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青岛西海岸控股(国际)有限公司
金杜律师事务所代表青岛西海岸控股(国际)有限公司(青岛西海岸)作为要约人的香港法法律顾问以无条件强制性现金要约(“全面要约”)收购瑞港建设控股有限公司(瑞港建设,股份代号:6816),一家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的上市公司,全部已发行股份。

2018年10月3日,这次全面要约以每股瑞港建设股份约1.32港元成功完成,估值超过10.5亿港元。国泰君安融资有限公司担任青岛西海岸的财务顾问。

青岛西海岸的母公司为一家国有集团,主要从事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及房地产开发以及其他工业投资及运营业务,包括提供文化、旅游及金融服务。瑞港建设及其附属公司主要从事提供海事建筑服务及船舶租赁及交易业务。

金杜香港律师团队主办合伙人为公司及证券部主管谢晓东博士,项目团队包括王凯衍、钟倩婷、刘卓敏和卜丽环律师。

作者:牟蓬 王宁远 金杜律师事务所 证券业务部

 

前言

2018年8月10日晚,司法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作为一项效力级别较高的立法(行政法规),《送审稿》对民办教育行业的各项规定作了进一步细化,从而引起各方的高度关注。 Continue Reading 民办教育VIE特别攻略(二)

作者:方榕  雷继平  余学文    金杜律师事务所


根据《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下称“《管理规定》”),资产证券化是指以基础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为偿付支持,通过结构化等方式进行信用增级,在此基础上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业务活动。基础资产是资产证券化交易安排的基础,须具备可产生独立且可预测的现金流、权属明确、可特定化、具有可转移性的特征。 Continue Reading ABS判例刷屏!基础资产独立性认定有多重要?

by:Laura Luo, Thomas Hsieh    King & Wood Mallesons

On June 18, 2018,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passage of the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9, the United States Senate passed a new bill (the 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of 2018, or “FIRRMA”) that aims to enhance the powers of 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  Continue Reading U.S. Senate Passes Bill to Enhance CFIUS’s Power

作者:Laura Luo, Thomas Hsieh    金杜律师事务所  公司业务部

2018年6月18日,伴随着《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通过,美国参议院还通过了一项新的法案——《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the 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of 2018,简称“FIRRMA法案”)。该法案旨在扩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的权限。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参议院通过扩大CFIUS权限的法案

作者:夏东霞,李盛,王囝囝   金杜律师事务所

前言:

走进六月,走进盛夏,迎来有些火热、有些烫手、有些焦灼的大资管系列话题。竞争、创新、混业的大资管在过去几年间助力了经济发展,《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的正式发布则标志着大资管行业进入强监管时代。金杜团队将围绕募、投、管、退、合规的主题,逐期回答大资管行业最受关注的问题,对热点法规、前沿问题进行深入解读,一起迎接大资管的新未来。 Continue Reading 金杜资管法律主题月丨大资管问答(四)

作者:雷继平,李晓燕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信托法》第25条规定了受托人的谨慎义务,但谨慎义务作为受托人处理信托事务的准则,其内涵并不明晰。这导致信托公司等受托人无法判断自己行为的边界,受益人也无法判断受托人是否尽到谨慎义务或者尽职管理义务,信托公司为了保险起见,才把“刚性兑付”搞成行业潜规则。(参见:赵廉慧:《谜一样的受托人义务》)

在刚性兑付之下,受托人的谨慎义务实际上被“刚性兑付”的约定义务所“吸收”。只要受托人不能按约定支付信托收益,委托人将根据合同的约定要求受托人履行“兑付”义务,对信托纠纷进行简单化的处理。 Continue Reading 金杜资管法律主题月 | 资管新规:明晰谨慎义务,避免刚性兑付

作者:金杜大资管律师团队

(12) 信托计划中受托人对股权投资应当如何进行管理?

实践中,信托计划受托人取得股权主要基于两种情形,一是基于受托而取得股权,即委托人将自己合法持有的股权作为信托财产,转移至受托人管理和处分;二是基于投资而取得股权,即委托人先把自己合法持有的信托资金或其他财产转移至受托人,进而由受托人通过管理、运用该等受托财产,以增资、受让等方式投资取得股权并对该等股权进行管理和处分。 Continue Reading 金杜资管法律主题月丨大资管问答(三)

作者:雷继平 李时凯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目前,通道业务在资产管理行业总规模中占有一定比例。《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这进一步引发了关于通道业务中相关合同效力、管理人(受托人)义务与责任的讨论。 Continue Reading 资管新规:通道业务中管理人的责任风险和应对

作者:雷继平 李昕倩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所谓“名股实债”,按基金业协会在《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备案管理规范第4号》中下的定义,是指“投资回报不与被投资企业的经营业绩挂钩,不是根据企业的投资收益或亏损进行分配,而是向投资者提供保本保收益承诺,根据约定定期向投资者支付固定收益,并在满足特定条件后由被投资企业赎回股权或者偿还本息的投资方式。”对这类名实不符的交易安排,司法裁判的立场为何? Continue Reading 资管新规:名股实债的裁判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