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莫里斯 & 莱荔

“我曾经认为那个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他多次举枪对着我的头,威胁说要杀掉我。” 在她的TED演讲中,Leslie Morgan Steiner分享了她曾经作为一名家庭暴力受害者的亲身经历。“人们不停地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不离开?”

无论在美国或是中国,Steiner的经历并非孤例。家庭暴力已经成为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在美国,每年有500名女性死于家庭暴力;在中国,仅2012年一年妇联在全国范围内接到的有关家庭暴力的群众来信、群访、来电总数就达到了3.6万多件,一年中至少有三万多名女性曾经向妇联就家庭暴力问题向妇联寻求帮助。而在这36000个求助电话背后,还有更多沉默的大多数在暗自忍受着家暴的摧残。 Continue Reading 杀死伴侣:家庭暴力的极端后果

​作者:关峰 栾剑琦 陈运 戴书晖 金杜律师事务所

近期发布并生效的《网络安全法》[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2]均涉及了大量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条款,较之以往更为细化和具体、入罪门槛较低,体现了国家不断加大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力度、严厉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趋势。

相关法律法规

1.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Continue Reading 罪与罚:中国加强个人信息保护刑事立法

作者:海关与贸易合股团队

在我国海关稽查业务中,海关会依法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对进出口相关企业、单位的会计账册、会计凭证、报关单证和其他资料以及相关货物进行核查,以监督其进出口活动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对于被稽查人涉嫌构成走私犯罪的,案件会被移送至海关缉私部门,追究企业以及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海关在稽查过程中收集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时,总有当事人会出现因为各种原因而存在说偏、说少或说错的情况。比如,在海关稽查阶段,有些企业负责人考虑到为了今后继续做进出口业务,为了尽快完成海关稽查,在没有了解公司是否有无海关质疑的情况,草率确认存在问题,或是以为海关稽查只是处罚单位的钱了事,便采取尽量少说的态度处理,到了刑事诉讼阶段才恍然大悟很多信息的重要性、后悔当初的错误做法。

从法律角度上讲,海关缉私部门对于海关稽查部门在行政执法过程中收集的这些当事人陈述和申辩,能不能直接用于刑事诉讼,作为证据使用呢? Continue Reading 海关稽查中收集的言词证据能作为刑事诉讼证据使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