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2020年9月11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针对私募基金监管发布《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后,经充分听取各方意见,日前证监会正式发布了《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规定》)。《规定》是继2014年《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以来,首个由证监会发布的直接针对私募基金业务的监管规范,是证监会为防范化解私募基金行业风险、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的重要举措,表明了证监会加强对私募基金监管的态度。
Continue Reading 证监会《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正式发布

为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落实国务院于2019年9月30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修订稿)》(以下简称《条例》),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于2020年12月31日发布了《关于修改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澄清及明确了《条例》出台后实践中遇到的多项问题,如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和境外金融机构的认定、资质要求等。我们简要分析如下:
Continue Reading 外资保险公司监管新规征求意见稿:一文读懂《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的修订

In order to carry ou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policy of opening up financial market and implement the Regulations on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funded Insurance Companies (the “Regulations”) amended by the PRC State Council on September 30, 2019, 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 (the “CBIRC”) issued a Draft for Comments of the Implementing Rules for the Regulations on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funded Insurance Companies (the “Draft Rule”) on December 31, 2020 for public opinion. The Draft Rule proposes to clarify some major issues presented during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Regulations, such as the ambiguity in recognizing the “Foreign Insurance Group Company” and the “Overseas Financial Institution”. Below we would like to provide an overview of the Draft Rule and highlight the major changes.
Continue Reading Overview of the Draft Rule on Foreign-funded Insurance Companies

随着各商业银行陆续设立理财子公司并开始以理财子公司为主体开展理财业务,整个理财产品销售市场正在发生根本性变革。根据我们服务于市场上多家理财子公司的经验来看,目前大部分理财子公司的业务刚刚起步,尚未建立自己完善的销售渠道,委托母行代销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流;并且相较于之前,理财子公司委托的代销机构也不再仅仅局限于母行,而是已经由单一母行代销拓展到其他商业银行。值得一提的是,在互联网经济的大环境下,互联网银行和民营银行此前通常将其同一体系内的互联网平台作为所代销理财产品推介宣传的重要渠道。
Continue Reading 销售有道 稳健起步:理财子公司产品销售新规简析

夏东霞杨婷、王琦 争议解决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下称“《刑法》修正案(十一)),并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刑法》修正案(十一)共四十八条,涉及现行《刑法》四十四个条文的修改。整体而言,《刑法》修正案(十一)回应了诸多长期受到社会关注的问题,例如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国家安全、生产安全、药品安全、金融诈骗、涉黑犯罪、知识产权保护、传染病防治、基因信息安全、环境保护、反体育竞技兴奋剂等等。作为长期深耕证券合规、证券诉讼的专业律师团队,我们最为关注的是其中涉及证券犯罪的修改内容。
Continue Reading “零容忍”背景下的证券犯罪——《刑法》修正案(十一)中涉证券犯罪条款的若干问题述评

“供应链金融,不止是应收应付管理,更不仅仅只是核心企业延长应付账款账期的金融工具”

 

**本文围绕供应链金融常见业务模式,就应收账款质押、动产抵押、动产质押、商业保理、保证金质押、仓单质押、让与担保和所有权保留等非主体信用类担保制度的定义、法律要点、权利实现方式的法律要素进行总结。但对于应付账款供应链融资业务中采取的保证、债务加入、流动性支持等主体信用类增信的法律要点不在本文进行讨论。下篇将会就各业务模式下具体实操在法律层面可能存在争议和解决方案展开进一步讨论。鉴于《民法典》施行在即,本文分析也将结合《民法典》,以及最高人民法院2020年11月9日发布的《关于适用担保部分的解释》(征求意见稿)展开。截至发稿日,《关于适用担保部分的解释》仍在征求意见阶段,本文相关观点及论据后续或有不同程度的调整。
Continue Reading 供应链金融法律工具箱:不能不知道的担保机制(基础篇)

近年来,电商平台因涉嫌资金“二清”的事件,被举报、监管约谈,甚至更严重的风险事件时有发生。一方面,电商平台因为开展资金“二清”业务会衍生挪用客户资金、隐藏非法交易资金往来以及无证从事支付结算业务等合规风险;另一方面,电商平台向在线经营者提供资金分账、担保交易等增值服务而归集交易资金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也是服务体验的核心诉求。因此,如何构建合法合规的资金结算方式是电商平台需要重点考虑的核心问题之一,也可能是其申请境内外上市过程中的阿喀琉斯之踵。
Continue Reading 阿喀琉斯之踵—电商平台资金“二清”业务的合规风险与应对方案探讨

国家对于金融秩序的监管力度一直未曾松懈。近期,监管部门在网络小贷、数字货币等领域的一些举措,也频频传递着监管再度升级的信号,更触动着金融科技从业者的神经。11月6日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进一步明确提出,下一步金融管理部门将加快完善金融科技监管框架,“及时出台针对性的监管规则,确保金融科技业务在业务合规、技术安全、风险防控等方面有章可循,解决因规则滞后带来的监管空白和监管套利等问题。”
Continue Reading 监管浪潮下金融科技刑事风险再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