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rgy – the new renewable energy future
Despite coal’s dominance as Australia’s primary energy source, there has also been a steady uptake in renewable sources of energy, primarily in wind and solar. With increasing momentum to meet Australia’s renewable energy target by 2020 and technological improvements, there are growing opportunities for investment in Australia’s renewables sector, particularly for investors willing to take greater price risks. In 2016 alone, 17.3% of Australia’s electricity was generated from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and large-scale renewable investment was five times greater than 2015, representing an investment of over A$4 billion.
Continue Reading

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崭新未来
煤炭是澳大利亚主要的能源来源,尽管如此,可再生能源近年来占比不断增长,主要包括风能和太阳能。随着澳大利亚202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目标的压力不断增加,技术不断进步,对于投资者——尤其是愿意承受更大价格风险的投资者来说,投资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产业的机遇也越来越多。仅在2016年一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就占全澳发电量的17.3%,大型可再生能源投资是2015年的五倍,总投资额超过40亿澳元。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吴青 张帆

环保信息公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以下简称《大气污染防治法》)对机动车、非道路移动机械生产、进口企业明确规定的法定义务,也是我国加快推进机动车和非道路移动机械环境管理的系统化、科学化、法治化、精细化和信息化的必然要求。
Continue Reading

在人类交通能源系统面临第三次大变革的十字路口,电力和动力电池成为最有潜力代替燃油的清洁能源之一。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继续保持全球第一,全年产销分别为127万辆和125.6万辆,占据全球新能源汽车总销量(约201万辆)的半壁江山。目前,在400余家生产新能源汽车的企业中,既有传统燃油企业生产企业,也有新兴资本创建的企业。在汽车行业压力陡增且向电气化、智能化转型的历史性时刻,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能否适时取得准入资质,是其实现商业化量产和获得企业融资的关键。
Continue Reading

继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于2019年1月9日联合发布《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19号文”)后,5月28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2019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国能发新能[2019]49号)(以下简称“49号文”,其还包含《2019年风电建设工作方案》(以下简称“附件《2019年风电建设方案》”)和《2019年光伏发电项目建设工作方案》(以下简称“附件《2019年光伏建设方案》”)两个附件)。
Continue Reading

在化工产业大整治、大提升的背景之下,化工园区同样面临着优胜劣汰的激烈竞争。那么,什么样的化工园区属于环保达标园区?什么样的园区能够赢得这场竞争?

我们对国家与各省的化工园区环境管理要求进行了全面梳理和分析,将化工园区面临的环境管理要求总结为12个方面、50项环境管理要点,供园区自查与企业对照。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4月27日,中共江苏省委办公厅和江苏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正式印发《江苏省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方案》(以下称“《方案》”),该《方案》是江苏响水“3·21”爆炸事故后,江苏省旨在整治提升化工产业所采取的全面举措。早在《方案》正式发布前,其征求意见稿提出拟到2020年将化工企业数量大幅削减,曾引起整个化工行业的反响。而此次《方案》正式稿中,虽然删除了几处削减化工企业数量的敏感数字,但依然明确提出要关闭安全和环保不达标、风险隐患突出的化工生产企业,并且就方案整体而言,依然体现出江苏省对化工产业“全方位、全过程整治和全面提升”的决心和力度。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