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May 9, 2020 the 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 (the “CBIRC”) published the Interim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Online Lending of Commercial Banks (Consultation Paper) (the “Consultation Paper”) on its website, soliciting comments from the public officially.  As the Interim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Online Lending of Commercial Banks is an important regulation to be promulgated, which, among others, is indicated in the legislative plan of the CBIRC in 2020, the release of the Consultation Paper would accelerate the promulg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thereof.
Continue Reading Consultation Paper Issued to Regulate the Commercial Banks’ Online Lending Business

2020年5月9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会”)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正式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作为银保监会2020年规章立法工作计划中的一项重要规章文件,征求意见稿的公布,意味着《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将加速落地实施。
Continue Reading 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规则征求意见

随着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基金业协会”)2019年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备案须知》)规定的过渡期安排将于2020年3月31日到期,为提高《备案须知》适用后私募投资基金备案工作的公开透明度和备案效率,基金业协会于2020年3月20日公布了私募投资基金备案申请材料清单(《备案清单》,具体内容请见后附)。
Continue Reading 私募投资基金备案申请材料清单发布,标准化和透明度再升级

在这个价格剧烈波动的日子,人们耳边又回响起华尔街故老相传的”Bulls make money, bears make money, pigs get slaughtered” 的残酷谚语。在目前中国境内证券期货市场中,和做空手段相对有限的股票市场相比,期货市场天然的多头-空头交易机制可以更直观的展现这句话的涵义。
Continue Reading 衍生品及金融基础设施 | 原油暴跌,是时候了解一下强行平仓了

鉴于相关交易市场及登记结算机构等(比如银行间债券市场和票据交易所)具有相对明确和成熟的交易规则并且已经针对“新冠疫情”对营业日和交易规则等进行适当调整, 实践中存在争议或抗辩的机率较低, 本文并不对其进行专门分析。
Continue Reading 疫情防控|“新冠疫情”在合同履行中的抗辩应用(三): 融资业务篇

此前系列文章《如何与员工携手共克时艰 – 股权激励设计指引之基本篇》中,我们已对员工股权激励的实施时点、持股架构与基础合规的思考要点,进行了梳理。本文将在前述基础之上,从第一手实操视角提供激励计划设计指引。如同五线谱一样,以下五个模块,勾勒出了股权激励计划的主要制度内容。
Continue Reading 如何与员工携手共克时艰 – 股权激励设计指引之“五线谱”

在可通过电子银行渠道办理的个人银行业务、企业支付结算及账户等业务以外,由于监管部门要求或银行风控需要,仍有许多企业银行业务可能无法直接通过电子银行办理,存在现实而迫切的远程办理需求。因此,本文希望探讨合规可靠的远程签约方式,为疫情时期办理企业银行业务提供可行的建议。
Continue Reading 疫情防控|远程签约:疫情阻隔了我们,但阻隔不了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