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探矿权作业侵权领域,法院会重点关注勘探作业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并根据侵权纠纷的具体性质来分配因果关系的证明责任。就此类纠纷因果关系的认定事宜,相关当事人应当及时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以便自身提出的主张或抗辩能够得到法院的支持。根据对相关法律规范及司法案例的分析和解读,我们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希望能够为相关主体在实践中提供有益参考。
Continue Reading 矿产资源及矿业权纠纷(五)丨石油勘探作业致损案件中如何认定和处理因果关系问题?

目前,在几起已知的投资者起诉发行人及中介机构债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中,法院基本上都是认定投资者的损失额为其持有的债券本息金额,而很少认定为其交易差额,更完全没有扣除债券市场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这与股票虚假陈述民事责任纠纷审理中普遍适用的损失认定规则(法释〔2003〕2号),即投资者在特定期间的交易差额扣除证券市场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甚至包括非系统风险),形成了明显的反差。
Continue Reading 关于债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中投资者损失认定规则的思考 ——公司证券争议解决手记(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矿业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年修正,法释〔2020〕17号,下称“《矿业权纠纷司法解释》”)及相关规定对何种情形构成“以租赁、承包形式变相转让采矿权”,及相关合同的效力进行了较为明确的规定。实践中,司法机关应当结合个案具体情形及当事人订立合同的动机和目的等综合予以判断。


Continue Reading 矿产资源及矿业权纠纷(二)丨变相转让采矿权的界定和法律效力

近年来,随着全球局势和国内政策的变化,部分行业的既有业务和经营活动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如双减政策的实施对教辅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从企业角度而言,应对局势的变化和政策的调整可能有多种方式,而ISO37301合规管理体系标准(下称“《标准》”或“ISO37301”)的适用便是其中之一。本文旨在探讨《标准》为企业应对大环境调整的应用场景所能提供的有效方法及适用性。
Continue Reading 小议ISO37301合规管理体系标准的应用场景之一 —— 如何理解组织和环境以及对合规义务识别的影响

矿业权出让合同属于行政合同还是民事合同,其引发的纠纷是行政案件还是民事案件,在实践中长期存在争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协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9〕17号,2020年1月1日起施行)最终确定矿业权出让合同属于行政合同,解决了长期存在的争议。


Continue Reading 矿业权出让合同属于行政合同已由司法解释最终定性

从严厉打击配资公司及P2P公司参与的场外配资,到否定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外的其他场外配资合同效力,曾经盛极一时的场外配资业务近年来逐渐走冷,引发业界广泛思考。在金融资管业务中,通过基金、信托等资管产品投入证券市场是否也有可能涉及场外配资呢?由此,厘清何谓场外配资及如何通过资管产品以合法有效方式入市,成为广大从业者关注的重点。
Continue Reading 票券圈(五):结构化资管产品和场外配资

经过历时近一年的审议之后,2021年8月2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个人信息保护法》(“《个保法》”)。自此,万众瞩目的《个保法》作为数字时代的重要基本法之一,终于尘埃落定。《个保法》旨在保护个人信息权益、规范个人信息处理活动、促进个人信息合理利用,其对于个人信息保护的深远影响不言自明,进而也对涉及员工个人信息处理的公司内部调查,特别是信息处理中的跨境场景提出了更多挑战。本文将针对与跨境场景相关的事项展开探讨,以期提示一些潜在的合规风险并尝试给予一些应对建议。但受制于法律法规快速迭代,实践中又缺乏司法等层面统一的规范指引,不少新的挑战在当下似乎并没有能兼顾各方利益的妥善解决方案。
Continue Reading 内部调查勿踩雷 ——浅析《个人信息保护法》对公司内部调查的影响

前言:《刑事诉讼法》中的“管辖”是指有权机关受理刑事案件权限的分工。地域管辖,是指不同地区的公安机关之间对刑事案件管辖权的划分。只有确定了地域管辖,明确认定某地区公安机关对某一具体刑事案件具有管辖权,公安机关才能依法开展侦查工作。笔者对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地域管辖的一般和特别规定进行汇总,以便在办案过程中查阅参考。
Continue Reading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地域管辖规定梳理

近期,金杜代表客户成功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执行了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涉及金钱债务纠纷的民事判决,这是新南威尔士州首次承认和执行中国法院判决(Bao v Qu; Tian(No 2)[2020] NSWSC 588)(“鲍氏案”)。
本文将从这一案例出发,简要探讨中国法院判决在澳大利亚获得承认和执行的路径。

Continue Reading 中国法院判决的跨国执行 ——从中国法院判决首获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执行谈起

The PRC Ministry of Justice issued an exposure draft of the new Arbitration Law (the “Exposure Draft”) on July 30, 2021, for public comment. The Exposure Draft reflects significant improvements to the current Arbitration Law (enacted in 1994 with two amendments afterwards). The aim of these improvements are to harmonize Chines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law with well-established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practice.  In this article, we excerpt four of the most salient changes proposed by the Exposure Draft to Chinese arbitration law and discuss the impact this may have on Chinese arbitration law and practice going forward.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the Exposure Draft has not yet entered the review process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n official enactment procedure) and is therefore not yet law and could be subject to change; we will continue to follow and provide guidance on any future updates to the new Arbitration Law.
Continue Reading A Glimpse on the Highlights of the Exposure Draft of the New PRC Arbitration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