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2019年9月30日国务院颁布经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管理条例》”)、2019年11月29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会”)颁布经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实施细则》”)后,银保监会又于2019年12月26日颁布了经修订的《中国银保监会外资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实施办法》”),以落实和细化此轮银行业对外开放政策,优化营商环境。
Continue Reading

On January 3, 2020, the 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 (the “CBIRC”) published the Guiding Opinions on Promoting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the Banking and Insurance Industries (《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 (with the issuance date contained therein, December 30, 2019, the “Guiding Opinions”).
Continue Reading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会”)于2020年1月3日公布了《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发文落款日期为2019年12月30日,“52号文”),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于2019年7月发布的11条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即“国11条”)的基础上,从多维度鼓励外资机构参与财富管理业务
Continue Reading

事务管理信托即被动管理型信托,常被称为“通道业务”,即管理人仅承担事务性工作,不承担主动管理职责,进而与主动管理型信托进行区分的信托业务,其实质为管理人将部分管理责任向委托人让渡的信托业务。
Continue Reading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下称“《九民纪要》”)在第六章“关于证券纠纷案件的审理”中的第二节“场外配资”与第七章“关于营业信托纠纷案件的审理”就分级化资管产品、差额补足和刚性兑付的性质和效力进行了集中释义,这是最高人民法院首次直面这三个在资管领域已经有颇多争议的问题并做出相对全面和具体的阐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