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阅读第九期《跨境》,《跨境》是我们对全球范围内国际仲裁发展的定期评论。在本期中,我们庆祝即将在悉尼举行的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ICCA)大会,会议的主题为“演进与适应:国际仲裁的未来。”受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的启发,我们将在本期《跨境》中探究国际仲裁是如何适应以及将如何持续适应全球的挑战和机遇。我们还将分析中国近期的发展情况以及这些发展会如何影响中国在解决涉及中方当事人的争议中的作用,特别是那些响应一带一路倡议(BRI)“走出去”的中方当事人。此外,我们还将讨论中方当事人作为申请人进行国际仲裁的增长趋势以及对国际仲裁可能产生的法律、实践、以及文化的影响。我们也回顾了近期有关仲裁成本的裁决以及仲裁机构针对透明度采取的新措施,并预测2018年国际商事仲裁和投资者与国家之间仲裁的发展趋势。
Continue Reading

作者: 张守志 熊焰 武卓韵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在过去四五年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在项目数量、投资金额、投资方式和参与深度等方面,都有显著发展。尤其是刚刚过去的2017年,虽然中国企业全年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比上年大幅下降近三成,但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仍与上一年基本持平,显示出了强劲韧性[1]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彭亚 罗文彬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仲裁案件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互负到期债务,且债务的标的物种类、品质相同的,被申请人能否在仲裁案中通过抗辩的方式主张法定抵销权,实践中存在一定争议。

一种观点认为,仲裁案件应围绕着申请人的仲裁请求进行审理,被申请人在仲裁中主张行使抵销权,涉及到被申请人债权的确认、抵销权的行使条件是否满足的确认、抵销数额的确认等,已经超越了仲裁案件本身的审理范围,被申请人应另案主张行使抵销权。
Continue Reading

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2017年注定是属于数据的一年,更有人称之为“数据元年”。无论接受还是拒绝,数据已经渗入到了人们生活以及企业运营的方方面面。我们正经历着对“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网络安全”等词汇从陌生到熟悉乃至狂热的过程,而这些新兴产业的背后,数据作为基础资源更起到了能源和原材料的作用。在辞旧迎新之际,我们就一起盘点2017年的那些经典的数据之争。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雷继平 王巍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为帮助信托公司、券商、基金公司等资管机构更好地适应“强监管”环境,我们推出了金杜“大资管争议解决”专栏,后续将定期发布资管行业新规解读、与资管行业相关争议解决法律实务分析等文章。本期我们聚焦被视为对“大资管”领域的重大“手术”——资管新规。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陈胜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新年伊始,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仲裁裁决执行规定》”或“新规”),并已于2018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仲裁裁决执行规定》与前不久发布的《关于仲裁司法审查案件报核问题的有关规定》和《关于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共同构建了仲裁司法审查较为完整的架构,明确了从仲裁协议的效力到仲裁裁决的撤销与不予执行在司法审查过程中关于管辖、受理、审查等各方面的程序要求和标准。尤其是《仲裁裁决执行规定》对诸多仲裁执行中的历史疑难问题或模糊地带予以明确规定,包括1)放宽仲裁裁决执行案件的管辖、2)确定裁决执行内容不明确认定标准及处理方法、3)创设案外人申请不予执行制度、4)统一不予执行仲裁裁决案件的审查标准、5)明确撤销与不予执行的程序衔接。
Continue Reading

作者:戴月 赵天沅 项潇雁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8年3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执行规定》”)正式施行。继2017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颁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司法审查案件报核问题的有关规定》(以下简称“《报核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审查规定》”)两个司法解释后,《执行规定》对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及仲裁裁决撤销、不予执行案件的实践操作进行了进一步的规制。 
Continue Reading

作者:王悦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兼谈《合同法》第402条在仲裁中的突破与适用。

四年多前的某个午后,叶渌律师将我叫到会议室,合伙人张梅律师已经在会议室了,客户乍一看有点儿像煤老板。客户说准备在贸仲(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针对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大M公司”)提起仲裁。客户来自新疆,争议果然与煤炭进口加工有关,准备在北京请律师,慕名来到所里拜会叶律师。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孙亮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装饰装修合同纠纷在实践中较为常见,但装饰装修合同纠纷的定性问题在学理和司法判例中存在一定争议,尤其是家庭装饰装修合同纠纷应认定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还是承揽合同纠纷,各地司法判例结论不一。

在研究现行法律规定及司法判例后,我们将装饰装修合同大致分为非家装、大型装饰装修合同和家庭装饰装修合同两大类,对该两类合同的定性问题分别进行论述,并对家庭装饰装修中涉及的法律关系进行了梳理分析。本文将对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是否属于施工合同纠纷进行探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