了修订,修订后的《安全生产法》将于2021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以下简称“新《安全生产法》”)。
Continue Reading 新《安全生产法》对企业合规管理的影响

随着新冠疫情给全世界带来的影响,各国对生物医疗的重视提高到前所未有之水平,纷纷在生物技术的研发、人才、创新等方面加大投入。中美战略竞争日益加剧,美国为保住其在各项产业的顶尖优势,相继出台了诸多遏制中国的法案,生物医疗产业作为重要的新兴技术与关键技术密集的领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我们也观察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包括但不限于生物技术、化学、装备制造等行业中的企业受到了美国贸易管制相关的处罚,不排除美国基于竞合态势,对中国生物医疗领域相关企业将采取进一步的打压。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生物医疗产业面临的贸易管制困境与应对初探

作者:胡耀华 张越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部

 

引言

在《私募基金实践(一)——LPA经济性条款解析》一文中,我们分析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基金”)有限合伙协议(“LPA”)的管理费、收益分配等经济性条款,并分别从管理人/普通合伙人(“GP”)和有限合伙人(“LP”)的角度提出了其各自在LPA谈判中需要注意的要点。
Continue Reading 私募基金实践(二)——LPA治理性条款解析

By Mark Schaub, Serena Guo KWM Overseas Office

A number of offices operated by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in China have been recently visited by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or its local bureaus (“PSB”) officers for operating in a non-compliant manner. Such organizations have been urged by the PSB to establish NGO Representative Offices if they wish to operate in China long term.
Continue Reading Management of Non-Registered NGOs in China

根据我们的项目经验,创始人经常询问我们如下问题:搭建VIE架构时,员工股权激励计划(“ESOP”)应该如何在开曼公司层面实施?他们也需要在开曼设立有限合伙代持ESOP股权吗?搭建VIE架构后,境内公司的ESOP应该如何处理?员工可以办理37号文登记吗?如何设计境外ESOP,是VIE架构搭建时不可避免的关键问题。在设计境外ESOP时,需要考虑境外ESOP架构、激励股权种类、需签署哪些文件、外汇合规、税务等诸多方面。
Continue Reading TMT投资实践(八)——VIE架构如何设计境外股权激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