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理财通”指粤港澳大湾区居民个人跨境投资粤港澳大湾区银行销售的理财产品,按照购买主体身份可分为“南向通”和“北向通”。“南向通”指粤港澳大湾区内地居民(“境内居民个人”)通过在港澳银行开立投资专户,购买港澳地区银行销售的合格投资产品;“北向通”指港澳地区居民(“港澳居民个人”)通过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地银行(“内地银行”)开立投资专户,购买内地银行销售的合格理财产品。
Continue Reading 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重点环节与政策期待

金融实务中,各种固定收益类金融产品常常在产品端及/或资产端搭载具有担保或类担保功能的信用增级机制,比如差额补足、远期回购、第三方受让、流动性支持等等。在过往,除了特定岗位外,金融从业者甚少关注这些增信措施的法律性质归属,因增信措施无疑是当事人之间的合同安排,其法律效力判断仅需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法定无效事由进行。
Continue Reading 金融产品增信工具法律性质三分法

2021年1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手金融报文传送服务机构SWIFT,在北京成立了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信息系统集成、数据处理以及技术咨询。

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中方股东为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和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外方股东为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 S.C.(简称“SWIFT”)。

本项目中,金杜律师事务所担任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等中方股东的法律顾问,深度参与了项目工作,从合资公司的设立、知识产权等方面提供法律支持。
Continue Reading 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等联手SWIFT设立合资公司

缅甸时间2月1日,缅甸军方“妙瓦底”电视台发布公告,宣布由于2020年全国大选选民名单涉嫌舞弊以及缅甸联邦政府决定缅甸议会如期开幕,将根据缅甸2008年宪法(“宪法”)第417、418条[1]实施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紧急状态在全国范围生效,缅甸政府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权将根据宪法第418条第一款移交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紧急状态期间将由副总统吴敏瑞任代总统。
Continue Reading 缅甸进入紧急状态的风险提示

就在《民法典》正式施行的前一天,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院”)正式发布《关于适用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法释〔2020〕28号)(下称《民法典担保制度司法解释》)。尽管前有已运行一年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下称《九民纪要》),后有面向社会征求意见的《民法典担保制度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的铺垫,但《民法典担保制度司法解释》正式稿关于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裁判规则的条款变化仍分外显眼。
Continue Reading 金融交易场景下的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条文之外的债权人困境

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ies(简称“SPAC”)是一种发起人设立,通过IPO上市募集资金,以收购不特定资产的特殊目的公司。不过,SPAC上市时,投资者即使知道它要进军哪个行业,也不确定最终会把哪家公司收入囊中。具体要并购哪个标的,要等到SPAC正式上市后,经发起人调研谈判才能确定。投资人股东通过并购方案后,SPAC并购标的公司,以标的公司的名义存续(上市代码通常一并变更),SPAC至此完成使命。这一并购的过程,业界称为”De-SPAC交易”。
Continue Reading SPAC101——从设立到退出

虞磊珉、胡鸽、连文斌、何靖川 金融证券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无论从互联网金融抑或是金融科技视角,非银行支付机构(即第三方支付企业,“支付机构”)在发展金融科技、提高金融服务效率和促进普惠金融方面均发挥了重要创新作用。而由支付业务许可证承载的互联网支付应用,作为连接互联网平台流量和产品变现的“最后一公里”基础设施,在平台经济领域的发展革新方面同样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
Continue Reading 第三方支付新规对支付行业并购与业务运营的影响和分析

在跨境交易中,当事方通常会在合同中加入“违约金”条款,明确规定违约方应就违约行为支付的违约金金额。此类条款旨在防止当事方违反合同,并方便当事方以合同形式就如何衡量发生后可能难以证明的损失事先达成一致,以便当事方对于损失赔偿标准更加明确,并加快收回损失。
Continue Reading 国际法律立场新动态——违约金

In cross-border transactions, parties commonly insert a “liquidated damages” clause in their contracts. Such a clause clearly stipulates the amount of damages that the defaulting party shall pay if the contract is breached. The purpose is to deter parties from breaching the contract and to allow parties to contractually pre-agree on a measure of damages that may be difficult to prove once incurred, thereby providing parties with certainty and allowing parties to expedite the process of recouping losses.
Continue Reading An update on international legal positions——Liquidated damages

随着企业有效管理其经营活动对环境和社会的长远影响(亦即“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问题,以下简称“ESG”)在企业价值提升方面的积极作用日益显现,投资者对企业管理ESG风险相关资料信息的关注程度也呈现着逐步提升的趋势。众多国际上的可持续发展评级指数对企业ESG情况的评级影响着越来越多投资者的投资决策。
Continue Reading 联交所ESG报告新规下,企业应如何对社会范畴事项进行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