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用人单位遇到过这样的场景:员工在公司上班时,突然被公安机关带走;或者,员工几天不来公司,公司与家属联系后才得知,员工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可以因员工涉嫌刑事犯罪而将其解雇吗?如果不能直接解雇,但员工又不来上班,这段时间公司还需要向员工支付工资并为其缴纳社保吗?
Continue Reading

The recent landmark judgment of the UK Supreme Court in Vedanta Resources PLC and another v Lungowe and others [2019] UKSC 20 (“Vedanta”) has confirmed that a lawsuit brought by 1,800 Zambian villagers can be heard in London despite arguments by Vedanta that the case should be tried by the Zambian courts.  The decision undoubtedly paves the way for more environmental and human rights class-action style claims to be brought in the UK, specifically targeting large multinationals with global operations.  Those who operate in high risk sectors, such as natural resources and steel, are particularly vulnerable.
Continue Reading

为了整合不同法律传统下当事人和律师关于取证的不同做法,给国际仲裁中的当事人、律师和仲裁庭提供便利,国际律师协会在1999年发布了《国际律师协会国际仲裁取证规则》(下称“《IBA取证规则》 ”)。该规则在2010年进行了修订。该规则渊源于英美法系的证人制度,并在广泛征求不同司法领域的专业人士意见后总结出来的指导性规范(Soft Law),它对于来自不同法律背景的专业人士从事国际仲裁活动,提供了很好的指引。目前该规则在国际仲裁界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值得国内法律界和企业界关注。
Continue Reading

食药安全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是国计民生的大事。食药问题无小事,一旦爆发都会造成较大的社会影响,涉案企业和个人往往会成为媒体舆论关注的焦点以及口诛笔伐的对象,甚至可能使有关责任人员遭受囹圄之灾。针对食药犯罪,国家一直保持着严惩重处的高压态势。本文重点分析食品药品领域的主要刑事法律风险,并提出相应的风险防范建议,以此帮助经营者和企业家充分重视并有效规避食药刑事风险。
Continue Reading

《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取消了原判对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认定,并将顾雏军挪用资金罪的量刑降至有期徒刑五年。[1]该再审案件的改判,是对当前保护民营企业政策精神的再一次重申和强调。
Continue Reading

债权具有相对性,债权人只能向债务人行使债权。但,2004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一)”)第21条的规定,赋予了实际施工人直接向没有合同关系的发包人主张权利的权利,突破了债的相对性原则。这一规定一方面加强了农民工权益的保护,另一方面也因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原则而在实践中引起了较大的争议。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