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中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军事和外交发展。基于国内生产总值, 中国超越美国,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视为目前的头号经济超级大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晚近的许多措施均有助于中国大量参与全球贸易与投资。
Continue Reading 中国投资者作为申请人的兴起:对国际仲裁可能有哪些影响?

作者:James McKenzie Daisy Mallett 金杜律师事务所

解析《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中的ISDS条款:空头承诺抑或是对ISDS批评者的答复?

《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已经尘埃落定。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政府于2015年6月17日签订了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定,但该协定仍需在两国完成必要批准程序之后才能生效。

该协定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并加深两国经济关系(更不用说澳大利亚政府和肉制品生产商希望通过此协定推动牛肉制品的大量出口了)。随着贸易与投资的增加,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更多纠纷。本文主要讨论该协定中的投资者与东道国争端解决(ISDS)机制,该机制在协定中所占篇幅不长,却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和争论。

本文将详细阐述ChAFTA中ISDS条款的起草过程及范围,并就该机制可能对中澳两国政府及各自投资者产生的影响提出我们的观点。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高峰 保罗仕达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高峰starr_p中国“巨头”为参与中国境外仲裁付出了巨大代价。各方在如何以最佳方式处理国际争议方面缺乏经验。他们仓促地与“当地”律所建立了关系,这些律所却未必具有充分的国际仲裁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缺乏进行充分联络的文化知识和语言技能。在本文中,我们将分享我们认为中国实体在尝试境外仲裁时犯下的七个最严重的错误。请允许我们冒昧地补充一句,这些错误绝非针对中国客户——在不熟悉的国家进行争议解决的所有各方都会做出反映下文的行为。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巨头”与海外仲裁

作者:Juliette Huard-Bourgois 与Swati Tripathi 金杜律师事务所伦敦办公室

国际仲裁程序的实施,从仲裁协议的执行到仲裁裁决的执行,有时会涉及法院诉讼。在欧盟,国际仲裁不仅必须与每个司法辖区的国内程序法共存,更须与欧盟程序法共存,而欧盟程序法协调了欧盟国家之间的管辖权规则及执行规则。

欧盟程序上的协调,通过欧盟国家采用欧盟理事会于2000年12月22日通过的《关于民商事案件管辖权与判决承认及执行的规则》((EC) 44/2001)(下称“《布鲁塞尔规则》)得以实现。《布鲁塞尔规则》的目标为创建一个欧盟司法区,在该区域内禁止平行审判程序,而且司法判决也易于传播。
Continue Reading 《重订布鲁塞尔规则》:欧盟仲裁的未来更美好

作者:刘郁武  吕梦丹  郑璇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组 

刘郁武近几十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企业的对外经济活动日益扩大深入。由于仲裁具有专业性、程序灵活性、保密性以及裁决跨境执行力等特点,仲裁成为中外企业国际经济活动中最受欢迎的争议解决机制之一。

本文将结合办案经验和仲裁实践中的情况,对中国企业如何选择合适的国际仲裁机构进行探讨。

中国企业的选择?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的规定,涉外经济贸易、运输、海事中发生 的纠纷,当事人可以通过订立书面仲裁协议提交我国涉外仲裁机构或者其他仲裁机构仲裁。也就是说,在涉外纠纷中,中国企业既可以选择提交我国的仲裁机构仲 裁,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北京仲裁委员会等,也可以选择提交境外的仲裁机构仲裁,如巴黎国际商会仲裁院(ICC)、香港国际仲 裁中心(HKIAC)等。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Continue Reading 如何“量体裁衣”选择适合的国际仲裁机构?

作者:Justin Lo  Alan Zhang  Alice Leung 金杜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

跨境投资的增长使商事主体之间的关系更加复杂,特别是在涉及涉外因素时。越来越多的商事主体选择将国际仲裁作为解决纠纷的方法。

对于考虑在亚太地区进行仲裁的当事方,香港以诸多原因成为极具吸引力的仲裁地。

独立稳健的法律体系

香港的法律体系以法治和司法独立为根基,并且保留了普通法。2013年和2014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在司法独立性方面,将香港列为148个司法辖区中的第四名,领先于英国、美国、新加坡及众多欧盟成员国。

香港的法律专业人员经验丰富,能够为客户提供多样化的专业法律意见及相关服务。香港的仲裁员被认为具有独立性,并对处理跨境商事争议具有丰富经验。由此,香港被国内外当事方视为更具吸引力的争议解决仲裁地。
Continue Reading 当事方为何应考虑将香港作为仲裁地?

作者:Fernando Badenes 金杜律师事务所马德里办公室

西班牙政府对电力行业改革实施的最后举措成为了“最终一击”。政府制定了行政命令,并在命令中规定了不同可再生能源技术的补贴参数。此次监管变革预示着西班牙政府曾经承诺并鼓励的盈利能力将有所减退,并导致该行业出现新的私募股权基金。西班牙政府数年前发起了该项制度变革,旨在降低这一制度的关税赤字,对于依赖政府做出的在工厂运转期间保持溢价收费不变的承诺,并已投资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投资者来说,这一变革也引起了他们的恐慌。这些投资者目前已经根据《能源宪政条约》(“ECT”)的保护提起了仲裁程序,以向西班牙政府主张由于监管变革而损失的费用。
Continue Reading 《能源宪章条约》:国际仲裁用以对抗西班牙能源革新的保护伞

作者:Mark Hoyle 金杜律师事务所迪拜办公室

Mark Hoyle任何一个学过英国法的学生都知道:公共政策是一匹“不羁的骏马”,能否驯服它,全凭马背上的人是末日使者还是正义骑士。在阿联酋,当仲裁裁决作出后,仲裁庭以及获胜一方终于能松一口气,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公共政策”就是那块石头,悬在仲裁程序的结束。

以前,仲裁员只需在仲裁裁决的末尾签个名,他们所要做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但是逐渐地,对仲裁庭的要求越来越多:为了让裁决生效,仲裁员必须在裁决书每一页上签字。当然,没人指出这样做真正的法律依据,但这并不妨碍执行。之后,就像仲裁庭的无偿工作还不够繁重一样,每份裁决都注有“每页需签字”字样。有人觉得到这一步也不会再有新的要求了。但最新的苛求是仲裁裁决以及附件上的每一页都要有签字。当然,这项不成文的规定并不是出自法庭判决,也没有相应法规出台,没有修订法律。 
Continue Reading 公共政策、阿联酋仲裁及对规范的挑战

作者: Louise England  金杜律师事务所墨尔本办公室

背景

维多利亚州最高法院对 Giedo van der Garde BV 诉 Sauber Motorsport AG (索伯车队)”案(案件编号: [2015] VSC 80 做出裁决的速度快如该案标的—第二申请人参加2015年一级方程式赛季的权利,具体而言为参加于2015年3月15日(周日)在墨尔本举办的一级方程式澳洲格兰披治大赛的权利。

维多利亚州最高法院的一审判决(Croft法官)与上诉法庭的决定性判决(上诉法庭法官Whelan、Beach 及Ferguson)在短短的八天时间内相继宣布。这是一个积极的迹象,表明维多利亚最高法院正在努力成为当事人眼中支持仲裁、办事便捷的管辖法院,而且愿意投入资源鼓励当事人之间有效解决纠纷。
Continue Reading 案件纪要—GIEDO VAN DER GARDEBV诉 SAUBER MOTORSPORT AG( 索伯车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