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3日,百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百度”,股票代码:9888.HK)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第二上市。百度本次全球发售的股份总数为95,000,000股(受限于超额配售情况),发行价格为252港元/股,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约为236.82亿港元(受限于超额配售情况)。
Continue Reading 百度于香港交易所主板第二上市

2021年3月10日,朝云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朝云集团”, 股票代码:6601.HK)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朝云集团本次全球发售的股份总数为3.33亿股(任何超额配股权获行使前),发行价格为9.2港元/股,募集资金总额约为30.64亿港元(受限于超额配售情况)。
Continue Reading 朝云集团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2021年3月9日,海南金盘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盘科技”,股票代码:688676)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交易。金盘科技本次公开发行新股4,257.00万股,发行价格为每股10.10元,募集资金总额为42,995.70万元。金盘科技为海南省首家科创板上市公司。
Continue Reading 金盘科技科创板上市

新年伊始,A股IPO审核趋严且新规频出。中国证监会和深交所分别于2021年1月29日和2月5日出台《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和《关于启动合并主板与中小板相关准备工作的通知》。在试点注册制的背景下,这无疑是践行“零容忍”和“建制度”的重要一环。随后,为了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继续平稳推进,中国证监会又重磅推出《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IPO股东信息披露新规”或“《指引》”)。IPO股东信息披露新规剑指“突击入股”、“影子股东”等A股IPO中的重要事项,引起了业内人士强烈反响。本文将以问答形式从A股IPO企业及PE基金的不同视角对《指引》进行解读。
Continue Reading 私募基金与上市公司系列(五):IPO股东信息披露新规之十问十答

在企业日常经营过程中,股东或债权人将其对企业的股东借款或应收账款转为股权的情况并不鲜见。除前述场景外,“债转股”[1]也存在于企业投融资的过程,投资方出于降低风险、内部审批便利以及尽快满足标的企业对资金的需求等方面的考虑,有时会考虑先以贷款形式将资金支付予标的企业,之后根据约定再将贷款转为标的企业股权。本文将着重结合A股IPO案例及实操情况,讨论企业在拟上市过程中涉及“债转股”时的注意事项,尤其将就实施“债转股”是否需要履行相应的评估手续作出分析。
Continue Reading A股IPO观察:评or不评?——拟上市企业“债转股”评估事宜分析

2019年12月30日,贵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贵州银行”,股份代码:6199)成功完成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简称“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贵州银行此次基础融资规模达53.075亿港元(假设超额配售权未行使),成为贵州省首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银行。
Continue Reading 贵州银行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