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文章《个人信息收集行为的法律边界》提到,《网络安全法》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提供服务过程中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原则,同时收集个人信息应征得被收集者或其监护人同意。实践中,取得被收集者同意一般系通过授权接入或者用户自行填写等方式实现。
Continue Reading 数字治理与数字犯罪系列 | 个人信息收集中的授权效力认定(三)

2020年6月29日,印度新闻信息部发布消息称,印度信息电子与技术部援引《信息技术法案》(th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ct)第69A部分第2009条,禁止用户在印度境内访问(Blocking)59款中国移动应用,理由在于以上移动应用以非法方式窃取用户数据传输至境外服务器,可能损害印度的主权以及国家安全与公共秩序。[1] 全球范围内,基于安全目的对于数据跨境的限制和审查早已不是新闻,更重要的是“数据主权”思想渐渐融入到各国的立法和执法活动中。印度此举再次引发各方关注,跨国企业应当提高警惕,对于潜在数据安全及合规风险提前应对,建立符合国际立法趋势和竞争形势的全球数据跨境顶层设计,并将数据资产的思路贯彻到企业日常经营管理中。
Continue Reading “数”往知来——封禁APP背后的数据博弈

本文将从我国法律法规有关人脸信息保护的不同角度出发,针对人脸应用的不同场景,结合海外相关的立法和执法案例,试探讨不同场景下人脸数据采集、使用的权利边界,人脸数据采集及使用的合规界线。
Continue Reading “人面不知何处去”——人脸数据采集及使用的权利边界

在城市治理亟需升级增智的情势之下,2月10日,上海市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智慧城市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到2020年,将上海建设成为全球新型智慧城市的排头兵,国际数字经济网络的重要枢纽”的建设目标,要求统筹完善“城市大脑”架构,全面推进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全面赋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切实保障网络空间安全,全面增强智慧城市工作合力。
Continue Reading AI与大数据的“理想城”:智慧城市合规的基础要点

作者:宁宣凤吴涵、付昊、汪汉鸿 金杜律师事务所

1.背景 

2020年初,举国上下全力战“疫”,国务院建立联防联控机制加强相关部门统筹协调,在阻击疫情的同时,全力组织企业复工复产,加强重点物资的统一调度。据报道,工信部已召开疫情防控大数据支撑服务工作调度会,提出加强联防联控,运用大数据分析,支撑服务疫情态势研判[1]。其他政府部门也与各科技企业联动,通过大数据加强疫情防控力度。
Continue Reading 疫情防控 | 解读网信办《关于做好个人信息保护利用大数据支撑联防联控工作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