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宁宣凤 吴涵 陈胜男 付昊  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使用互联网还被称为“上网冲浪”,断电和座机欠费可能是我们能够理解的最大“网络安全”问题。在那个十年,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亚马逊还是条河,阿里巴巴还在等待四十大盗,京东还在卖光驱,“电子商务”还是镜花水月。但几乎是一瞬间,“电子商务”成为最时髦的词汇,互联网交易风潮无可阻挡,而“千年虫”、“熊猫烧香”等网络病毒随即席卷全球,网络成为最大的逐利场也是众矢之的的风险高地。
Continue Reading

在群雄逐鹿的互联网借贷领域,风控是各机构的致胜法宝。以“极速放款”概念吸引借款人的无担保贷款,其风控的关键在于通过互联网尽可能多地收集借款人的个人金融信息以匹配机构自身的风控模型,判断借款人的违约风险。
Continue Reading

Today’s society yearns for more convenience, which naturally calls for more connectivity among devices to the Internet. Meanwhile, the need for cybersecurity has also increased.

Experts at the World IoT Security Summit 2018 – organized by TAAS Labs – commended China’s efforts in strengthening its Internet security landscape, but noted there is still huge room for improvement.
Continue Reading

当今社会,人们对便利的渴望使得越来越多的设备与网络相连。与此同时,对网络安全的需求也相应增加。

在Taas Labs主办的2018年世界物联网安全峰会上,与会专家们肯定了中国为加强网络安全环境作出的努力,但也指出,中国的网络安全建设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Continue Reading

作者:汪蕊 邱少林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并购

引言

云计算在过去几年中已成为热议话题之一。然而,尽管云计算所吸引的关注度与日俱增,但它并非是一种全新的服务类型。譬如当人们在通过Gmail发送电子邮件或在社交网站上存储照片时,都是在使用云计算服务。

云计算服务在中国近年的发展快速而迅猛。中国公有云服务2012年的市场规模相比2011年增长了73%,而2013年的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63亿元人民币。[1] 中国云计算产业的增长引起了众多外国服务提供商的极大兴趣。2013年5月,微软公司宣布该公司将在中国增加数千名雇员以作为对中国云计算市场长期投资的一部分。[2]与此同时,由于外商投资中国云计算产业受到一定限制,外国企业也因有限的市场参与度而对其短期和长期的投资回报存在顾虑。[3]

本文主要讨论希望在中国提供云计算服务的外国公司在电信监管方面可能面临的一些重要问题。第I部分将解释“云计算”的含义以及三种不同的服务模式。本文的第II部分阐述了对外国公司在中国提供云计算服务的监管框架。第III部分将就IDC(互联网数据中心)产业“放开”的近况探讨现今中国对外国云计算服务监管政策的走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