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胜 石赫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为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以下简称“资管业务”),统一同类资管产品的监管标准,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于近日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管意见”),该举标志着资管业务统一监管时代的到来。本文将结合相关案例就《资管意见》提出的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监管政策的必要性做一深入的解读和分析。 Continue Reading 从资管纠纷看资管新政

作者:尤杨 蔺楷毅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11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银监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证监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共同颁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指导意见》”),其中“按照资管产品类型统一监管”、“降低影子银行风险”、“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去杠杆、限通道”、“打破刚性兑付”等规定无不表明监管部门对近年来资管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洞若观火。《指导意见》虽尚在征求意见阶段,但是考虑到其指导思想及具体内容与中国未来经济发展方向的高度契合,我们倾向于认为《指导意见》在可预见的未来即有可能正式颁行,且其基本监管原则不会发生太大的调整。 Continue Reading 信托公司在强监管时代下的挑战与机遇

作者:陈胜[1]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11月16日银监会公布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了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制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该规定对拟入股商业银行的外资股东将产生较大影响。此前,作为中美元首北京会晤期间在经济领域达成的共识,国务院公布了金融领域外资准入政策进一步开放的具体信息:

中国决定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三年后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寿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 Continue Reading 刍议金融领域外资准入政策的进一步开放

By Harry Liu, Sam Li, Olivia Xia  King &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On 4 November 2017, the Anti-Unfair Competition Law Amendment (“AUCLA) was ratified by the Thirtieth Meeting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Twelf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fter three rounds of review[1]. It will come into effect on 1 January 2018. It has greatly improved the Anti-Unfair Competition Law (“AUCL”) which was enacted back in 1993.

Commercial bribery, as an integral concern of the AUCL, has been in the spotlight during the amendment process. Continue Reading Big Change of the Definition of Commercial Bribery

作者:赵坤成 胡荣杰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案件基本情况

1. S公司设立及出资情况

债务人公司S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股东为注册于开曼群岛的K公司。K公司由中国企业T和美国企业I分别持股50%。K公司向S公司派驻若干名董事,且各有一半系T公司和I公司向K公司推荐。S公司设立时的章程确定的出资期限届满后,K公司尚存在出资未到位的情况。S公司出资期限届满后、破产程序开始前,因S公司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其债权人曾向执行法院申请追加K公司为被执行人,要求K公司作为股东在未缴足出资的范围内对S公司债权人承担责任。执行法院支持了上述主张,但由于K公司在中国境内财产有限,经过执行后仍有相当部分出资未到位。 Continue Reading 破产企业设立时股东出资未到位,董事是否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作者:尤杨 赵之涵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本文提示通道类业务中经纪及资产管理业务混同的监管风险。

根据银监会在《关于调整信托公司净资本计算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中对事务管理类(通道类)业务的定义,通道类业务是指委托人自主决定信托设立、信托财产运用对象、信托财产管理运用处分方式等事宜,自行负责前期尽职调查及存续期信托财产管理,自愿承担信托投资风险,受托人仅负责账户管理、清算分配及提供或出具必要文件以配合委托人管理信托财产等事务,不承担积极主动管理职责的信托业务。近日,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发布2017年第11期《机构监管情况通报》(下称“《通报》”)也总结了通道业务的主要特征。 Continue Reading 通道有风险,通道不免责

作者:苏萌  贾之航  于镇硕 金杜律师事务所 金融资本部

概述

碳排放权交易是《京都议定书》签约国以国际公法作为依据所进行的温室气体排放的减量交易。《京都议定书》建立了三种履约机制:清洁发展机制、联合履行机制和国际碳排放贸易机制。我国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从清洁发展机制起步,即由发达国家通过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方式与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级的合作,通过项目所实现的温室气体减排量,由发达国家缔约方用于完成在《京都议定书》中的减排承诺。2011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提出逐步开展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试点;同时《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我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初期的交易产品为(i)碳排放权配额和(ii)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并适时增加其他交易产品。除了前述配额及CCER的两种交易外,北京和广州两个地区的碳排放权交易所还建立了自愿减排量(VER)交易平台,以鼓励投资者参与到更多元化的碳排放权交易活动中。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碳排放权交易产品、模式、市场和碳金融衍生品——浅谈十个点

​作者:雷继平 程世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当事人签订矿业权转让合同后,未经审批情况下,到底法律效力如何,实践中存在很多争议,也出现了多种不同判例。一种观点认为,1998年国务院《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矿业权“转让合同自批准之日起生效”,故未批准合同属于未生效,当事人不能依据该合同主张任何权利。另一种观点认为,2007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开始实施,《物权法》明确了探矿权、采矿权的用益物权性质,且确定了债权行为与物权效力变动相区分原则,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行政审批不应介入当事人之间合同效力判断,矿业权转让合同签订后即生效,不审批只是不产生矿业权变动效果。  Continue Reading 能源诉讼:矿业权转让纠纷实务

​作者:雷继平 程世刚 朱琳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EPC总承包模式是当前国际工程承包中一种被普遍采用的承包方式,目前这种承包模式在我国新能源项目中越来越多被采用。EPC总承包模式下,总承包人按照总承包合同约定对整个项目承担责任,相比较传统建设模式,总承包人的合同责任与法律风险大大增加。我们在办理几起EPC总承包合同纠纷案件中,发现目前国内企业对总承包合同模式项下总承包方的法律风险及其防控措施认识不充分,并由此引发了很多争议和纠纷。结合我们代理EPC合同纠纷案件的实践经验,现对EPC合同总承包人法律风险与防控进行如下梳理和总结。 Continue Reading 能源诉讼:新能源EPC合同纠纷实务

By He Fang Zhang Yue King &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Enterprises and the general public are becoming increasingly aware of their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rights as well as the need to protect them.  Remedies for IP infringements are commonly obtained from civil lawsuit and complaint to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seeking investigation and punishment. In severe infringement cases, an action may even be brought by the IP owner in the criminal court. This article will look at the ways IP owners could do to assist the authorities to hold infringers criminally accountable? Continue Reading What Should IP Owners Do to Hold Infringers Criminally Accou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