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中圣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公证证据的证明效力高,有法律给予保障

公证机构是依法独立行使公证职能,承担民事责任的证明机构。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除有相反的证据证明以外,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进一步规定,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当事人无须另行举证;公证证据的效力,可以比肩生效裁判文书认定的事实、公知常识和定理。 Continue Reading 借力公证服务创新,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创造价值

作者:莫里斯 & 益恩 & 麓伯

承包了整个暑期热搜榜的《中国有嘻哈》节目终于在千呼万唤中走到了尾声,这台嘻哈歌手的选秀节目以说唱歌手PG ONE与GAI双双获得冠军头衔结尾,达到了关注的最高潮。然而,正所谓人红是非多,凭借节目热度人气飙高的Rapper PG ONE最近频频卷入了各路纷争。

9月初,一场有关“万磁王”称号的舆论战突然爆发。漫威角色万磁王的粉丝(以下简称“漫威粉”)联合向迪士尼的官方邮箱寄送投诉信,信中说明,中国嘻哈歌手PG ONE在与相关品牌合作宣传时未经商标权人授权同意擅自将原迪士尼漫画角色“万磁王”这一称号用作商业用途,已涉嫌侵权。目前,漫威粉和PG ONE的粉丝(以下简称“PG ONE粉”)僵持不下,而一旦迪士尼认定PG ONE的品牌合作行为存在侵权嫌疑,双方间的诉讼纷争也将在所难免。 Continue Reading 理脉原创丨PG-ONE与漫威的“万磁王”称号之争

作者:瞿淼 张平 王波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随着技术的进一步“虚拟化”,通过软件而非硬件的方式实现技术功能变得越来越普遍。软件在中国是否能得到专利保护?如何进行保护?在专利的执行和维权过程中有什么特殊的问题?此外,我国知识产权局今年2月颁布的最新《专利审查指南》也特别针对涉及计算机程序的发明内容进行了修订,这些修订对企业会产生什么影响?我们将在本文中试图阐释这些内容。 Continue Reading 计算机软件在中国的专利保护之路

作者:何放 张玥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当今社会,企业及公民的知识产权意识逐渐增强。当权利受到侵害后,权利人可以提起民事诉讼,寻求民事救济;也可以向行政机构投诉,请求查处侵权行为。此外,某些触犯刑律的严重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还会受到刑事制裁。那么,当权利受到严重侵犯时,权利人应该如何协助主管当局将侵权人扔进监狱呢? Continue Reading 知识产权人如何协助主管当局将侵权人扔进监狱?

作者:何放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本文以2017年6月22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苏民终442号终审判决为案例,讨论了一起罕见的法院在商标确认不侵权诉讼判令败诉方(本案中为确认不侵权诉讼的被告暨中国商标权人)承担相当金额合理费用的案件。 Continue Reading 被抢注商标人的反击:评一起因OEM定牌加工海关侵权查扣程序引发的商标确认不侵权诉讼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最近,最高院和知产法院、多地高院陆续发布了2016十大知识产权案件、年度典型知识产权案例榜单,其中不少经典案例均出自金杜IP团队。

小编与大家一样好奇,想知道金杜IP团队保持第一梯队的秘诀是啥?经典案例的经典性体现在何处?市场上那些难搞的IP案,为啥到了金杜手里就“化腐朽为神奇”,他们的创新解决思路怎么形成的?…… Continue Reading IP经典案例“创新五部曲”

作者:何放 王波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he_fang

一支小水笔,市价可能也就三五元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如此“熟视”,以至近乎于被“无睹”,谁又能想到小小水笔也能引发轩然大波?但现实从不缺乏意外:2017年4月12日,上海晨光文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晨光”)诉得力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得力集团”)和济南坤森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坤森”)生产、销售的A32160型号水笔侵犯上海晨光第200930231150.3号外观设计专利权一案宣判,得力集团生产的该型号水笔被认定侵犯上海晨光的外观设计专利,需要承担停止侵权及高达10万余元的赔偿责任。 Continue Reading 别小看生活常见产品外观设计专利——一支小水笔缘何引发两大文具企业对簿公堂?

作者:徐静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01克里斯提·鲁布托,大名鼎鼎的法国设计师,无数中外明星都脚踏其红底鞋出席各种盛会。然而这位国际一流设计师在中国遭遇了山寨,他设计的独特造型的口红产品,还未在中国推出,就被模仿并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在网上进行销售。

克里斯提·鲁布托在中国就其独特的口红造型早已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且山寨产品基本属于简单复制,案件胜诉几乎不成疑问,但长达半年至一年的诉讼程序却会导致这种迟来的正义丧失其意义,对于一个被低端仿冒品阻击和包围的尚未进入中国的新产品,时间将决定设计的价值。因此,金杜团队从一开始就以时间优先因素作为最根本考量,大胆摒弃传统诉讼思路,直接向涉嫌侵权者住所地法院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出诉前禁令的请求。  Continue Reading 法国设计师申请专利保护的口红在中国早就被“山寨”了,咋整?

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qu_miao案件基本信息

原告名称: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名称:济南道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山东云泰铭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审理法院(审级):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一审)

案件性质(案由):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

Continue Reading 贴牌“银联”:如此隐蔽的侵权行为是怎么被绳之以法?

作者:孙明飞 尹吉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孙明飞知识产权法院成立后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调整

1.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相关管辖规定

2014年8月3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该《决定》第二条规定:“知识产权法院管辖有关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案件。” Continue Reading 知识产权法院成立后民事案件级别管辖问题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