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宁宣凤 尹冉冉 张若寒 卫凌波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untitled2untitled016年7月27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发布了三份处罚决定书,对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和常州四药达成垄断协议的行为予以处罚。作为执法机构认定“其他协同行为”的第一案,该案对我们在中国法下分析信息交换行为提供了重要指引。本文从信息交换反垄断规制的角度出发,针对主要司法辖区进行比较法梳理,力图为企业跨国反垄断合规提供思路和建议。

在各国反垄断实务中,竞争者之间交换敏感信息一直是热点话题。一方面,竞争者交换敏感信息可能促成协同行为,严重排除、限制竞争;另一方面,各国就如何认定信息交换促成了协同行为又存在差异。不同司法辖区,甚至同一司法辖区的不同执法、司法机关在法律适用上都可能采取不同态度:有些趋严,交换特定类型的敏感信息会被推定排除、限制竞争,进而违反反垄断法;有些则趋于缓和,交换敏感信息本身只是间接证据,不能直接推定存在协同行为。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  宁宣凤 尹冉冉 吴涵 赵泱地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untitled2untitled016年7月27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发布了三份处罚决定书,对三家药企违反《反垄断法》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行为进行处罚,合计罚款人民币260余万元。

涉案的三家药企分别为华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华中”)、山东信谊制药有限公司(“信谊”)及常州四药制药有限公司(“常四”),均为艾司唑仑原料药和片剂的生产及供应商。艾司唑仑具有镇静、催眠和抗焦虑疗效,是国家二类精神药品。国家对二类精神药品原料药的准入和生产实行严格管制,全国获得艾司唑仑原料药生产批文的企业仅有四家,而实际在产的也只有本案中被处罚的三家企业。根据发改委处罚决定,本案的相关产品市场为艾司唑仑原料药市场和艾司唑仑片剂市场。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宁宣凤 彭荷月 高鼎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untitledpeng_kate界的广泛期待之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16年6月17日发布了《关于认定经营者垄断行为违法所得和确定罚款的指南》(征求意见稿)并开始面向社会征求意见。在我国近年来反垄断法执法力度持续加强的背景下,通过指南的形式总结经验、统一标准是大势所趋。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垄断法》)第四十六、四十七条对经营者达成实施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法律责任作出了规定,即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其中,对于“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这两项财产性处罚措施,《反垄断法》并未明确规定其具体计算方法,因此,本指南对此处执法细节的具体规定将使经营者得以更准确地评估自我风险、理解执法尺度,符合处罚惩戒和普法教育相结合的应有之义。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宁宣凤 尹冉冉 刘成 张若寒 黎辉辉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2ning_susan0untitled10016年5月12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上发布了《关于垄断协议豁免一般性条件和程序的指南》(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作为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工作计划中六部反垄断指南之一,征求意见稿首次系统性地规范了垄断协议豁免制度,明确了适用的一般性条件,并突破性地落实了垄断协议个案豁免的“事前咨询”程序,为反垄断实践提供了重要指引。

根据我国《反垄断法》第十五条的规定,经营者能够证明所达成的协议属于条款所列明的情况之一(并满足相关条件),将不受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的规制,即不属于《反垄断法》意义下的“垄断协议”。虽然该条采用列举方式对可以豁免的情况进行规定,碍于缺乏明确的程序性机制,实践中仍难以对经营者及执法机关提供明确指引。因此,距《反垄断法》生效已有八年,第十五条在执法或司法实践中却鲜有成功适用。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制定既为经营者理解和适用垄断协议豁免制度提供了较为明确的指引和保障,也在进一步提升反垄断执法透明度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宁宣凤  彭荷月  王鑫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untitledpeng_kate过去的近2、3年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对于横向垄断协议的规制力度逐渐加大,主动申请宽大的企业日益增多。为加强对经营者的鼓励和指导,提高执法机构发现并查处垄断协议行为的效率,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委托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以下简称“发改委”)于2015年中开始起草宽大制度适用指南。2016年2月2日,发改委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横向垄断协议案件宽大制度适用指南》(征求意见稿)(以下称《指南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众所周知,申请宽大的顺位越靠前,就越能获得更大程度的处罚减免。但是,很多人还不了解的是,申请宽大的顺位并不仅仅与“自首”的时间相关,还有一项不可忽视的要素是重要证据的提供。在《反垄断法》有关宽大政策的规定(第46条第2款)中, “报告达成垄断协议的有关情况”和“提供重要证据”并列为获得处罚减免的两个要件,缺一不可。

全文阅读, 请点击此处

作者:宁宣凤 彭荷月 李雨濛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untitledpeng_kate经营者之间的信息交换,我国反垄断法(反垄断法)没有做出明确规制。但是,反垄断法明确禁止了竞争者之间达成垄断协议。[1]“垄断协议”不仅仅包括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或决定,也包括其他协同行为。[2] 根据国家发改委和国家工商行政总局的相关规定,执法机关将根据各种因素综合判断经营者之间是否存在协同行为,这些因素包括经营者是否进行过意思联络或信息交流,其行为是否具有一致性,以及可否对一致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3]在竞争者通过信息交换达成协同行为的情况下,执法机关可以据此认定相关竞争者达成了垄断协议。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宁宣凤  柴志峰  宫婷  张天杰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untitled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国家发改委价监局)对外公布了2016年在价格监管与反垄断领域的工作重点。相关详细内容披露于3月4日国家发改委价监局发表的“2016年价格监管与反垄断工作要点[1]一文中。其中,在商品领域,发改委将密切关注药品、医疗器械、汽车和零配件、及工业原材料等。在服务领域,发改委将密切关注海运、电信以及金融。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领域也将是发改委的执法重点。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宁宣凤 彭荷月  邱薇卿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2untitled0peng_kate15年4月7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工商总局)正式颁布《关于禁止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行为的规定》(工商知产反垄断规定)。这是具体实施中国《反垄断法》第五十五条所确认的知识产权领域一般原则的首部规则。工商知产反垄断规定引入安全港机制以确认某些与知识产权相关限制的合法性。

2015年,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授权四家机构,负责起草关于禁止滥用知识产权的反垄断指南。其中,工商总局于2016年2月5日公布其知产反垄断指南草稿的第七稿(工商知产反垄断指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则于2015年12月31日公布其草稿的第二稿(发改委知产反垄断指南)。工商总局与发改委的知产反垄断指南均设有知识产权领域的安全港制度。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宁宣凤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untitled随着中国市场化改革和竞争文化的逐步深入,《反垄断法》实施七年以来,我国的反垄断执法工作逐渐进入常态化和精细化阶段,反垄断执法机构进一步拓展执法的广度和深度,尤其是过去两年中,反垄断执法机构频繁重拳出击,掀起了多个行业领域的反垄断调查风暴,案件数量迅速增加,处罚金额屡创新高,案件影响力日益扩大。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李中圣 雷鹏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

untitled概述

在诸如无线通信这样的行业中,行业的产业结构和产品特性决定了与产品相关的基础专利均会被纳入标准化组织制定的相关标准。潜在被许可人或侵权者制造的产品,欲符合上市要求,必须符合标准,从而也必然会实施标准中包含的必要专利。必要专利的许可市场,因其不可替代性而成为各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关注的对象。

因此,对于那些持有大量标准必要专利的跨国公司来说,在中国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之前,除应考虑专利侵权诉讼中通常具有的败诉风险之外,还应充分评估中国反垄断法对专利权行使之可能的限制。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