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ew days ago,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for Market Regulation (“SAMR”) and Shanghai Administration for Market Regulation (“Shanghai AMR”) successively issued two administrative decisions punishing two Internet platform companies for engaging in “either-or choice” practices (a type of exclusive dealing arrangement) on their in-platform merchants.  On April 13, 2021, SAMR,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and State Taxation Administration also held an administrative guidance meeting with 34 platform undertakings, urging them to conduct comprehensive self-inspection and rectify any potential anticompetitive practices or behavior within one month.  Some platform undertakings have issued their commitments, promising not to engage in anticompetitive practices.
Continue Reading Exploring the Trend of Abuse of Dominance Investigation in China

几天前,国家市场监督和管理总局(“总局”)和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上海市监局”)连续对两起互联网平台“二选一”行为做出行政处罚,引起社会广泛关注。随后,总局会同中央网信办、税务总局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要求34家平台企业在一个月内全面自检自查,逐项彻底整改,并向社会公开《依法合规经营承诺》,各家企业纷纷承诺将不再从事 “二选一”等行为,严格遵守反垄断法。
Continue Reading 从近期反垄断热议处罚,看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合规监管新态势

2020年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参见我们此前文章《平台竞争,监管加速》)。3个月来,实务界、学界、业界高度关注,在整体肯定的同时,也有不同声音提出质疑。与此同时,国内互联网平台领域出现了又一起标志性反垄断诉讼,一系列涉互联网平台反垄断执法调查也浮出水面。
Continue Reading 辨析修订,再划重点——《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解读

在当下广受关注的互联网经济之一——“社区团购”领域,各大巨头正在利用海量数据、先进算法和雄厚资本,争夺社区的生鲜团购。然而,卖菜并没有像打车、单车、外卖一样,迅速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网络经济。升温的,反而是反垄断监管。
Continue Reading 风口“撞上”反垄断,创新是关键

小记:在五六年前,平台垄断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尚未完全成型,但没有阻止我们在反垄断合规法律服务中关注新型平台经济反垄断问题,如“堂吉诃德”般投入到数据竞争力,算法共谋等理论研究中,并迅速以此为基础拓展数据合规及治理业务。[1]时光荏苒,当平台经济反垄断问题被社会关注,大数据杀熟以及算法共谋等问题逐渐凸显的时候,我们将从数据合规和反垄断理论相结合的交叉学科角度和大家一起分析数字社会的合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算无遗策,画无失理?——算法合规在平台经济反垄断中的应用

昨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平台指南》”)[1]。在“双11 ”来临之际对外公布这一重要指南征求意见稿,传递出市场监管总局将不断加强互联网平台领域反垄断执法的信号。
Continue Reading 互联网反垄断监管进入新时代:《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十大亮点解读

在上市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交易时,经常会选择通过分步骤方式完成交易,即在完成借壳或重大资产重组前,事先进行少数股权收购。实践中,不少企业可能会忽视重大资产重组的前序交易步骤是否需进行反垄断申报的问题,面临被执法机关认定为“抢跑”的风险。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反垄断局”)对某地方国有控股公司收购一家上市公司29.83%股权的交易未依法申报案作出了行政处罚[1]。而被处罚的这一交易,正是该国有控股公司借壳上市的前序交易。
Continue Reading 步步为营 |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分步骤交易的反垄断申报合规风险

自《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出台以来,国企改革进入快车道。而依据“整体上市”、“混合所有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等一系列政策,资本市场成为改革的助推器。其中,并购更是成为国企进行战略性布局调整、优化结构的重要手段,也是民企取得稀缺资质、更好利用政策的重要途径。
Continue Reading 涉国企并购的反垄断申报要点

原料药行业一直是反垄断执法机关重点关注的领域,尤其是近年来反垄断执法机关对原料药企业的处罚力度明显增强,连续开出数张原料药领域的反垄断罚单。在此背景下,为促进原料药产业健康发展、维护原料药领域市场竞争秩序,预防和制止原料药领域垄断行为,2020年10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原料药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是继2017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之后,为原料药生产企业和销售企业又添一份具有实操性的指引文件。
Continue Reading 《关于原料药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亮点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