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程世刚 孙慧丽 易李(争议解决部)

“承包”一词在我国经济活动中十分常见,“矿业权承包”的概念也早已有之。但矿业权承包是否有效,包括哪些类型,其与矿业权转让、租赁是何区别,在法律规定层面有着明显变化,在司法实践中也存在诸多争议。本文特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以期为相关纠纷解决提供有益思路。

作者:程世刚 孙慧丽 孙玲(争议解决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矿业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年修正,法释〔2017〕12号)规定“矿业权转让合同自依法成立之日起具有法律约束力”,事实上改变了《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2014年修订)关于矿业权转让合同经审批后才生效的规定。由于矿业权转让涉及民事权益和行政管理等多重复杂的法律关系,故需要详细梳理审批对矿业权转让合同及矿业权变动的影响,并考量未经审批矿业权转让合同项下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

走私行为往往包含谋划走私、寻找卖家和买家、筹集资金、跨境运输、境内销售、利润分配等环节,这导致走私犯罪多表现为共同犯罪。客观上为走私犯罪提供帮助作用的行为人是否成立共同犯罪,通常是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之一。本文将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结合典型案例,分析、讨论司法实践中走私帮助犯主观认定问题,尤其是实践中如何通过一定证据推定帮助者主观明知。

Continue Reading 何为“推定明知”——走私帮助犯的主观认定

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深入,特定行业企业已有的合规有效产能呈现出资产化特点,由于企业产能的特殊性,法院在对其采取执行措施时,经常会引发一系列的争议。为此,本文梳理了企业产能的政策规定及实践中的情况,在此基础上分享关于产能指标司法处置有关问题的看法。
Continue Reading 产能指标司法处置现状及注意事项

作者:程世刚 高冠识(争议解决部)

矿业出让过程中,经常发生合作一方擅自将矿业权许可证登记在己方名下,导致实际投资主体无法取得矿业权的情况。由于矿业权的特殊性,相关争议解决方式有时不同于一般的不动产物权,如果选择了不正确的救济途径,就有可能费尽心力却一无所获,本文梳理了矿业权出让登记瑕疵产生权属争议的民事及行政救济途径,以期为相关商业实践提供参考。

原告向法庭提交其与被告签订的合同,被告否认其在合同上签名、捺印或盖章(以下统称“签章”)。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需要对被告的签章进行鉴定,那么,申请鉴定的责任是应当由原告承担,还是应当由被告承担?
Continue Reading 签章鉴定,谁来申请?——浅议私文书证真实性的证明责任

家事法中涉股权纠纷是实务中的热点问题,讨论日益热烈。在我们上篇中对离婚中涉股权分割的实务总结和讨论发出之后,也注意到曾长期深耕学术界的雒园园律师同期发表的文章也对该主题作了深入研究和讨论。可见,婚姻家事中的股权问题从学术界到实务界,确实均受到众多关注并在逐步达成共识。我们相信,各家的交流与总结也将促进本领域的实务经验更加完善与全面。

Continue Reading 灵魂三问:有、没有、可以有?——家事法中的股权问题清单(下篇)

建设项目(例如铁路、工厂、水库、输油管道、输电线路和各种大型建筑物等)压覆矿产资源,将对该区域内的采矿权或探矿权行使产生影响,故需向权利人进行补偿。补偿标准如何确定?实践中的看法不一,我们根据相关规定及实践经验总结如下。


Continue Reading 矿产资源及矿业权纠纷(四)丨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的补偿标准是什么?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2021年1月1日起施行,下称“《民法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矿业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年修正,法释〔2020〕17号,下称“《矿业权纠纷司法解释》”)及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对采矿权抵押权的设立、行使等问题均进行了较为明确的规定。同时,实践中也需关注无论采取哪种方式实现采矿权抵押权,均对采矿权受让人的资质提出了相应要求。本文对采矿权抵押权的设立、行使方式及实现采矿权抵押权的受让人资质等问题进行讨论,供实践参考。
Continue Reading 矿产资源及矿业权纠纷(三)丨采矿权抵押的设立与行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