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无疑是当今最热门的关键词。这三者相互关联、互相影响。其中又以“云计算”这一新型的IT资源构建方式为基础,为处理大数据和发展人工智能提供了生产工具的可能性。  Continue Reading 云时代,哪些知识产权问题从无到有?

 金杜律师事务所专利日语组提供

第六十五号

《発明専利申請優先審査管理弁法(発明特許出願優先審査管理弁法)》は局務会議の審議を経て可決され、ここに公布し、2012年8月1日から施行する。

                                                                                                                              局長 田力普 2012年6月19日

発明専利申請優先審査管理弁法

第一条 産業構造の最適化・アップグレードを促進し、国の知的財産戦略の実施を推進、及び創新型国家の建設を加速するため、《中華人民共和国専利法》および《中華人民共和国専利法実施細則》の関連規定に基づいて、本弁法を制定する。

第二条 国家知識産権局は出願人の申立てに応じて、関連条件を満たした発明特許出願について優先審査を行い、優先審査申立が認められた日から一年以内に結審する。

Continue Reading 発明専利申請優先審査管理弁法

作者:党喆 蒋志培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诉讼

最近,中国对著作权法的修改引起广泛关注。2012年3月31日,由国家版权局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草案”)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其中如网络服务商的著作权责任等诸多条款引发各界热议。最高人民法院4月22日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该稿更是全面、具体涉及了网络服务商等的著作权责任,也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这两份文件虽然都不是正式生效的法律文件,但从立法和司法的角度讲,我们都可以从中理解和体会国家版权行政机关和最高审判机关对网络服务提供者著作权法律责任的立法和司法意图,这对今后网络服务商著作权法律责任适用和判定趋势影响重大,值得仔细研读。

 一、 对著作权法草案第六十九条的解读

草案诞生于中国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之际,是一次主动修法(前两次修改系出于履行对世贸组织的承诺或者执行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的裁定),也是修改幅度最大的一次。 Continue Reading 网络服务提供者著作权法律责任判定最新立法趋势

作者:矫鸿彬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

2012年3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著作权法》”)(修改草案)文本和关于草案的简要说明[i],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此次修订被视为是中国对《著作权法》的首次主动修改。

现行的《著作权法》是1990年9月7日由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并于1991年6月1日起施行,曾于2001年和2010年进行过两次修订,均与世界贸易组织有关。2001年进行的第一次修订是为了满足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需要,对《著作权法》与世界贸易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不一致的地方进行了修改或补充;2010年进行的第二次修订是为了执行世界贸易组织关于中美知识产权争端案的裁决,对著作权法进行的只涉及两个条文的小修改。 

Continue Reading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草案的主要争议问题

作者:孙明飞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组,广州办公室

中国法院极少受理计算机用户操作界面著作权纠纷案件,深圳市普联技术有限公司诉深圳市吉祥腾达科技有限公司、张亚波侵犯计算机用户操作界面著作权纠纷上诉案,对于同类案件的处理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计算机用户操作界面是否属著作权法中所称的作品,如何界定作品的独创性?这些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属于新生事物,几乎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研究版权的专家学者甚至计算机领域的专家对此也分歧很大。

Continue Reading 侵犯计算机用户操作界面著作权纠纷案评析

作者:张维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逐步出现在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心,中国的经济和法制也不断发生变化。随着中国国家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不断完善,专利投入快速增长,越来越显示出中国创新政策的优势,专利申请也出现了自己的特色。中国公司也创造了大量专有的知识产权,并对外国公司和中国当地的竞争对手提起侵权诉讼。中国第三次专利法修正案[1] (“新专利法”)也在很多方面改变了中国专利实务和程序。

这些新变化对所有中国境内开展的公司将产生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知识产权的公司。应对这些重要变化的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呢?中国境内公司在设计其中国专利战略时,至少要考虑到下述几点要素。

Continue Reading 对中国境内公司专利战略实施的几点建议

作者:冯艾  陈旭楠 金杜律师事务所融资

A股首发上市(Initial Public Offerings,简称“IPO”)过程中,发行人的商标、专利、专有技术、版权等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简称“IP”),直接关系到发行人的核心竞争力、持续盈利能力等,历来为审核部门的关注重点。

一、A股IPO法律规范框架内的IP问题

本文侧重探讨的,系A股IPO法律规范框架内,被审核部门特别关注的商标、专利、专有技术、版权等广义的IP。

A股IPO法律规范框架内,与IP相关的核心规定主要散见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工作指导意见》等规范性文件。

Continue Reading A股首发上市视野下的知识产权问题

作者:楼仙英 姚迪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

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1)(“专利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2)(“实施细则”)中对职务发明中发明人奖励与报酬进行了修改,在鼓励技术创新实现产业化的大背景下,这种改进充分发挥了制度在鼓励科技开发与技术创新以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方面的积极作用,但同时,特别是在日本蓝光案以7千万人民币和解结案的情况下,它也无疑给用人单位在技术创新方面的奖励和报酬管理制度上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与挑战。

例如,根据《实施细则》第七十六条的规定,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可以与发明人约定或者在其依法制定的规章制度中规定奖励、报酬的方式和数额。因此,很多公司便纷纷在劳动合同中约定或在公司规章制度中规定,“双方确认并同意雇员的奖励和报酬包括在工资中”或“双方确定并同意雇员不要求任何奖励和报酬”等。其认为,只要合同基于双方意思自治,就不会存在风险。但在对各国职务发明制度进行比较研究后,我们认为这样的安排有很大风险,现分析如下:

为方便讨论上述问题,先简化问题如下:若雇主基于雇员的职务发明获得的巨大商业利润与雇员所获得的奖励与报酬完全不符时,雇员是否有权请求法院或仲裁机构变更或撤销合同,并请求额外的奖励和报酬?

Continue Reading 防止职工职务发明诉讼

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组  

本文分两部分刊登, 2011年8月8日金杜法律博客(Chinalawinsight)刊登的了本文的第一部分。文章第二部分将继续对《投资并购交易中需要警惕的知识产权问题》进行解读。

五、并购行为对被收购方知识产权相关协议的影响

 在投资并购的尽职调查过程中,还需要特别注意投资及并购行为对一些知识产权权利可能产生的影响,尤其是对许可协议可能产生的影响。常见的情形有,收购导致触发控制权变更条款,从而可能影响协议的效力;或者协议原有的一些条款可能造成收购主体未来业务经营的妨碍。

案例五:某跨国公司拟整体收购另一跨国公司在中国境内的移动通讯业务部门。在尽职调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被收购方曾与一国有企业签订一份许可协议,将该业务部门的核心技术许可该国有企业在中国进行排他性地使用,且承诺将不会将此技术在许可地域内转让或许可给任何第三方。知识产权律师应与收购方管理团队进行及时沟通,了解该公司的业务架构,明确收购方拟将收购获得的技术转让给收购方在中国的其它主体进行实施和管理。因此,应建议收购方在签署交易合同之前,由被收购方与被许可的国有企业协商修改许可协议,以保证交易后业务能够按计划运作。

Continue Reading 投资并购交易中需要警惕的知识产权问题(二)

By Richard  Wigley of King & Wood’s Intellectual Property Group

Hollywood and Hong Kong film studios have long struggled to monetize their content in China. Though revenues from traditional movie theaters are growing rapidly, the real action may be found in the online market, where Chinese youth prefer to obtain their entertainment (i.e. film and television programming). How then can a content owner best take advantage of this rapid movement to online viewing in today’s China?

Continue Reading China’s Online Video Providers struck by PRC Copyright Enforcement and a shifting Market are forced to tran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