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全国法院审理债权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下称“《债券纪要》”)。《债券纪要》统一了三类公司信用债券在合同、侵权、破产等问题上的法律适用。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该纪要第五部分“发行人的民事责任”与第六部分“关于其他责任主体的责任”对公司信用债券欺诈发行、虚假陈述案件的处理做了诸多具有创新意义的规定。
Continue Reading 《债券纪要》对股票虚假陈述案件的借鉴意义

作者:王悦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四年多前的某个午后,叶渌律师将我叫到会议室,张梅老师也在。客户坐在对面,乍一看有点儿像煤老板。客户准备在贸仲(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针对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大M公司”)提起仲裁。客户来自新疆,争议果然与煤炭进口加工有关,准备在北京请律师,慕名来到所里拜会叶律师。
Continue Reading 去贸仲诉那家伙,“没有”书面仲裁协议又奈我何?

前言:2019年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大湾区纲要》”)正式发布,其中对于大湾区的战略定位提及其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并且特别强调完善国际商事纠纷解决机制,建设国际仲裁中心,支持粤港澳仲裁及调解机构交流合作,为大湾区经济贸易提供仲裁及调解服务;而在中国大陆,随着纲要的进一步落地实施,广东省内的各级法院,也将面临更多的涉外及涉港澳的案件。
Continue Reading 大湾区争议解决综述

2019年6月6日,金杜律师事务所迎来一位在国际仲裁和争议解决领域具有广泛客户认可度和市场影响力的资深律师——费佳女士,进一步扩充并提升争议解决团队业务的整体实力。费佳律师拥有美国纽约州和中国法律资格并先后在纽约和亚洲的国际仲裁机构及领先律所工作逾20年,费女士专注于大型国际仲裁、诉讼和争议防范方面的工作,为中国、亚洲、欧洲和美国的客户,包括中国国有企业、跨国公司和主要地方企业等提供法律服务。
Continue Reading 金杜迎来国际仲裁和争议解决领域深具影响力的领军人物费佳律师

欢迎阅读第九期《跨境》,《跨境》是我们对全球范围内国际仲裁发展的定期评论。在本期中,我们庆祝即将在悉尼举行的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ICCA)大会,会议的主题为“演进与适应:国际仲裁的未来。”受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的启发,我们将在本期《跨境》中探究国际仲裁是如何适应以及将如何持续适应全球的挑战和机遇。我们还将分析中国近期的发展情况以及这些发展会如何影响中国在解决涉及中方当事人的争议中的作用,特别是那些响应一带一路倡议(BRI)“走出去”的中方当事人。此外,我们还将讨论中方当事人作为申请人进行国际仲裁的增长趋势以及对国际仲裁可能产生的法律、实践、以及文化的影响。我们也回顾了近期有关仲裁成本的裁决以及仲裁机构针对透明度采取的新措施,并预测2018年国际商事仲裁和投资者与国家之间仲裁的发展趋势。
Continue Reading 《跨境》| 中国年度总结——回顾与展望

作者: 张守志 熊焰 武卓韵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在过去四五年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在项目数量、投资金额、投资方式和参与深度等方面,都有显著发展。尤其是刚刚过去的2017年,虽然中国企业全年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比上年大幅下降近三成,但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仍与上一年基本持平,显示出了强劲韧性[1]
Continue Reading 投资仲裁作为PPP项目争议解决的路径

作者:彭亚 罗文彬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仲裁案件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互负到期债务,且债务的标的物种类、品质相同的,被申请人能否在仲裁案中通过抗辩的方式主张法定抵销权,实践中存在一定争议。

一种观点认为,仲裁案件应围绕着申请人的仲裁请求进行审理,被申请人在仲裁中主张行使抵销权,涉及到被申请人债权的确认、抵销权的行使条件是否满足的确认、抵销数额的确认等,已经超越了仲裁案件本身的审理范围,被申请人应另案主张行使抵销权。
Continue Reading 关于仲裁案中被申请人法定抵销权的行使

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2017年注定是属于数据的一年,更有人称之为“数据元年”。无论接受还是拒绝,数据已经渗入到了人们生活以及企业运营的方方面面。我们正经历着对“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网络安全”等词汇从陌生到熟悉乃至狂热的过程,而这些新兴产业的背后,数据作为基础资源更起到了能源和原材料的作用。在辞旧迎新之际,我们就一起盘点2017年的那些经典的数据之争。 
Continue Reading 数据之争——盘点2017年与数据有关的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