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栾剑琦 黄建贤 王珏 易忠云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Given recent innovations in Chinese residents’ consumption concepts and the support of national policies, auto finance and consumer finance have both achieved relatively rapid growth. On 11 April, PBOC Governor Yi Gang (易纲) announced at the Boao Forum for Asia various financial liberalization measures to be launched this year, including encouraging the introduction of foreign investment in financial sectors such as auto finance and consumer finance. This move may bring new opportunities for development for the auto finance and consumer finance industries. This article will review the development history of auto/ consumer finance companies and the status quo of foreign investment access and, based on our experience, analyze the opportunities the current opening-up of the financial market may bring to foreign investors as well as the regulatory requirements foreign investors should pay special attention to when investing in these two types of companies.
Continue Reading

作者:栾剑琦 黄建贤 王珏 易忠云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随着居民消费理念的革新以及国家政策的扶持,汽车金融和消费金融均进入了较快的发展阶段。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了多项将在今年落地的金融开放措施,其中包括鼓励在汽车金融、消费金融等金融领域引入外资,此举或将给汽车金融与消费金融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本文将通过回顾汽车/消费金融公司的发展历程、外资参与现状,并结合我们的经验分析本次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对外国投资者可能带来的机会以及外国投资者投资该两类公司应特别关注的监管要求。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陈胜[1]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11月16日银监会公布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了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制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该规定对拟入股商业银行的外资股东将产生较大影响。此前,作为中美元首北京会晤期间在经济领域达成的共识,国务院公布了金融领域外资准入政策进一步开放的具体信息:

中国决定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三年后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寿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
Continue Reading

作者:杜慧力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

duhuili日前,商务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部门下发了《关于调整房地产市场外资准入和管理有关政策的通知》(“122号文”),旨在调整《关于规范房地产市场外汇准入和管理的意见》(“171号文”)中与外商投资房地产企业和境外机构、个人购房相关的部分政策。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徐萍 姚丽娟 冯彩红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并购

2014年11月4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投资目录》”)修订稿,公开征求意见。《投资目录》作为中国政府外商直接投资管制的核心文件,明确规定了鼓励类、限制类的外商投资项目以及禁止外商投资的领域,并就特别行业规定了外商投资的股比限制及其与中国企业的合作模式。自1995年颁布之后,《投资目录》每隔几年修订一次,此为《投资目录》的第六次修订,也是历次修订中修改规模较大的一次。

自2013年7月中美重启双边投资协定实质性问题谈判以来,进一步扩大中国对外投资开放领域、减少外商投资领域管制一直是双方的重要议题。在此国际环境下,上海自由贸易区率先参考国际通行的负面清单做法,制定《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即负面清单)以取代《投资目录》,在负面清单中列明区内对外商投资项目采取的限制或禁止性措施。2013年负面清单初次发布之时,几乎涵盖了2011年《投资目录》中对外商投资的全部限制政策,在外国投资者对此略感失望之际,2014年7月上海自贸区再次修改负面清单,将限制类和禁止类的产业从190条减少至139条。但是由于放宽力度有限且负面清单仅适用于上海自贸区,市场一直期待外商投资准入领域会有更进一步的深度改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