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春光 何芬、周子扬、林耀 金杜香港办公室

近年来,“健康中国”已经提升为国家战略,生物技术/医疗健康行业(下称“医疗领域”)已成为中国[1]投资并购市场的热点。根据清科集团的统计,2019年中国医疗领域完成人民币创投融资1,228宗,美元融资248宗,5年内分别上涨了81%和49%。中国医疗领域潜力巨大,投资并购交易活跃,外商投资兴趣高涨,但是,外商投资医疗机构、人体干细胞与基因诊疗等领域一直以来都存在监管与限制。
Continue Reading 疫情下医疗领域之外资准入——机遇or挑战?

2020年以来,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中美关系不断恶化,全球经济受到重大打击。多种因素的叠加影响,导致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大幅放缓[1]。同时,很多国家在疫情期间都不同程度地进一步收紧了针对外国投资的监管,其中包括对外资相对开放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Continue Reading 新西兰云办公室主题周:新冠疫情下澳新外商投资监管环境的变化与应对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不少正在进行中或筹备中的海外投资项目突然按下了“暂停键”,相继宣告无限期推迟或中止;然而,我们也看到不少中国投资者在这特殊时期,趁着海外资产估值不高的窗口期,跃跃欲试,“云看资产”,加快了海外投资的步伐。他们希望充分利用好此次千载难逢的抄底机会,补足短板、开疆扩土,以便在疫情结束后抢占先机,占领被淘汰企业释放出来的市场。
Continue Reading 疫情防控|新冠疫情下的赴欧投资,出手正当时 or 三思而后行?

作者:陈天华 崔文英 加藤贤 矢野胜久 公司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日本的外商投资准入制度主要通过《外汇及外国贸易法》及其各项行政令(以下简称为“外汇法”)加以规定。自2019年5月以来,日本政府通过修订外汇法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提高了外商投资准入的门槛,新的外商投资准入规定(以下简称为“新准入规定”)从今年6月7日开始全面实施。
Continue Reading 日本外商投资准入新规解析

外国投资者战略投资(以下简称“外资战投”)A股上市公司的规定自2005年制定实施以来,从批准制过渡到报告制历经15年,15年的光阴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逐步深化改革开放的步伐。诚如此次外资战投征求意见稿说明中提及的修订背景,旧规存在投资门槛高、投资方式少以及与《外商投资法》等现行法律法规规定不衔接等问题。新规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调整。为了便于相关从业人员了解熟悉新规与旧规的差异,我们制作了对比表格并进行了适当解读,供学习、参考。我们也期待新规能够顺利完成意见征求,早日落地执行,以便更好地配合《外商投资法》及再融资新规的实施。
Continue Reading 外资战投征求意见稿新旧规对比及解读

从上一个由IFC担任顾问的Navoi项目的中标电价看,中标人Masdar的价格2.679美分/kWh,以0.3美分的优势力压第二名Acwa。毫无疑问,这个电价水平在国际市场上无疑是处于低位区间的,那么到底乌兹别克斯坦对投资人有什么独到的吸引力,对于已经启动的后续项目又有哪些参考价值呢?
Continue Reading 世行亚行频助力的乌兹别克斯坦光伏PPP项目招标:电价之外的吸引力是什么?

It is clear the virus will lead to economic issues. China today is a major part of global supply chains. Germany may be particularly at risk given its high level of trade with China. China was Germany’s most important trading partner in 2019, with a volume of trade slightly above 200 billion euros.
Continue Reading Coronavirus – Global Supply Chain Chaos for German compan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