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席卷影视行业的“税务风暴”成为一场生动的税法公开课,公众对于相关案件涉税细节的各种疑问均引发了大量的热议和解析,其中偷税数额巨大却为何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使得偷税行为与逃税罪的关系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系列 | 透析偷税行为(六) 偷税行为与逃税罪

偷税行为的构成及处罚规定于《税收征收管理法》,虚开发票的认定及处罚规定于《发票管理办法》,看似“平行”的两种税收违法行为,却是探讨偷税认定时无法忽视的一部分内容,实践中不容回避的一个问题是,如果纳税人是以虚开发票为手段形成偷税的结果,如何进行处罚?二者能否“并罚”?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系列 | 透析偷税行为(五)偷税与虚开发票之间的关系

之前的文章中,我们基于《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简析了偷税认定的几个要件。实践中,还有一些特殊事项对偷税的认定与处罚存在影响,我们在这里也进行梳理,以期能从多个角度解析偷税行为。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系列 | 透析偷税行为(四)与偷税认定及处罚有关的几个特殊事项

我们之前探讨了偷税认定中的主观故意和具体行为方式,这两方面如果同时具备,再叠加造成不缴或少缴税款的结果,就会被认定为偷税,无此“结果”则不认定。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系列 | 透析偷税行为(三)偷税,不缴或者少缴税款的结果如何认定?

在转让定价领域,境内关联企业之间发生的交易简称为“内关联交易”,实践中有些企业认为内关联交易不涉及利润的跨境流动,所以其转让定价问题不是税务机关关注的事项。同时,基于《特别纳税调查调整及相互协商程序管理办法》(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7年第6号,以下简称“6号公告”)豁免原则的规定,企业通常认为内关联交易的定价政策被税务机关转让定价调查调整的风险相对较小,相较于跨境关联交易而言,集团可以较为自如地在境内关联企业间转移利润。
Continue Reading 内关联交易豁免原则的适用

在税务行政处罚案件中,主观过错是否应作为认定行政处罚的构成要件一直以来都存在广泛争议,具体到实践中,个案执行口径并不完全一致。在这种情形下,今年1月新修订的《行政处罚法》(下文简称“新《行政处罚法》”)或为未来行政执法指明方向。
Continue Reading 应对税务行政处罚之主观故意性辨析——谈《行政处罚法》新修订后的影响

作者:段桃 刘响 合规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可能被认定为偷税的具体行为方式有哪些?

与偷税认定是否应考虑主观故意相比,实践中关于偷税具体行为方式的争议要少很多,主要是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简称“《税收征管法》”)对于偷税具体行为方式做了较为明确的列举,具体来说有以下几种(只以纳税人为例,扣缴义务人与其类似):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系列 | 透析偷税行为(二)可能被认定为偷税的具体行为方式有哪些?

实践中,如果对经税务稽查程序做出行政处罚的违法行为类别进行统计,偷税行为应是其中占比最高的一类。一旦被认定为偷税,除补缴税款和加收滞纳金(按日万分之五)外,纳税人还需承担不缴或少缴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还将涉及刑事责任;而另一方面,偷税行为及其对应的逃税罪,认定过程中往往伴随着征纳双方一定的争议。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系列 | 透析偷税行为(一)

随着外商投资法的颁布实施以及负面清单管理机制的全面启动,全国各地频出QFLP试点政策,为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境内投融资营造了更好的营商环境。通常,QFLP多采用“外国合伙人——境内合伙企业”的典型架构(如下图)。从税务角度,合伙型QFLP相比一般的外商投资企业具有天然的优势。然而,由于国内合伙企业税制尚不成熟,一直以来外国合伙人(通常为企业合伙人)通过QFLP取得收益的税务处理均无定论,各地的税收征管实践差异化明显且不确定性高,其税务处理口径成为QFLP选址的重要考虑因素之一。
Continue Reading QFLP的外国合伙人如何享受税收协定待遇?(上)

我们通过“聚焦新能源”专栏前几期的文章为大家介绍了风光电新能源项目用地的基本原则以及电价与补贴的相关政策,简要勾勒出了新能源项目用地、电价相关的基本法律框架。实践中,投资人、发电企业除了关注项目合规问题,通常还十分关心项目的收益成本问题。与项目成本息息相关的,除了技术成本、建设成本,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政府的路径规划及相关政策设计。特别是地面集中式光伏项目光伏列阵区占地面积较大,占用土地类型多涉及一般农用地、林地、草地,从而可能产生土地使用税和耕地占用税是否缴纳、何时缴纳、按照如何标准缴纳等影响项目收益的重要因素。本文将为大家介绍新能源项目应如何缴纳土地使用税。
Continue Reading 新能源项目的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土地使用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