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段桃 刘响 合规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可能被认定为偷税的具体行为方式有哪些?

与偷税认定是否应考虑主观故意相比,实践中关于偷税具体行为方式的争议要少很多,主要是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简称“《税收征管法》”)对于偷税具体行为方式做了较为明确的列举,具体来说有以下几种(只以纳税人为例,扣缴义务人与其类似):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系列 | 透析偷税行为(二)可能被认定为偷税的具体行为方式有哪些?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化,中国企业“以市场换技术”的发展策略在大量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同时,亦不可避免地使自身陷入了被指控侵犯知识产权或技术秘密的大量争议,其中比较典型的一类争议即为“保密协议”争议。金杜律师事务所张守志律师团队曾在《“保密协议”争议境外仲裁的法律与实务》[1]一文中较为全面地阐述了“保密协议”争议境外仲裁的实体与程序问题,并就仲裁案件管理及法律风险防范措施提出了相应建议。作为对《“保密协议”争议境外仲裁的法律与实务》的补充,本文旨在对近年来“保密协议”争议境外仲裁中出现的新的争议类型进行有针对性的分析。
Continue Reading  “保密协议”争议境外仲裁的法律与实务(续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下称“《民法典》”)在总结既往经验的基础上,结合实践中的新问题、新观点,确立了保证制度当中的重大基本问题,包括完善一般保证先诉抗辩权行使的限制、修改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推定方式、明确保证期间与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期间的衔接规则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下称“《担保制度解释》”)在《民法典》的基础上进一步对保证制度予以细化和完善,对一般保证当中保证人的权利界限进行厘清,同时对保证期间适用中的争议问题予以明确,进一步提升了保证担保制度的适用性和操作性。
Continue Reading 《担保制度解释》对保证担保制度的完善与发展

2020年年末,经审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新增了严重危害国家人类遗传资源安全罪,明确规定从事非法采集我国人类遗传资源或者非法运送、邮寄、携带我国人类遗传资源材料出境,危害公众健康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等行为,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此外,将于今年4月15日正式实施的《生物安全法》,也设立了有关人类遗传资源管理的专章,并就违反人类遗传资源管理规定的行为界定了严格的行政责任。由此可见,我国正在借助刑事立法以及行政立法等多种方式,加强对人类遗传资源的管理,并将之上升到新高度。
Continue Reading 人类遗传资源管理立法、执法新动态及带给企业的合规挑战

就私募基金纠纷刑民交叉常见问题,我们在上篇中讨论了私募基金“募、投、管、退”过程中可能涉嫌的典型刑事罪名以及私募基金民商事纠纷涉刑情况下的不同处理方式,本文将结合近期我们办理的案件,重点针对刑事责任认定对民商事案件审理的影响及刑事程序中的追缴退赔与民商事赔偿的关系进行探讨。
Continue Reading 基金争议解决(十)——私募基金纠纷刑民交叉常见问题(下)

投资人与基金管理人在处理复杂基金纠纷的过程中,有时会碰到所涉争议既涉及民商事责任的厘定又涉嫌刑事责任的追究,或者相关民商事争议与刑事犯罪存有不同程度的关联。于此情形下,刑事司法程序与民商事争议解决程序之间如何协同处理?刑事司法程序对民商事争议解决会有哪些实质性影响?律师如何急客户所急依法妥善制定一揽子争议解决方案,等等,诸如此类都是重中之重。
Continue Reading 基金争议解决(九)-私募基金纠纷中的刑民交叉问题(上)

 共同担保人内部能否相互追偿,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实务问题,在《民法典》及其担保制度解释出台前,原《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对于共同保证/物保、混合共同担保情形下担保人之间的内部追偿问题进行了规定,而原《物权法》对此未作规定,导致在法律适用方面存在一定争议。
Continue Reading 《民法典担保解释》:担保人内部追偿规则的解读与思考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下称“民法典”)的时间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下称“《时间效力规定》”)首先规定了“法不溯及既往”的基本原则,即民法典原则上不能适用于其施行前发生的法律事实。
Continue Reading 哪些民法典新规定能够溯及既往?——时间效力溯及适用的具体规定解读

中欧领导人于2020年12月30日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以下简称“中欧协定”)谈判。我们于2020年12月31日推出了中欧投资协定全面解读(一)——市场准入承诺,结合欧盟披露的协定摘要,梳理了中欧协定关于市场准入的有关事项。
Continue Reading 中欧投资协定全面解读(二)——国有企业

在本系列文章第二篇中,我们论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制定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证券交易所制定的股票上市规则以及上市公司制定的章程、对外担保管理办法等关于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对外关联担保须前置履行上市公司层面决议及信息披露程序的规定,共同构成判断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对外关联担保越权与否的授权限制规范,且只有符合全部授权限制规范的决议程序才构成有效授权。而判断担保行为越权与否,与该限制规范是外部规范还是内部规范无关;与限制规范的效力层级也无关;与交易相对人是否知道该规范更无关。详见《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纠纷(二):控股子公司越权担保的审查标准》
Continue Reading 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纠纷(四):基于《公司法》第16条的一人公司对外关联担保决议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