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商标抢注现象在中国屡见不鲜,甚至曾经成为一门“生意”,给品牌拥有者带来无穷烦恼,因为并非如普通人所想像的那样,针对各类抢注行为都能利用现行法律的明确规定予以规制,否则商标抢注现象也就不会长期难以根治。
Continue Reading 明知他人商标的存在,在申请新的商标时理应合理避让

平行进口通常指”未经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同意,将国外合法生产的产品进口到国内”的行为。中国司法实践中对该行为的合法性尚无相关明确规定。在该案中,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均认为,在平行进口的产品系在国外合法生产的正品的情况下,平行进口行为并不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Continue Reading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首例涉平行进口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尘埃落定

2020年4月2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侵害知识产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件确定损害赔偿的指导意见及法定赔偿的裁判标准》(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对损害赔偿计算的方式、惩罚性赔偿、律师费、举证妨碍以及法定赔偿等问题提供了较为详细的指引。尽管《指导意见》仅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辖区的各级法院适用,但是其与各地法院诸多既存的实践相一致,可以作为各地法院实践的参考。本文旨在对《指导意见》与商标及仿冒类不正当竞争案件的相关条款进行简单介绍,并提供我们的建议。
Continue Reading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知识产权案件损害赔偿计算指导意见

2019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就知名白酒品牌“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案作出再审判决。金杜助力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江小白公司”)扭转二审不利局势,获得再审胜诉。
Continue Reading “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案入选2019年最高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典型案例

作者:林久初 张家绮 金杜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我们客户是一家中国服装企业,名下有英文“DEICAE”和其对应的“迪赛”注册商标。一家著名的意大利服装企业DIESEL S.P.A,对我们客户中文“迪赛”商标提起无效宣告请求,认为我们客户的“迪赛”商标与其在先“DIESEL”商标构成近似。
Continue Reading 从“迪赛”无效宣告案看外文音译商标的申请和保护

2020年1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一则关于专利、商标、集成电路布图设计受疫情影响相关期限事项的公告(第350号),该公告指出当事人因疫情相关原因延误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规定的期限或者国家知识产权局指定的期限,导致其不能正常办理相关商标事务的,相关期限自权利行使障碍产生之日起中止,待权利行使障碍消除之日继续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权利行使障碍导致其商标权利丧失的,可以自权利行使障碍消除之日起2个月内提出书面申请,说明理由,出具相应的证明材料,请求恢复权利。
Continue Reading 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商标行权障碍的处理

作者:徐静 张超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2019年12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法院”)对上诉人A公司与被上诉人B公司等侵害发明专利权二审纠纷一案作出终审判决。

在该案中,权利人主张的专利是“一种简易访问网络运营商门户网站的方法”,被诉侵权产品是路由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认定的事实,终端用户使用被诉侵权的路由器产品并使用“Web认证开启”模式时,能够完全实施方法专利权利要求1和2的全部步骤。法院在该案中认为,如果产品制造商以生产经营为目的,将专利方法的实质内容固化在被诉侵权产品中,该行为或者行为结果对专利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被全面覆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实质性作用,也即终端用户在正常使用该被诉侵权产品时就能自然再现该专利方法过程的,则应认定终端用户使用的产品的制造者实施了该专利方法,侵害了专利权人的专利。
Continue Reading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认定网络通信领域用于执行通信方法的设备的制造商构成直接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