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雷继平 程世刚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当事人签订矿业权转让合同后,未经审批情况下,到底法律效力如何,实践中存在很多争议,也出现了多种不同判例。一种观点认为,1998年国务院《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矿业权“转让合同自批准之日起生效”,故未批准合同属于未生效,当事人不能依据该合同主张任何权利。另一种观点认为,2007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开始实施,《物权法》明确了探矿权、采矿权的用益物权性质,且确定了债权行为与物权效力变动相区分原则,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行政审批不应介入当事人之间合同效力判断,矿业权转让合同签订后即生效,不审批只是不产生矿业权变动效果。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雷继平 程世刚 朱琳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EPC总承包模式是当前国际工程承包中一种被普遍采用的承包方式,目前这种承包模式在我国新能源项目中越来越多被采用。EPC总承包模式下,总承包人按照总承包合同约定对整个项目承担责任,相比较传统建设模式,总承包人的合同责任与法律风险大大增加。我们在办理几起EPC总承包合同纠纷案件中,发现目前国内企业对总承包合同模式项下总承包方的法律风险及其防控措施认识不充分,并由此引发了很多争议和纠纷。结合我们代理EPC合同纠纷案件的实践经验,现对EPC合同总承包人法律风险与防控进行如下梳理和总结。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雷继平 李欣倩 余学文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发电权交易又称替代发电交易,“上大压小”政策下小火电机组发电指标(以下简称“电指标”)转让,是发电权交易的一种特殊形式。但是因为国家政策的变迁,发电指标转让有集中产生爆发式的诉讼纠纷或潜在诉讼纠纷态势。此类纠纷中,有关发电权及发电指标转让的一些代表性法律问题值得关注。

一、合同效力的问题

发电权利是一种特殊的行政许可,根据《电力业务许可证管理规定》规定,“被许可人不得涂改、倒卖、出租、出借电力业务许可证,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电力业务许可”。因此严格来说,“发电权利”一般并不能自由转让,实践当中的“发电指标”转让需放在特殊的行业和政策背景下考量,并据此判断合同的效力。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雷继平 李昕倩 王巍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随着风电行业的发展逐渐成熟,与风力发电相关的纠纷也越来越类型化。​

因为风电设备供应合同引发的纠纷逐渐成为风电纠纷最常见的类型

第一类较独特的风电纠纷类型,是发电企业与政府、电网企业因为风电项目运营过程引发的争议(例如因为无法并网或者新能源电价补贴引起的纠纷等等)。这一类型纠纷多涉及风电特许经营协议,带有一定的行政管理色彩。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3月,国家能源局颁行了《国家能源局能源争议纠纷调解规定》,第一次明确规定了“能源主管部门调解机制”。未来这一类型的纠纷可能不会进入诉讼程序,更多在法院之外通过协调、调解解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