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方榕  雷继平  余学文    金杜律师事务所


根据《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下称“《管理规定》”),资产证券化是指以基础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为偿付支持,通过结构化等方式进行信用增级,在此基础上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业务活动。基础资产是资产证券化交易安排的基础,须具备可产生独立且可预测的现金流、权属明确、可特定化、具有可转移性的特征。 Continue Reading ABS判例刷屏!基础资产独立性认定有多重要?

by Patric McGonigal King & Wood Mallesons Cross-border Dispute Resolution | Tokyo

Earlier this year, the Court of Appeal in England (the “CA”) considered the removal of an arbitrator for lack of qualification, specifically, experience of insurance or reinsurance (“(re)insurance”): Allianz Insurance & ano v Tonicstar Ltd & others (2018)[1].

Continue Reading Tribunal Must Accept Both Insurers and Lawyers as Members

作者:焦黄诗允(Barbara Chiu)、郑华建(Alex Cheng)、邓晋贤(Michael Tang)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随着2017年比特币价格达到历史高位,加密货币及首次代币发行(“ICO”) 日益普及并引起了人们前所未有的认真对待。尽管2018年的市场萧条已经降低了其价格及流动性,但投资者们的兴趣似乎并未因此减弱。本文中,我们将探讨近期的一些案例及新涌现的争议,以供参考香港加密货币可能的相关风险趋势。

Continue Reading 加密货币 —— 近期案例、争议及风险趋势

作者:夏东霞,杨婷,王琦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2018年7月17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高院”)对苏嘉鸿诉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证监会”)行政处罚和行政复议决定上诉案(下称“苏嘉鸿案”)进行公开宣判,以事实不清、程序违法为由判决撤销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及行政复议决定,一并撤销此前驳回苏嘉鸿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 Continue Reading 深度解析 | 首例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被撤销案

作者:常俊峰,甘雨来,黄凰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前言

七月骄阳红似火,企业合规热点多。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近期频频出台一系列的新政策,新法规。在剧烈的变革时代,企业面临的机会与挑战并存,在资本、运营、战略等领域不断创新的同时,“合规”也日益成为一个企业能否良性成长的重要“内功”。金杜合规团队在本月将针对反商业贿赂、反垄断、贸易和关税、劳工就业、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税务、网络安全与数据合规等领域的热点话题进行解读。合规千头万绪,金杜一站到底。 Continue Reading 合规创造价值丨股市震荡下的大股东危机

作者:雷继平  余学文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从基础资产中抽离“收益权”概念,并围绕该资产收益权搭建交易结构,已经成为资管业务中的常见模式(以下统称“收益权资管”)之一。资产收益权性质和外延的不确定性,使得其在很多交易中具有“债务放大器”特质,在新的金融监管尺度下,诸多原来未经深入、审慎审视的法律问题,都有可能成为潜在争议纠纷中的“胜负手”。本文共两大部分,分两次推送,本次推送为第二部分。 Continue Reading “收益权”创制问题的旧题新解:“债务放大器”与“资管紧箍咒”(下篇)

作者:雷继平  余学文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从基础资产中抽离“收益权”概念,并围绕该资产收益权搭建交易结构,已经成为资管业务中的常见模式(以下统称“收益权资管”)之一。资产收益权性质和外延的不确定性,使得其在很多交易中具有“债务放大器”特质,在新的金融监管尺度下,诸多原来未经深入、审慎审视的法律问题,都有可能成为潜在争议纠纷中的“胜负手”。本文共三大部分,分三次推送,本次推送为第一部分。 Continue Reading “收益权”创制问题的旧题新解:“债务放大器”与“资管紧箍咒”(上篇)

作者:夏东霞,杨婷,王琦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三、美国认定内幕信息受领人内幕交易责任的经验

目前,美国认定内幕交易行为最重要的理论基础,是由1980年Chiarella v. U.S.[1]建立的传统信义关系理论。根据该理论,单纯获知内幕信息并不能产生“公开或戒绝交易”义务,该等义务产生的前提,是交易双方存在信义关系(fiduciary relationship),“只有违反信义关系所生的披露义务而依据内幕信息进行证券交易的行为方构成内幕交易。 Continue Reading 内幕信息受领人内幕交易行为的认定——美国相关经验对我国的启示(下)

作者:夏东霞,杨婷,王琦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前言

金杜是全国最早开展证券合规、证券诉讼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十余年来,金杜律师代理了百余起证券监管部门行政处罚听证、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等案件。在办案过程中,有感于证券合规与诉讼案件的高度专业性和复杂性,金杜证券合规与诉讼团队对证券法,尤其是对证券监管、证券违法行为、证券侵权方面的理论学习和研究极为重视。我们深知,在我国证券立法不断发展、健全,所面对的案件情况不断趋于复杂的情况下,我们必须要保持对证券法理论认识的一定高度和深度,才可能为客户提供高水准的专业支持。就金杜证券合规与诉讼团队在理论学习和研究过程中的心得,我们将定期与大家分享、探讨。
注:本文原载《证券法律评论》(2017年卷),有删改。 Continue Reading 内幕信息受领人内幕交易行为的认定——美国相关经验对我国的启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