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云峰胡梅(Meg Utterback)、曹宇珂 (Nic Cao)

根据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统计,2018年经许可例外(License Exception)授权的全球出口贸易额约为200亿美元。2017年,在美国出口到中国大陆地区的高科技贸易中,使用最多的是许可例外ENC(针对加密产品、软件及技术的一种许可例外),涉及23.3亿美元的交易,在当年美国对中国大陆使用许可例外授权的出口贸易额中(24.5亿美元)[1],占比高达95%。
Continue Reading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国家检察官学院联合主办的第十九期“案例大讲坛”在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举行。论坛以“刑民交叉纠纷的典型案例与办理规则”为主题,与会人员共同深入讨论了7个议题及若干经典案例。(案例详情见文末二维码)
Continue Reading

恶意抗辩,是指当事人违反诚信原则,而针对对方的请求提出抗辩(王利明《合同法研究 第一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三版,第635页)。恶意抗辩在我国民事诉讼法上虽无明文规定,但其已包含在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诚实信用原则之中。其通常被认为是滥用诉讼权利的行为,同时也违反了禁反言的法理,应受诚实信用原则的规制。
Continue Reading

在调查和处罚程序方面,《禁止垄断协议暂行规定》 (“《禁止垄断协议规定》”)和《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暂行规定》 (“《禁止滥用规定》”)在此前执法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对于相关问题做了进一步的梳理和补充,建立了对各省(区、市)人民政府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授权机制,细化了中止调查、终止调查、举报等程序要求和垄断协议宽大、豁免的机制,明确了行政处理决定的公示制度。就与其他法规的衔接而言,对于调查、处罚程序,除有关时限、立案、案件管辖的规定外,对于两个规定未涉及的内容,将依照《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执行;对于反垄断执法机关组织行政处罚听证的,按照《市场监督管理行政护法听证暂行办法》执行。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7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市场监管总局 ”)公布了《禁止垄断协议暂行规定》 (“ 《禁止垄断协议规定》”)和《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暂行规定》 (“ 《禁止滥用规定》”)。《禁止垄断协议规定》和《禁止滥用规定》以《反垄断法》为基础,总结反映了近年来的执法经验,从实体规则角度对垄断协议的认定、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认定、法律责任,从程序规则角度对上述行为的调查等给出了更清晰的指引。在2019年初,市场监管总局曾对这两部规定向社会发布公开征求意见稿,本次正式颁布的规定与征求意见稿内容上有一定调整。
Continue Reading

《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暂行规定》(“《禁止滥用规定》”)共三十九条,其中,涉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实体规则内容的共十八条,涉及一般原则和程序规则内容的共二十一条。在实体规则层面,《禁止滥用规定》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形式和正当了理由做出了详细的规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