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瑾、苏畅、周小琪  金杜律师事务所

挖掘非洲蓝海:机遇与挑战并存

随着我国“一带一路”战略计划不断推进,中非合作新一轮展开,赴非洲投资的中国企业面临着历史性的机遇。根据非盟《2063年议程》,中国将是非洲未来50年实现社会经济转型目标的重要伙伴。[1]在抓住机遇扩大对非投资的同时,中国投资者不应忽视非洲各国投资环境动荡所带来的风险。 Continue Reading 机遇与挑战并存:中国企业赴非投资应当知道的投资保护注意事项

作者:刘海涛  王悦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今年,美国政府重新启动对中兴的调查,最近又因我国购买俄罗斯产的导弹和飞机针对我国军队相关部门及负责人员出台制裁措施。美国的经济制裁措施不仅针对中国,而且变得更为“全球化”,从原本其“特别关注”的伊朗、朝鲜,逐渐扩大至俄罗斯、委内瑞拉等,从针对被制裁国政府控制的企业、被制裁国国家的高级官员,向违反其制裁规定的第三国的实体和个人发展。如何应对美国政府的经济制裁成了2018年最引人关注的合规话题。因此从美国政府公布的案例入手,探究美国执法机关在调查相关违反制裁规定案件过程中所重点关注因素,从而使得我国公司在今后经营中能够得以借鉴,并在日后可能面对调查或与之谈判过程中加以运用,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出口制裁丨OFAC针对违反美国经济制裁行为处罚的考量因素

2018年9月18日,金杜作为发行人中国法律顾问,协助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 “深圳投控”)首次亮相国际资本市场,成功完成4亿美元3年期票息3.95%和3亿美元5年期票息4.35%的高级固息美元债券发行。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助力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在海外成功发行美元债券

by: Meg Utterback  Willis Sautter    King & Wood Mallesons

 
2018年9月20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基于2017年通过的《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即CAATSA)将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及该部负责人李尚福列入“特殊指定国民”名单(“SDN名单”)。制裁所依据的事实是从俄罗斯采购战斗机。这一离奇的措施反映了美国现政府采取了相较以往更为广泛的制裁措施。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公司不应忽视美国制裁 | Chinese Companies Cannot Ignore US Sanctions

作者:熊进  费大可  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我们已发布的出售境外国有产权:国企必备操作指引(上)中,我们对出售境外国有产权是否一定需要进场交易、进场交易的替代性方案以及进场交易需要注意的相关问题做了相关介绍和分析。在本文中,我们将就境外国有产权交易中的卖方尽职调查、国资评估备案、交易价格支付条件这三个主题进行相关介绍和分析。】 Continue Reading 出售境外国有产权:国企必备操作指引(下)

作者:熊进  费大可  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过去近十年中,积极响应中国政府“走出去”的号召以及“一带一路”的倡议,中国国企在全球各地进行了大量的投资。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一个日趋明显的现象:由于战略调整、境外国资监管加强(包括主业与非主业的监管要求)以及市场的客观变化等因素,国有企业从已经完成投资的存量资产中全部或部分退出的交易也在不断涌现 – 无疑,这也是国有企业的投资与投后管理越来越市场化的一个明显例证。 Continue Reading 出售境外国有产权:国企必备操作指引(上)

2018年8月30日,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潍柴动力”)在金杜律师事务所的协助下,与巴拉德动力系统公司(简称“巴拉德”,NASDAQ: BLDP;TSX: BLDP)成功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和认购协议。 Continue Reading 金杜代表潍柴动力与巴拉德达成战略协议,为中国新能源领域注入更多核心“动力”

by  Dr. Tilmann Becker, Dr. Christian Cornett, Dr. Sandra Link and Hui Zhao  King & Wood Mallesons

 

 

In the near future, the European Union may adopt a regime for foreign investments into the EU and such future EU rules may well reach beyond last year’s proposal from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regard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a framework for screening foreign investments in the European Union. Material EU rules, however, will most likely not apply before 2020 (at the earliest). Thus, for now the focus in Europe is on the national foreign investment regimes. Continue Reading Changing Legal Environment for Foreign Investments into Germany

by Patric McGonigal King & Wood Mallesons Cross-border Dispute Resolution | Tokyo

Earlier this year, the Court of Appeal in England (the “CA”) considered the removal of an arbitrator for lack of qualification, specifically, experience of insurance or reinsurance (“(re)insurance”): Allianz Insurance & ano v Tonicstar Ltd & others (2018)[1].

Continue Reading Tribunal Must Accept Both Insurers and Lawyers as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