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法的解释是一个如此困难而有趣,在今天却又无比重要的问题,局限于各自不同的视角、立场和方法,许多简单的问题都可能争论出似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答案。当纳税人、税务机关、司法机关在税收执法、税收司法过程中遇到此类争议时,税法解释的方法和规则就显得格外重要。结构性存款利息应否征收增值税,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问题。需要说明的是:1)本文探讨这一问题,重在探讨税法解释的方法,虽然立场偏向征税,我们不认为这是个必然答案,因为税法的解释原则之一有利于纳税人的解释原则;2)至于这一问题的答案,我们认为是需要政策另行明确的,当然,政策明确的方向可以是征收,也可以是不征税;3)一切的讨论都是希望逻辑和税法更加清晰,文章本身可能没有清晰的答案,因为我们不认为简单的答案是对税制建构负责的回答,我们是相信税法背后的经济规律和政治规律的。一个合理的税法理论解释不是一方“理所当然”,一方“不置可否”,而是都站在中间立场的讨论,只是在今天的税法下,运用体系性的解释太难。
Continue Reading 结构性存款利息应否征收增值税?——实务争议的法学评析

在转让定价领域,境内关联企业之间发生的交易简称为“内关联交易”,实践中有些企业认为内关联交易不涉及利润的跨境流动,所以其转让定价问题不是税务机关关注的事项。同时,基于《特别纳税调查调整及相互协商程序管理办法》(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7年第6号,以下简称“6号公告”)豁免原则的规定,企业通常认为内关联交易的定价政策被税务机关转让定价调查调整的风险相对较小,相较于跨境关联交易而言,集团可以较为自如地在境内关联企业间转移利润。
Continue Reading 内关联交易豁免原则的适用

实践中,如果对经税务稽查程序做出行政处罚的违法行为类别进行统计,偷税行为应是其中占比最高的一类。一旦被认定为偷税,除补缴税款和加收滞纳金(按日万分之五)外,纳税人还需承担不缴或少缴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还将涉及刑事责任;而另一方面,偷税行为及其对应的逃税罪,认定过程中往往伴随着征纳双方一定的争议。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系列 | 透析偷税行为(一)

随着外商投资法的颁布实施以及负面清单管理机制的全面启动,全国各地频出QFLP试点政策,为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境内投融资营造了更好的营商环境。通常,QFLP多采用“外国合伙人——境内合伙企业”的典型架构(如下图)。从税务角度,合伙型QFLP相比一般的外商投资企业具有天然的优势。然而,由于国内合伙企业税制尚不成熟,一直以来外国合伙人(通常为企业合伙人)通过QFLP取得收益的税务处理均无定论,各地的税收征管实践差异化明显且不确定性高,其税务处理口径成为QFLP选址的重要考虑因素之一。
Continue Reading QFLP的外国合伙人如何享受税收协定待遇?(上)

【随着社会经济的大发展、大融合,新型业态日新月异,国内外税收法律及征管手段与时俱进,同时社会法治理念和纳税人权利意识的不断增强,税企间存在不同理解或争议屡见不鲜,处理不当可能面临补缴税款、滞纳金甚至行政处罚、追究刑事责任的后果。税务争议越发复杂而多元化,能否成功处理税务争议对于企业的正常经营及发展壮大至关重要。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之(一) | 税务争议解决漫谈

近年来,随着经济快速增长,叠加国内医疗体制改革、人口老龄化现象逐步明显等因素的影响,中国医药行业蓬勃发展。自2017年中国加入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ICH),中国医药行业国际化的趋势明显,而2021年或将成为中国医药企业从本土加速走向国际的一年。跨境交易是医药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而其中的税务问题和风险不可小觑。下文就医药企业跨境交易所涉及的典型税务问题进行简要梳理。
Continue Reading 轻舟已过万重山——医药企业跨境交易涉税问题浅析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9胡润财富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大中华区拥有600万资产的“富裕家庭”(“家庭”户平均规模为三人)数量已经达到494万户,其中拥有600万可投资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达到178万户;这些“富裕家庭”所拥有的总财富已经达到128万亿,是大中华区全年GDP的1.3倍,其中,中国内地占八成。这128万亿中,拥有亿元人民币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总财富为77万亿,占比60%;拥有3000万美金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总财富为72万亿,占比56%。在128万亿的总财富中,预计有17万亿将在10年内传承给下一代,39万亿将在20年内传承给下一代,60万亿将在30年内传承给下一代。[1]
Continue Reading 财富传承中的税务那些事儿

尽管2020年的新冠疫情令美国经济和众多企业受到冲击,过去一年内美国新设企业的增长率却达到了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1]。对于已经成功迈出第一步的初创企业来说,下一阶段的重要考量之一便是如何募集更多外部投资助推公司成长。除美国本土资本外,美国初创公司也吸引了大量国际资本和美国境外基金的投资,而当多数外部投资来自于美国境外时,这些投资者可能更倾向于通过开曼群岛等离岸持股平台投资美国初创公司,有助于未来资本筹划的灵活性。为实现这一结构,美国初创公司需要进行离岸融资重组(如创始人股权上翻 + 投资人认购),但是该类跨境重组会涉及一系列美国联邦所得税问题。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初创公司离岸融资重组的税务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