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行《减免税管理办法》自2009年2月施行以来已过去11载,其在保证海关对进出口减免税货物的规范管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逐渐出现与形势发展要求和执法实践需要不相适应的问题。本次修改明确了海关办理进口货物减免税手续实质上是一种审核确认,并不具有审批性质。与此同时,还优化了相关业务流程和手续,如取消了减免税备案环节、税款担保申请只需向海关提出一次、在经海关审核同意并办理有关手续的前提下可以处置减免税货物等,都为企业提供了更多的优惠条件,也体现了物尽其用的精神。
Continue Reading 进出口监管最新动态评析 ——海关、外汇与贸易管制(2021年1月刊)

 在(上)篇中,我们对《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以下简称《阻断办法》)产生的宏观因素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并在此基础上预测了它未来的走向。作为《阻断办法》保护之下的企业和个人,特别是从事跨国经济贸易的中国实体,难免会产生一种困惑和担忧——我国《阻断办法》的实施,是否会使得本国企业和个人在全球化的经济贸易活动中要面对来自国内、国外法律及各类行政措施更为严格的合规要求,甚至面临双重惩罚的风险呢?针对这些问题,欧盟各国的现有法院判例或许可以为《阻断办法》未来的司法实践提供一些有益的参考。
Continue Reading 《冰与火之歌——制裁与阻断的深层分析》(下篇)

 北京时间2021年1月9日,经由国务院批准,商务部发布了《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以下简称《阻断办法》),并于公布之日起生效。截至目前,已有很多文章对《阻断办法》中的阻断对象、阻断方式等进行了比较详细的介绍,本文不再赘述,而是从《阻断办法》的主要条款出发,在高度概括《阻断办法》立法亮点的基础上,全面介绍其出台的宏观背景,并通过分析《免受第三国立法及由此产生行动之域外适用影响的保护法案》(以下简称《欧盟阻断法案》)的司法实践及结合企业的风险防控提出思考与建议。本文将分为上、下两篇,希望既能帮助大家认识《阻断办法》,同时也能帮助大家理解中国在现阶段发布该法所富有的时代价值与意义。
Continue Reading 《冰与火之歌——制裁与阻断的深层分析》(上篇)

1月9日,经国务院批准,商务部颁布《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下称“《阻断办法》”)并由商务部条约法律司负责人以及权威专家以答记者问的方式对《阻断办法》的出台背景、制度设计和对企业的影响做出解读。[1]
Continue Reading 《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解读

作为我国生物安全领域首部基本法以及新国家安全法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生物安全法》,即将于2021年4月15日正式实施。为配合《生物安全法》的实施,2021年12月26日,《刑法修正案(十一)》历经三次审议,最终被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并即将于2021年3月1日正式实施。本文将从生物安全视角,针对《刑法修正案(十一)》中新增的三类生物安全犯罪相关规定进行简要评析。
Continue Reading 生物安全犯罪首次入刑,简评《刑法修正案(十一)》

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仪式以视频方式进行,15个成员国经贸部长正式签署该协定。该协定的签署标志着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东亚自贸区建设成功启动。
Continue Reading 进出口监管最新动态评析 ——海关、外汇与贸易管制(2020年12月刊)

2020年,是中国出口管制及技术出口管理制度发生重大变革的一年。8月28日《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下称“《技术目录》”)被修改,12月1日起《出口管制法》正式施行。本文将通过问答的形式,针对近期中外企业关注度较高的中国出口管制及技术出口管理实务热点问题加以梳理,并作出逐一解析,以期协助企业完善自身出口合规内控管理,有效预防法律风险。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出口管制及技术出口管理实务热点问题解析

2020年12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管制法》(以下简称“《出口管制法》”)正式生效。该法对我国现行出口管制相关制度作出了一系列调整,特别是加大了对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本文将比较《出口管制法》与《对外贸易法》、《海关法》、《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以及监控化学品管理条例、核出口管制条例、军品出口管理条例、核两用品及相关技术出口管制条例、导弹及相关物项和技术出口管制条例、生物两用品及相关设备和技术出口管制条例等[1]6部有关出口管制的行政法规(以下简称6部行政法规)中关于违反出口管制有关规定情况下的行政责任,并分析实际案例,展望今后中国出口管制法下的行政法律责任。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出口管制法下行政法律责任的实践和展望

美国时间2020年11月18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BIS)发布了一项最终规则[1],对《出口管制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EAR)进行修订。本次修订除了确保EAR与《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 of 2018,ECRA)的一致性之外,还聚焦于扩大出口管制执法权限,特别是新增了对域外执法的授权性条款。本文将对BIS下属主要执法部门之一的出口执法办公室进行简要介绍,并对本次修订中值得关注的主要条款及其可能带来的影响进行探讨。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出口管制条例》最新修改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