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下称“《刑法》修正案(十一)”),表明国家对证券市场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将采取零容忍的高压态势。2021年2月27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上着重强调了十二项专项罪名,其中就包括了《刑法》第四百零二条,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从立法和司法风向两个角度看,未来会有更多的证券市场违法行为将经过行政处罚程序后进入刑事司法程序。
Continue Reading 证券犯罪刑事风险防控的新思路——以内幕交易为例探寻“行政处罚”移送“刑事追诉”的证据标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下称“《民法典》”)在总结既往经验的基础上,结合实践中的新问题、新观点,确立了保证制度当中的重大基本问题,包括完善一般保证先诉抗辩权行使的限制、修改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推定方式、明确保证期间与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期间的衔接规则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下称“《担保制度解释》”)在《民法典》的基础上进一步对保证制度予以细化和完善,对一般保证当中保证人的权利界限进行厘清,同时对保证期间适用中的争议问题予以明确,进一步提升了保证担保制度的适用性和操作性。
Continue Reading 《担保制度解释》对保证担保制度的完善与发展

我国历史上对利息的管制,可以追溯至西汉时期,至唐朝已有较详细的规定。如武则天长安元年曾规定:“负债出举,不得回利作本,并法外生利。”唐玄宗开元十六年曾下诏:“此来公私举放,取利颇深,有损贫下,事须厘革,自今以后,天下负举,只宜四分收利,官本五分收利。”
Continue Reading 最高法院有关利息管制的新规定

2020年年末,经审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新增了严重危害国家人类遗传资源安全罪,明确规定从事非法采集我国人类遗传资源或者非法运送、邮寄、携带我国人类遗传资源材料出境,危害公众健康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等行为,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此外,将于今年4月15日正式实施的《生物安全法》,也设立了有关人类遗传资源管理的专章,并就违反人类遗传资源管理规定的行为界定了严格的行政责任。由此可见,我国正在借助刑事立法以及行政立法等多种方式,加强对人类遗传资源的管理,并将之上升到新高度。
Continue Reading 人类遗传资源管理立法、执法新动态及带给企业的合规挑战

就私募基金纠纷刑民交叉常见问题,我们在上篇中讨论了私募基金“募、投、管、退”过程中可能涉嫌的典型刑事罪名以及私募基金民商事纠纷涉刑情况下的不同处理方式,本文将结合近期我们办理的案件,重点针对刑事责任认定对民商事案件审理的影响及刑事程序中的追缴退赔与民商事赔偿的关系进行探讨。
Continue Reading 基金争议解决(十)——私募基金纠纷刑民交叉常见问题(下)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公司股东数量愈多、股东构成日趋复杂,越来越多的公司尝试通过股东(大)会决议或章程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列明的股东(大)会的职权授权董事会行使,那么这种授权是否合法有效呢?

比如:甲公司股东会作出拟将审议批准利润分配方案的职权授权董事会行使的决议,是否合法有效?[1]乙公司股东大会作出决议,授权董事会“有权对公司合并、分立、变更、解散和清等事项作出决议”,该项决议是否合法有效?[2]丙公司章程授权董事会行使“价值50万元以下资产的处置权”,某日,董事会通过了处置公司内一台价值30万元的设备的决议,股东会由于当天通过了保留该台设备的决议并要求董事会执行,如何处理?[3]
Continue Reading 股东(大)会概括性授权董事会行使职权的合法性问题

投资人与基金管理人在处理复杂基金纠纷的过程中,有时会碰到所涉争议既涉及民商事责任的厘定又涉嫌刑事责任的追究,或者相关民商事争议与刑事犯罪存有不同程度的关联。于此情形下,刑事司法程序与民商事争议解决程序之间如何协同处理?刑事司法程序对民商事争议解决会有哪些实质性影响?律师如何急客户所急依法妥善制定一揽子争议解决方案,等等,诸如此类都是重中之重。
Continue Reading 基金争议解决(九)-私募基金纠纷中的刑民交叉问题(上)

 共同担保人内部能否相互追偿,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实务问题,在《民法典》及其担保制度解释出台前,原《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对于共同保证/物保、混合共同担保情形下担保人之间的内部追偿问题进行了规定,而原《物权法》对此未作规定,导致在法律适用方面存在一定争议。
Continue Reading 《民法典担保解释》:担保人内部追偿规则的解读与思考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下称“民法典”)的时间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下称“《时间效力规定》”)首先规定了“法不溯及既往”的基本原则,即民法典原则上不能适用于其施行前发生的法律事实。
Continue Reading 哪些民法典新规定能够溯及既往?——时间效力溯及适用的具体规定解读

中欧领导人于2020年12月30日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以下简称“中欧协定”)谈判。我们于2020年12月31日推出了中欧投资协定全面解读(一)——市场准入承诺,结合欧盟披露的协定摘要,梳理了中欧协定关于市场准入的有关事项。
Continue Reading 中欧投资协定全面解读(二)——国有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