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保罗仕达  关峰  孙珩 龙冬

2019年1月1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签署了一份开创性的认可与执行判决安排(“《新安排》”),拓宽了中国内地与香港之间可相互认可并执行的判决范围。  Continue Reading 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最新相互认可与执行判决安排的八大亮点,进一步巩固香港作为一带一路争议解决中心的地位

作者:熊进  费大可  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我们已发布的出售境外国有产权:国企必备操作指引(上)中,我们对出售境外国有产权是否一定需要进场交易、进场交易的替代性方案以及进场交易需要注意的相关问题做了相关介绍和分析。在本文中,我们将就境外国有产权交易中的卖方尽职调查、国资评估备案、交易价格支付条件这三个主题进行相关介绍和分析。】 Continue Reading 出售境外国有产权:国企必备操作指引(下)

作者:熊进  费大可  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过去近十年中,积极响应中国政府“走出去”的号召以及“一带一路”的倡议,中国国企在全球各地进行了大量的投资。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一个日趋明显的现象:由于战略调整、境外国资监管加强(包括主业与非主业的监管要求)以及市场的客观变化等因素,国有企业从已经完成投资的存量资产中全部或部分退出的交易也在不断涌现 – 无疑,这也是国有企业的投资与投后管理越来越市场化的一个明显例证。 Continue Reading 出售境外国有产权:国企必备操作指引(上)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Arbitra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 has appointed King & Wood Mallesons International Partner Meg Utterback as an Ambassador to its Commission on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The Commission will focus on developing the ICC’s existing dispute resolution framework to support disputes arising from projects and investment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日前任命金杜律师事务所国际合伙人胡梅女士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委员会委员。该委员会致力于完善ICC现有的争议解决机制并为“一带一路”沿线项目或投资所产生的争议提供争议解决支持。 Continue Reading King & Wood Mallesons International Partner Meg Utterback has been appointed as an Ambassador to its Commission on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y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Arbitration of ICC 金杜国际合伙人胡梅女士受聘担任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一带一路”倡议委员会委员

作者:过仕宁(深圳)、关凯丽(悉尼)、老剑莹(悉尼)

介绍

近年来,中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军事和外交发展。基于国内生产总值, 中国超越美国,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视为目前的头号经济超级大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晚近的许多措施均有助于中国大量参与全球贸易与投资,包括: Continue Reading 中国投资者作为申请人的兴起:对国际仲裁可能有哪些影响?

作者:Donovan Ferguson(香港)、James McKenzie(香港)及吴颖怡(悉尼)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投资于“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者需要提防沿路存在的运营、政治及法律风险。为了减低这些风险,除了惯常的谨慎订立合约及设计投资结构之外,投资者还应知悉其在沿路的投资条约框架下的权利。然而,知道这些投资条约的存在仅是第一步。 Continue Reading “一带一路”中国投资者保护实用指南

作者:Paul Starr[1],Monique Carrol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一带一路”是上一期《跨境》的一个重要主题。由于这一全球性战略的重要性和持续性,中国政府于2017年9月在香港召开了2017年年度“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发布了战略实施进度以及下一步的安排。下文将介绍本次论坛上做出的报告,以及金杜对于如何成功开展“一带一路”项目提出的几点建议。 Continue Reading 《跨境》| “一带一路”项目—–成功之路

作者:何未 宋彦妍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和证券业务部

【近年来监管层已放宽了现金作为支付方式的重大资产重组审批及信息披露要求,从而大大便利了上市公司直接参与和主导跨境并购交易。但上市公司以股份作为支付对价仍面临跨境换股的诸多限制,有待立法层面的突破】 Continue Reading 聚焦上市公司跨境并购的监管现状及展望