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无疑是当今最热门的关键词。这三者相互关联、互相影响。其中又以“云计算”这一新型的IT资源构建方式为基础,为处理大数据和发展人工智能提供了生产工具的可能性。  Continue Reading 云时代,哪些知识产权问题从无到有?

作者:李中圣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公证证据的证明效力高,有法律给予保障

公证机构是依法独立行使公证职能,承担民事责任的证明机构。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除有相反的证据证明以外,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进一步规定,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当事人无须另行举证;公证证据的效力,可以比肩生效裁判文书认定的事实、公知常识和定理。 Continue Reading 借力公证服务创新,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创造价值

作者:何薇 王亚西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请求认定驰名商标的案件是否当然属于“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并进而由知识产权法院一审管辖?金杜代理的一起管辖权争议案件的经历如过山车一般,最终二审法院改判了一审裁定。该案件对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简称“管辖规定”)中关于知识产权法院一审管辖“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的规定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因此与大家分享。 Continue Reading 避开“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管辖陷阱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8月29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知识产权法院工作情况的报告》时,用八个案例,解读知识产权法院试点三年以来取得的成绩,其中金杜代理的“晨光诉得力”案、“子弹口红”案赫然在列,占首席大法官带到人民大会堂案件数量的四分之一。在最高人民法院和知产法院、多地中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2016年十大知识产权案件、年度典型知识产权案例榜单,其中不少经典案例均出自金杜知识产权团队。“晨光诉得力”案、“子弹口红”案亦榜上有名。 Continue Reading 金杜代理“晨光诉得力”案、“子弹口红”案被首席大法官带到人民大会堂

本文转载自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公众号“知产北京”

作者:郭豫蒙   制图:陈春磊

绽放璀璨,栉风沐雨,回归祖国20年的香港在“一国两制”的方针下与内地的交流合作日益拓宽深化,两地互涉纠纷和司法问题不断增多,在知识产权成为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的时代背景下,全国法院如何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主导作用,为香港与内地的经济交流、合作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和服务?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例指导研究(北京)基地委托北京国双科技有限公司司法大数据研究中心以中国裁判文书网、北京审判信息网中2014年1月1日——2017年5月30日间涉及香港的835件知识产权案件为样本进行分析。 Continue Reading 大数据解读知识产权保护促进香港与大陆发展

本文转载自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公众号“知产北京”

作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院长 宿迟

2015年4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案例指导研究(北京)基地(简称“案例基地”),在知识产权审判领域率先开展理论化、规范化、信息化、开放化研究和探索,为我国案例指导制度建设提供实践样本和经验。

两年多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秉持公开、透明、多方参与的开放化理念进行了积极探索。到2016年底,该院已有285篇裁判文书对在先案例进行了援引评述。案例基地组建起近300人的专家队伍,常态化地开展案例评审工作,现已评审出547件典型案例。保障制度实施的知识产权案例指导服务平台也已开发完成,共收录23余万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及各方面海量数据资源,全面服务知产审判和司法改革需求。  Continue Reading 案例指导制度的作用和意义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5月10日,在《亚洲法律杂志》最新发布的2017中国知识产权排名榜单中,金杜律师事务所连续第三年被评为一类事务所(专利及商标/版权均获一类排名)。该年度排名主要基于对专业从事知识产权业务的事务所在过去一年的整体工作量(诉讼类及非诉讼类案件)、案件复杂程度和规模以及客户、团队、同比发展及增长势头等指标,按照专利和商标/版权两部分进行评定。金杜知识产权团队以在这两个领域覆盖诉讼和非诉业务的全面一流实力和客户口碑三年来始终保持中国市场的领军地位。 Continue Reading 金杜连续第三年稳居《亚洲法律杂志》中国知识产权排名榜首

作者:矫鸿彬 刘宇欣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jiao_hongbin在知识产权案件中,权利冲突出镜率很高。在权利出现冲突的情况下,就要看哪一方能够举出证明力更强的权属证据。相较于由政府主管部门核准或授予才产生权利的商标权和专利权,著作权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日起即产生、无需任何主管机关审查核准,无官方证书可兹证明,因此,著作权权属的举证难度显然更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某一作品(通常为美术作品)已经被初审公告或核准注册为商标,则著作权利人通常会提交商标公告、商标注册证等用于证明著作权权属。但是,这类证据会达到预期的效果吗?(排版时做成引言设计)

我国现行《商标法》即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著作权作为在先权利中常见的一种,在商标评审阶段中,相关主体往往以争议商标的注册侵犯了其在先著作权为由针对争议商标提出异议或无效宣告申请。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8】3号)第一条规定:“原告以他人注册商标使用的文字、图形等侵犯其著作权、外观设计专利权、企业名称权等在先权利为由提起诉讼,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可见,即使针对已注册商标,著作权人仍然可以基于在先著作权针对商标注册及或使用人提起侵权之诉。然而,由于作品创作的私密性强、权属问题举证困难等因素,在先权利人往往发现其难于举证证明其对涉案作品享有在先著作权。 Continue Reading 商标申请或注册能证明著作权权属吗?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新近发布的2016年度专利复审无效十大案件中,金杜专利团队代理的两起案件——“一种向应用程序输入艺术字/图形的方法及系统的发明专利无效宣告请求案”以及“通过在解锁图像上执行姿态来解锁设备的发明专利申请复审请求案”均入选专利复审无效年度十大案件的评选和发布,今年已是第八届。本届评选活动从案件的社会关注度、审查标准适用的典型指导意义、决定文书的规范清晰等几方面进行综合评价,并确定最终结果。 Continue Reading 金杜代理的两件案件入选2016年度专利复审无效十大案件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最近,最高院和知产法院、多地高院陆续发布了2016十大知识产权案件、年度典型知识产权案例榜单,其中不少经典案例均出自金杜IP团队。

小编与大家一样好奇,想知道金杜IP团队保持第一梯队的秘诀是啥?经典案例的经典性体现在何处?市场上那些难搞的IP案,为啥到了金杜手里就“化腐朽为神奇”,他们的创新解决思路怎么形成的?…… Continue Reading IP经典案例“创新五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