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朝晖、沈雨晗、陈思达 争议解决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引言:近期某集团破产清算案中,关于债务人与境外基金债权人之间因“维好协议”引发的纠纷事项,上海金融法院作出裁定,对境外债权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取得的对该债务人的胜诉判决予以认可,鉴此该境外债权人的债权有望在破产程序中获得确认。而其他破产案件中,管理人对境外投资人基于“维好协议”的债权作出不予确认的决定。由此,关于“维好协议”项下的债权人应如何主张权利、在“维好提供方”破产的情况下可否享有破产债权人地位并参与破产程序等问题众说纷纭。为此,本文将从“维好协议”的性质入手,在境内“维好提供方”破产语境下,阐述“维好协议”项下债权人可以主张权利的路径,并分析各救济途径在司法实践中的可行性。
Continue Reading “维好协议”债权人在境内破产程序中的权利保护问题研究

2020年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引起了广泛关注与讨论,国家给予了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很多优惠政策。其中,税收政策是这次总体方案的一大亮点,优惠力度空前。就个人所得税而言,方案规定,在2025年前,对符合条件的人才,其个人所得税实际税负超过15%的部分,予以免税。我国现行个税规定的最高税率为45%,与总体方案规定的最高税负差距很大。人才是社会的宝贵财富、是经济建设的重要资源,较低的个税税率必然会吸引大批人才来到海南,为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添砖加瓦。企业所得税也有优惠政策,对注册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并实质性运营的鼓励类产业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对在海南自由贸易港设立的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企业新增境外直接投资取得的所得,免征企业所得税。
Continue Reading 借助自贸港税收优惠——关注个人所得税筹划

最高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9日发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担保部分的解释》(征求意见稿)(下称“《新担保解释(稿)》”),体现了最高法院在担保领域拟确立的裁判规则。

《新担保解释(稿)》分为“关于一般规定”“关于保证合同”“关于担保物权”“其他具有担保功能的担保”“附则”五部分。本文将对“关于一般规定”部分的新规予以梳理。
Continue Reading 民法典担保司法解释要确立哪些重要新规?——总则部分

王风利、李文强、王嘉铭 争议解决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问题的提出

某A挪用公款人民币100万元,随即将该100万元赃款用于其个人炒股,并最终获得500万元的收益。同时,某A向某B银行贷款100万元用于名下企业经营贷款。因A到期未偿还贷款,某B银行对某A提起诉讼并保全了某A名下500万元炒股收益。但是,某A名下的炒股收益已被公安机关在侦查挪用公款犯罪中依法予以查封,并最终被刑事案件判决罚没,上缴国库。
Continue Reading 刑民交叉系列一:刑事被告人因犯罪所得孳息是否能够用于清偿其合法的民事债务?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下简称“新冠疫情”或“疫情”)尽管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在国内得到有效的控制,但该病毒至今仍在肆虐全球。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我们与世界的广泛与深入的经济贸易往来,仍然在受到病毒的威胁,因此有必要继续探讨有关不可抗力原则在目前的国际经贸环境下的意义。
Continue Reading 不可抗力与合同履行因果关系探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或“新规”)第一条明确了该司法解释的调整范围:“本规定所称的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也即,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调整范围仅限于部分资金融通行为,非资金融通行为不受其调整,理论上本不应受之影响。但是,该司法解释的实质影响范围却远远不止于第一条字面规定的范围,实务中涉及“明股实债”之定性争议的投资行为即属于字面之外受新规影响的典型。
Continue Reading 民间借贷新规解读(三):新规对“明股实债”定性标准及法律后果的影响

私募基金股权投资中,投资人常会与目标公司创始人达成业绩对赌等相关投资退出安排,相关合同性文件多以创始人签署为主,鲜有创始人配偶签署的情况。然,近年来不少投资人在创始人缺乏偿债能力的情况下转而追究创始人配偶的责任。在创始人配偶未签署相关合同性文件的情况下,能否要求其承担责任的关键在于创始人对投资人所负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
Continue Reading 基金争议解决(五):以对赌为例,创始人的配偶是否应共同承担责任?

公司股东可以通过委派董事等方式实质性参与到公司事务的管理中,然而《合伙企业法》明确规定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因此知情权对有限合伙人更显重要。有限合伙人知情权主要规定于《合伙企业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即“合伙人为了解合伙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有权查阅合伙企业会计账簿等财务资料”。相较股东知情权,有限合伙人知情权的法律规定和案例相对有限,在此情况下,常常引发如下争议:
Continue Reading 基金争议解决(四):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如何行使知情权?

新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或“新规”)因新增关于“职业放贷”所涉借贷合同无效的规定,使“职业放贷”成为近期社会热点。本系列文章第一篇《民间借贷新规解读(一):“职业放贷”认定标准探析》对依据哪些因素可以认定相关资金融通行为构成“职业放贷”进行了探讨,本文作为系列文章的第二篇,将进一步对“职业放贷”的法律责任进行剖析。
Continue Reading 民间借贷新规解读(二):“职业放贷”之法律责任

新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或“新规”)已于2020年8月20日正式施行。新规针对2015年旧司法解释施行后出现的利率过高、范围过宽、边界模糊等新情况、新问题,结合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带来的巨大融资压力,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规范民间借贷行为为宗旨,在旧司法解释的基础上进行了诸多调整。其中,调整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限制“职业放贷”行为,套取金融机构贷款转贷行为等诸多亮点引发了行业广泛热议,对企业的资金融通行为亦将造成深远影响。我们将结合实务,围绕前述部分修正内容进行系列探讨。
Continue Reading 民间借贷新规解读(一):“职业放贷”认定标准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