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作为新兴外贸业态,在疫情期间已成为稳外贸的重要力量。外界对跨境电商行业的报道,离不开让人眼前一亮的增长数字和可期的前景。但近期,对于跨境电商从业者而言,摆在面前的却是在某国际电商平台上被封号的“翻车惨案”。4月底某头部跨境电商账号被封,封号潮由此开始,并浩浩荡荡持续三个月,从头部大卖到腰部卖家尽数中招,跨境电商上市公司及融资级别的公司均被波及。和此前单纯地下架一些产品相比,这次某国际电商平台不仅直接封号,还将店铺的资金也冻结了。某跨境大卖家因涉嫌违反平台规则,公司资金被冻结1.3亿。该公司公布的12种违规行为中,除了有放置小卡片向客户索取好评、刷单、刷屏的典型问题外,仿造或假冒商品也赫然在列。
Continue Reading 跨境电商知识产权风险简析——从“封号潮”与“围猎”说开去

进入21世纪,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电商购物、在线支付、数字内容、物联网等新型服务形式逐渐走入人们的生活,互联网联通不同国家的“无边界”特质也使电子商务和数字贸易成为跨境贸易的重要部分。然而,在国际规则层面,世界贸易组织(“WTO”)现有的多边贸易体系并未为新兴的电子商务贸易形式提供规则框架。为了弥补这一空白,2017年12月,71个WTO成员方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的第十一届部长级会议上共同发布《关于电子商务的联合声明》(以下简称《联合声明》),宣布就电子商务议题的谈判开启探索性工作。2020年12月7日,《联合声明》全体成员方内部散发了电子商务谈判现阶段形成的合并案文,[1]并于12月18日共同发表通告,宣布电子商务谈判取得重大进展,将在2021年召开的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上报告实质性成果。
Continue Reading 一文读懂新经济领域国际规则发展趋势——WTO电商谈判案文要点解析

如何对跨境电商走私犯罪做到一分为二的看待,对社会危害性大、主观恶性深、影响恶劣的走私犯罪严厉打击,对社会危害性小、积极合规整改的企业予以引导和扶持,贯彻落实最高检平等保护民营企业,少捕慎诉的精神,是我们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检察机关目前试行的“合规不起诉”制度为解决此问题提供了思路。
Continue Reading 跨境电商走私犯罪法律分析及其合规不起诉的实现进路

跨境电商作为大数据时代中的“重数据资产”企业,掌握海量用户购买消费记录和隐私信息,及涉及信息出境问题,更应该注重日常数据运营及国外上市的合法合规。本文拟从跨境电商日常数据运营环节出发,结合《网络安全法》、《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及个人信息出境有关规范性文件的梳理,分析跨境电商企业在数据审查和合规中常见的监管要求。
Continue Reading 论网络安全审查及个人信息出境新规对跨境电商数据运营之影响

在迎来一年一度的618电商狂欢日之际,我们再度冷视跨境电商热点问题。在支付这一重要环节,跨境电商平台账期和国际结算耗时长,进出口企业能采取什么更为便捷安全的结算工具?境内消费者使用第三方支付平台时,能否保护个人数据安全实现愉快地买买买?本文将一一解答。
Continue Reading 618特辑|跨境电商支付新政策合规要点简析

2021年5月8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在河南省开展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药品试点,试点品种为已取得我国境内上市许可的13个非处方药,试点期为自批复之日起3年。此次河南获批开展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药品试点,一方面是国家在解决进口药购买贵、慢、难等问题上的积极探索,另一方面也令人对河南未来跨境电商业务的发展空间充满期许。本文在对比既有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和药品进口政策的基础上,分析了此次河南试点方案的突破和创新。
Continue Reading “买全球 卖全球”再迈新步伐 ——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药品试点落地河南的相关政策浅析

随着双十一的日益临近,“锦鲤”抽奖的活动力度也越来越大。那么问题来了,“锦鲤”抽奖是否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的有奖销售?如果属于,是否应当受限于“抽奖式有奖销售最高奖金额不得超过五万元”的规定呢?
Continue Reading 新电商双十一关键词(四):“锦鲤”抽奖,有奖销售?

《电子商务法》第十五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在其首页显著位置,持续公示营业执照信息、与其经营业务有关的行政许可信息、属于依照本法第十条规定的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情形等信息,或者上述信息的链接标识。前款规定的信息发生变更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及时更新公示信息。该等信息公示的义务,即为俗称的“亮照”义务。
Continue Reading 新电商双十一关键词(二):电子商务经营者——亮照要求怎么解?

在直播电商发展势头迅猛的今天,因网络直播而产生的纠纷层出不穷,而其中网络直播类合同纠纷尤其“火热”,其特点在2020年8月20日北京市朝阳法院召开新闻通报会正式发布的《文化娱乐产业典型合同案件审判白皮书(2017-2019年度)》(以下简称“《白皮书》”)[1]中即可窥见一斑。根据《白皮书》显示,2017至2019年朝阳法院受理网络直播类合同纠纷案件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且主要呈现出直播平台诉主播违约类案件多、违约金普遍较高等特点。虽然《白皮书》仅是朝阳区法院针对其管辖案件所进行的司法实践经验的总结,但由于朝阳区法院辖区内相关文娱机构众多,其基于司法实践对网络直播纠纷中的典型案件进行了综合性研究,对于处理此类合同中的法律问题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Continue Reading 网络直播类合同中的痛点与风险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