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篇文章中,我们将就新《证券法》对证券合规和证券诉讼的总体影响问题进行解读。针对其中的具体问题,我们还将陆续推出系列解读文章,供交流探讨。
Continue Reading 新《证券法》解读系列文章之一:新《证券法》视野下的证券合规和证券诉讼

作者:张保生 孙显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9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告受理因欣泰电气欺诈发行退市引发的证券纠纷案,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兴业证券”)在先行赔付投资者损失后,起诉其他证券中介机构等26名责任主体,追偿近2.2亿元损失。一时间,证券中介机构在IPO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中可能承担的法律责任引起热议。各证券中介机构可能面临怎样的风险?责任又将如何划分?本文结合此案进行简要分析。
Continue Reading 从兴业证券起诉追偿先行赔付的2.2亿元 看证券中介机构的风险与责任

作者:张保生 朱媛媛 肖强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年来,随着证券监管机构对资本市场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及其他市场主体因信息披露违法而被投资者提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

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只有在虚假陈述实施日之后买入股票,在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前未卖出股票的投资者,才可能获得赔偿。在多数虚假陈述诉讼案件中,各方对于实施日的认定一般争议不大,揭露日的认定通常具有决定意义。由于各地法院认定标准的不统一以及不同案件的特殊性,揭露日的确定往往成为此类案件的主要争议焦点。
Continue Reading 证券虚假陈述揭露日的认定及判例分析

作者: 张保生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zhang_baosheng015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当前商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中明确,“根据立案登记司法解释规定,因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行为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立案受理时不再以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和生效的刑事判决认定为前置条件”。

证券欺诈民事诉讼前置程序制度的存废问题,曾经引起过广泛讨论和质疑。上述意见的出台,意味着前置程序已成为历史,或将引发证券诉讼数量的激增。

Continue Reading 证券诉讼前置程序取消,证券诉讼数量或将激增

作者:张保生 刘思远 何春艳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zhang_baosheng东某上市公司(下称“公司”)因为信息披露问题部分高管被证监会行政处罚,引发众多股民对公司提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金杜代理公司应诉。近期,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陆续就本案作出一审判决,目前判决赔偿的总金额约占原告索赔总金额的25%,并且部分案件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争议焦点众多,集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之大成,为金杜代理上市公司成功应对批量股民证券诉讼的又一经典案例。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证券合规与证券诉讼团队

近年来,证券监管部门逐渐加大对证券内幕交易的打击和处罚力度,因内幕交易被查处的案件越来越多。一旦被认定构成内幕交易,不但可能面临罚款、没收违法所得、证券市场禁入等行政责任,情节严重的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最高可以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因此,如因涉嫌内幕交易而被调查,如何有效应对、维护自身权益,对于上市公司、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及其董监高乃至其他证券市场参与者等而言均至关重要。现结合我们的实务经验,分享内幕交易调查的基本应对策略。
Continue Reading 面对证券内幕交易调查,你准备好了吗?

作者:韦理察 Richard W. Wigley)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

在中国,类似于集团诉讼的框架性规定最早出现于1991年的《民事诉讼法》(“《民诉法》”)。此后,修改后的《民诉法》规定,共同诉讼(joint litigation)适用于“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或者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的案件,在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的共同诉讼中,可以由当事人推选代表人进行诉讼。[1]《民诉法》第19条对于原告提起民事诉讼的资格和条件的规定同样适用于共同诉讼,即:“(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2]总的来看,现行《民诉法》对于共同诉讼的框架性规定类似于其他国家有关集团诉讼的规定(class action lawsuit)。

必须指出的是,在中国,目前对于共同诉讼的法律规定并没有系统且全面地涵盖集团诉讼的所有指导性原则,如美国联邦法律中所规定的详细的“选择退出”规则。但是,在中国,对于存在着大量潜在原告的共同诉讼,法律规定“同一种类、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在起诉时人数尚未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发出公告,说明案件情况和诉讼请求,通知权利人在一定期间向人民法院登记。[3]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裁定,不仅对参加登记的全体权利人发生效力,对于那些“未参加登记的权利人在诉讼时效期间提起诉讼的”也适用。简单地说,中国的共同诉讼不同于其他国家(如美国联邦法)的集团诉讼,但是,二者存在共同的特征。
Continue Reading “类似集团诉讼”制度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