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全国法院审理债权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下称“《债券纪要》”)。《债券纪要》统一了三类公司信用债券在合同、侵权、破产等问题上的法律适用。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该纪要第五部分“发行人的民事责任”与第六部分“关于其他责任主体的责任”对公司信用债券欺诈发行、虚假陈述案件的处理做了诸多具有创新意义的规定。
Continue Reading 《债券纪要》对股票虚假陈述案件的借鉴意义

2018年1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关于建立“一带一路”国际商事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明确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法院”)将设立国际商事法庭,以依法妥善化解“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产生的商事争端,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合法权益,努力营造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2018年6月,最高法院在全国范围内设立两个国际商事法庭,基于西安作为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古往今来融汇东西方商贸和文化的关键节点等的考虑,于西安设立第二国际商事法庭(以下简称“二商”)。
Continue Reading 丝路起点上的“二商”——亲历国际商事法庭“第一槌”

通过本文您可以了解到《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与《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的异同点以及下一步监管趋势,针对该异同点及今后监管趋势,从事直播带货行业的各平台和机构的相关合规建议。
Continue Reading 浅析《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征求意见稿)》对直播带货行业的影响

作者:王悦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四年多前的某个午后,叶渌律师将我叫到会议室,张梅老师也在。客户坐在对面,乍一看有点儿像煤老板。客户准备在贸仲(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针对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大M公司”)提起仲裁。客户来自新疆,争议果然与煤炭进口加工有关,准备在北京请律师,慕名来到所里拜会叶律师。
Continue Reading 去贸仲诉那家伙,“没有”书面仲裁协议又奈我何?

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和快速蔓延对我国商品市场造成了较大的冲击,但经济的短期下滑也容易导致消费的集中反弹。以韩国为例,2015年韩国中东呼吸困难综合症在6月爆发时,零售额也于同一时期降到最低,但随着疫情的好转,个人消费开始反弹,同年10月的消费额已超过了疫情之前的水平。
Continue Reading 《消费品行业法律问题全书(三)—— 新技术、新功能的虚假宣传和欺诈问题》

2020年4月28日,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Bureaus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下称“BIS”)在《联邦纪事》上发布了三则公告【[1]】,对《出口管理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 下称“EAR”)中多个条款进行了大规模修订或提出拟议规则,拟取消多项许可例外并对特定出口限制大幅收紧。作为近年来EAR较大规模的修改之一,本次修改的指向性非常明显。我们对美国出口管制政策多年的经验和思考,特准备此文,就本次修订对中国企业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说明,希望中国企业能对此有清晰的理解,并对企业发展做出正确的判断。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出口管制规则大改,对中国企业影响深远

During a crisis, the legal expectation is ‘deals down – disputes and restructuring up’. While this may be the case in the months to come, courts and arbitration centres across the UAE are first and foremost trying to utilise technology to ensure dispute resolution continues to function within our new work from home (WFH) reality.
Continue Reading The pandemic’s potential impact on disputes

在境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趋向稳定的大背景下,促进消费回补、刺激经济复苏将成为我国下一阶段的经济工作重点。根据2020年3月18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介绍,我国将集中精力促进消费回补和市场潜力释放,并进一步研究推出促进重点商品消费的政策措施,有效对冲疫情造成的影响。[1]同一时间,包括北京、上海在内的地方政府也纷纷出台消费刺激政策,鼓励企业开展促销活动,拉动内需。[2]
Continue Reading 《消费品行业法律问题全书(二)——合规促销必备事项》

2019年11月,生态环境部在其官网上公布了3起因企业在未取得登记证的情况下生产新化学物质而被处罚的案件[1]。其处罚依据《新化学物质环境管理办法》[2](以下简称“《管理办法》”)虽然自2010年10月15日就已经开始实施,但是实务中对于相关违规行为的查处并不多见。
Continue Reading 新化学物质的法与罚

栏目编者按:随着国际贸易、投资活动的日益频繁,对可能发生或已经发生的跨境争议,国际仲裁是公认的首选争议解决方式。然而,国际仲裁与国内仲裁程序有着巨大的不同,且更加繁复,使得不熟悉国际仲裁程序的当事人处于天然的劣势之中。金杜的国际仲裁团队成员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香港特别行政区、悉尼、墨尔本、珀斯、伦敦、马德里、布鲁塞尔、迪拜、东京、纽约和硅谷。“国际仲裁微课堂”系列文章由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国际仲裁团队成员联合撰写,内容涵盖国际商事仲裁和国际投资仲裁,旨在从国际仲裁从业律师的角度,为读者介绍国际仲裁知识及分享经验。如能对国际仲裁参与人起到增益作用,我们将倍感鼓舞。本系列文章将在每周一在金杜研究院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欢迎关注。
Continue Reading 国际仲裁微课堂 |(六)国际商事仲裁的法律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