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景云峰、李佳、王珲 海关与外汇业务组 金杜律师事务所

引言

千呼万唤始出来,《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修订版(以下简称“《目录》”)终于在2020年8月28日同公众见面了。十二年,是一个生肖轮回,古文中又称一纪,《国语·晋语四》曰“蓄力一纪,可以远矣”。本次是《目录》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调整,迄今已近十二个春秋,又恰逢中美关系极为特殊的时期,因此《目录》一经公布就引发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本文将通过问答形式,针对《目录》调整内容进行解读,以协助企业完善技术出口合规内控体系,有效防范出口法律风险。
Continue Reading 蓄力一纪,《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再调整

作者:冯晓鹏 邓惠 合规业务部

2020年是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下称“乐城先行区”)发展的关键一年。在中央赋予新“国九条”[①]及下放临床急需进口医疗器械和药品的审批权[②]之后,海南省乘着自贸港建设的东风,从海关与药监管理、人才激励等方面创新乐城先行区内相关医药政策。2020年6月16日,《海南自由贸易港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条例》(下称“《先行区条例》”)公布并施行,开启乐城先行区发展的新阶段。加上较早前发布的《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临床急需进口药品带离先行区使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药品离区暂行办法》”)、《海南自由贸易港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临床急需进口医疗器械管理规定》(下称“《临床急需进口医疗器械管理规定》”),博鳌乐城有望为破解今年新冠疫情对全球药品供应链的冲击,加上各国边境与运输管制、贸易管制的影响而面临“用药难”的困境提供一份“乐城方案”。
Continue Reading “药”进“药”出,海南乐城医疗先行区的创新与展望

作者:刘新宇 冯晓鹏 景云峰 丁婕 张波 金杜律师事务所

. 最新政策解析 海关

(一)《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2020修订)即将实施

近年来,中国对固体废物的监管越来越严格。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要求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完善进口固体废物管理制度,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发布,标志着中国对固体废物管理政策的全面强化和升级。2020年初,中国全面修订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新固废法”),明确将逐步实现固体废物的零进口,并全面强化和细化了固体废物处理各个环节的主体责任,完善了政府多部门联合正面监管制度,大幅提高了处罚幅度。鉴于该法即将于9月1日正式实施,从海关监管角度而言,我们提示广大企业注意以下风险:
Continue Reading 进出口监管最新动态评析——海关、外汇与贸易管制(2020年8月刊)

2020年8月20日,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下称“BIS”)在《联邦纪事》上发布了针对《出口管理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下称“EAR”)的修订规则(下称“EAR新规”),涉及以下三项主要内容:
Continue Reading 管制新趋势 – 简析美国出口管制8月20日新规

继5月27日在金杜研究院首发“进出口监管最新动态评析”后,金杜海关与外汇业务组继续为您带来近期的进出口监管与国际贸易热点动态观察和分析,本期内容主要包括《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政策解析、出口医疗物资商品检验执法动向总结以及解读《外汇管理局关于支持贸易新业态发展的通知》等三个部分内容。
Continue Reading 进出口监管最新动态评析——海关、外汇与贸易管制(2020年6月刊)

海南,因改革开放而生,因改革开放而兴。在自贸区、自贸港建设进程中,海南蹄疾步稳、谋定后动,持续创新与风险防控两手抓,既要放得开,也要管得住。本文将从海关政策红利与法律风险的双视角出发,以近期受到中外企业高度关注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和《海关对洋浦保税港区监管办法》解读入手,进一步阐述和提示海南这样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常见的进出口合规风险。
Continue Reading 面对海南自贸港的机遇与风险,海关监管执法的“变与不变

在(上)篇中,我们结合进出口监管法律领域实务工作经验,针对海关进出口监管的主要制度,以及重点领域近年来的发展变化进行了梳理分析。在此基础上,本文将对进出口监管未来的发展趋势等进行展望,并提出应予关注的重点,希望能对进出口企业的跨境贸易活动起到参考和助益的作用。
Continue Reading 借《海关法》“大修”之际 展望中国海关进出口监管制度的发展趋势(下)

作者:刘新宇 郑银莹 冯素芳 冯晓鹏 景云峰 孙兴 陈起超(Frankie) 蒋睿馨 张波 熊祎 杨伊萍 董梦

《海关法》是进出境活动应当遵循的基本法律规范。现行《海关法》于2000年全面修订并确立了现在的主要监管制度,2001年1月1日起施行,到2020年已经是第20个年头。随着国务院机构改革后出入境检验检疫职责并入海关,以及近年来海关基于简政放权和高效监管推行的一系列业务改革和制度创新,很多方面已经突破了《海关法》的现有规定,《海关法》的再次“大修”也提上了议事日程。
Continue Reading 借《海关法》“大修”之际 展望中国海关进出口监管制度的发展趋势(上)

在2020年3月6日,美国发布了一则总统行政令【[1]】,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某中国公司早在2018年业已完成的对某美国酒店信息管理公司的收购,责令交易方在行政令发布120日内,完成对原有交易资产的全部剥离。
Continue Reading CFIUS新规下,企业海外交易要注意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